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草泥馬的好吃 --- Llama Inn 的精美祕魯菜


曾聽人用「好吃到想罵髒話」來形容某些美味,我想,布魯克林的 Llama Inn 祕魯料理 literally 做到了。


過去一年多,只要是還沒吃過 Llama Inn 的人去紐約,問我喜歡的餐廳,我都會毫不考慮地推薦這家。


從開幕吃到現在(包括昨天),這裡的食物對我來說,總是好吃,從不無聊,而且每次都能讓我學到一點新東西。

像昨天點的一道新菜(至少去年夏天來的時候還沒有),是赤鯮(red snapper)煎到皮酥肉熟透之後,放在一種祕魯紅椒(Aji Panca)做的醬汁裡,這醬汁微甜帶辛,但還不至於辣,有趣的是裡頭有些澱粉質的丁狀物,甜潤又帶點Q彈的口感,猜他是馬菱薯固然合理,但愈是咀嚼你會愈懷疑自己。

回家google菜單上不認得的字,才曉得那叫作papaseca的傳統祕魯食材真的是馬菱薯,正確的說,應該叫馬菱薯餔--- 將整顆馬菱薯水煮、瀝乾、去皮、切丁,然後在太陽下晒乾,變成這個樣子:

http://perudelights.com/papa-seca-dried-potatoes/
真的有夠像菜餔的。Llama Inn把他拌進醬汁裡,毫不張揚地帶來驚喜與好奇。

Red snapper, Aji Panca, Papaseca, cabbage


草泥馬客棧對我來說唯一的缺點是太吵,fine dining 水準的食物卻配上典型美國酒吧的音量,有時幾乎要用吼的才能聽見彼此在講什麼。要避免這種窘迫的用餐體驗,唯有選在極早或極晚用餐才有可能,可惜這次是臨時決定的,躲不掉。

但也不是沒有好處。

昨天的開胃菜上桌時,待者端上我們的串燒:辣烤豬五花以及Amarillo 辣椒塔塔醬烤干貝,

下方:Scallop, Aja amarello tartar, crispy capers

Pork belly, char siu, pickled chili, spicy mayo
我立刻說:「不對呀,我點的是烤小牛胸腺,不是豬五花。」

侍者臉色微變,但又立刻回以一個充滿自信的微笑說:「哦,那麼,請先趁熱享用這份豬五花,我請廚房立刻再幫你烤一串胸腺。」

Llama Inn 採用開放式廚房,燒烤用的爐台不時有不修邊幅的火舌冒出,串燒全都是在上面現作,不久之後我的小牛胸腺也來了。

sweetbread, rasin chimichurri

這些串燒的口味多變,我每次來都會點個幾串,除了烤功到位---這小牛胸腺一點也不輸法國餐廳 pan seared的作法,還多了一股炭香 ---更吸引人的是醬汁或配料的組合,大膽、新穎、充滿想像力,令人,至少是我個人,一新耳目,而且味道極佳。

最後這點當然是最重要的。

吃了幾次下來,我可以很有把握的說,Llama Inn的廚師擁有非常令人信服的味覺,很多菜色,無論從文字敘述上看來有多麼奇詭抑或平淡,放膽點下去,不但不會失望,還常會有:「靠杯,這樣也可以?!」的驚喜。

這天,我們又點了一次他們從開店賣到現在從未移出菜單的藜麥(quinoa)沙拉。

courtesy: https://nyti.ms/2sLu0ax
自己用手機拍的實在太爛,借nyt的照片一用
這菜乍看好似健康、養生、環保的左派飼料,其實剝開表面的 quinoa之後可是別有洞天,就像進到環保鬥士 Al Gore 燈火通明的豪宅一般。

這裡面有煎/烤過的香蕉、酪梨美乃茲泥、腰果以及脆培根。甜與鹹、脆與軟、素樸以及腴美,活力有氧配心肌梗塞,總之非常完美的交融在你用湯匙送進的每一口瞬間。

要描述介紹他們家的菜色風格,寫到這裡也就夠了…哦對,幾道用檸檬/萊姆汁cure過的海鮮,像 ceviche或這美不勝收的 tiradito,也不該錯過。

courtesy: https://nyti.ms/2F2Kkc5

如果前面的小菜吃完還有餘裕---因為太開胃所以很難沒有---菜單後半是比較接近主菜概念與分量的菜色,這部份是變動最頻繁的,所以略過。

菜單最底部是兩道大菜, 份量足供二至三人分食,從我開始去吃到現在還沒換過,其中一道蠔油牛肉燴飯配蔥油餅第一次來就點過,不錯吃,嚐起來頗像中國菜,個人覺得大可以跳過。

剛開幕時有祕魯烤雞,很可惜一直沒能吃到(也不在現在的菜單上),實在很好奇這位出身 Eleven Madison Park 的祕魯主廚會把這家喻戶曉的經典,玩出什麼新意。

請不要錯過甜點,你同樣會在裡頭嚐到祕魯或南美州來的特殊口味與材料,還一種不屑遮掩、拒絕妥協的純正甜味,在這樣一個矯情的時代,已愈發罕有。

Llama Inn 是米其林指南Bib Gourmand的餐廳,如果有一天老闆瘋了把價錢提高,應該可以在紐約輕易地拿到一顆星。

實用資訊:

停車容易,雞尾酒很好,酒單不深厚但單杯葡萄酒中有不少來自南美州的選擇,亦有祕魯啤酒。

還有,如果臨時過來沒位子,可以去一個block之外的 Llia 吃 Missy Robinson 的義大利菜。


(以下是一些之前吃過的菜,極不完整,而且我也忘記細節,但至少光線比較好…就貼上來吧)

甜點




串燒


章魚鮮檸切(ceviche)




鴨肉香腸炒飯


牛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