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隔空取物 vs. 科學欶氧,關於Coravin 與Pulltex AntiOx (上)

回台灣渡假的W被據說近來迷上葡萄酒的同學拉去參加一場在高雄的品酒會,結果,不曉得是不是受到那知名隆河酒莊名稱的暗示,喝沒兩杯人就GG了。

不是要自誇,但這結果我在事前就已經預料到了。平日不太喝酒的人去參加這樣的活動,雖說是為了陪朋友去玩,終舊不免小覷了酒精的威力。

沒有什麼食物搭配,再佐以這類活動現場典型的既認真嚴肅又空洞乏味的談話,無論是精神或是肉體,都很難不感到疲勞的。

對我來說,Wine 永遠是用餐---無論豐儉---的一部份,純喝酒對我來說樂趣不是那麼大。在與朋友把酒言歡的場合,啤酒或雞尾酒對我來說可能更合適一些。因此除了上餐廳,最常喝酒的機會就是在家吃飯的時候,對一個酒量普通的宅男來說,這就不免面臨開酒之後的保存問題。

選項一:Coravin
隔空取物,抑或是偷樑換柱?





Coravin 這東西的問世,實在令我精神為之一振!

將一根細細的針頭插入軟木塞中,一按鈕,高壓氬氣被注入到瓶中,此時瓶內壓力會高於外面的大氣壓,酒於是就順著同一個管路被推出來(註)。

因為注入的氬氣(Ar)是鈍氣,所以不易和酒產生化學反應,至少最傷(醒)酒的氧化反應不會在瓶內增加,加上用的針夠細,所以拔出之後木塞有很大的機會能重新癒合封上,外面的氧氣也就不容易跑進瓶中。

於是就達成了一種魔術或台大某前校長熱衷的特異功能般的效果,從原封不動(literally!)的酒瓶中取酒出來,而剩下的酒依舊在良好、與瓶外隔絕的環境下繼續保存著。

據 Coravin 的發明人 Greg Lambrecht 說,在他的妻子懷孕期間,自己變成家中唯一喝酒的人,開了一瓶或數瓶好酒卻無法即時喝完的苦惱,令他開始尋求一個可以想喝什麼、喝多少都能輕鬆随意辦到的方法。

Lambrecht 先生剛好是一位從事生物科技/醫材研發的工程師,也從這些工具中獲得靈感,Coravin 就這樣誕生了(這樣講當然過度簡化了)。

我一知道有這樣的工具,便迫不及待地買來嚐試,感覺這是可以大大提升生活品質的好工具,而且他的運作方式也很有說服力。

他不但能讓我免於眼睜睜看著喝不完的酒隨時間劣化的哀痛,也讓我不必受限於已經開了、得儘速喝完的某瓶酒的限制。從此,我可以完全根據食物的口味來決定要取一杯什麼樣的來搭配。

你甚至還可以進行迷你品酒會,無論垂直還是平行品嚐,都不再是一件難以達成的事情,我就曾這樣照著NYT Eric Asimov 的wine school 玩過幾次,真是太有趣了!

於是,Coravin 的高壓氧氣瓶,自然就成為我 Amazon subscription 的一員。


註: 因為成本沒那麼粗,得以拿一隻Coravin來切開研究,以下關於Coravin的理解,只是我個人的推測。

首先,按鈕就是個閥門開關。當針被插進木塞裡而鈕未按下時,注酒口和針的底部的小洞是連通的,高壓氣瓶則是被封住,如下圖:




當使用者按下按鈕時,閥門(橘色的栓子)被推離氣瓶,同時阻斷針底部小孔和注酒孔的聯結,這時高壓氣體和就得以灌進酒瓶中,像是這樣


最後,釋放按鈕,管道回到圖一的狀態,因為此時瓶中的壓力較外面的氣壓要大,會將酒推出去,偽隔空取物(酒)完成,cheers!









ok,講完披著特異功能外衣的偷樑換柱(酒),下一篇,來談談拔管背後的科學素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