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鄉愁,不是我的; 裝熟,也不會是你的(上)

一位因寫「鄉愁」寫到進教科書而被聞名的作家去世了。

媒體將其人一生的成就與爭議作了一番回顧,各家切入角度隨立場與知識背景有所不同,自不待言。妙的是從文學價值來評價其詩作的,竟似乎並不多,但對真正寫詩懂詩的人來說,好像同樣也不必覺得意外。

真正令人拍案叫絕的,是據說中國對該作家的緬懷歌頌遠遠超過台灣,聲量之大,不免令專業孝男孝女黯然失色,笑男笑女不支倒地。

只能說,時代真是變了呀,看媒體回顧那時的鄉土文學論戰,許多在今天幾乎等於不証自明的常識性觀念,在當時竟足以左右某些文壇人士的身家性命、事業消漲,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就好像在發現重力波的今天,回顧天動說與地動說之爭一樣。

有一件事情倒是不曾改變,那就是人們老愛在評論逝者時三句不離「死者為大」這四個字,彷彿,那是能讓一切是非、道德、邏輯、論辯都自動消散如一縷青煙的咒語。

從小就一直好奇,所謂死者為"大",究竟是在"大"什麼?

既然大與小是相對的觀念,那死者大大們,究竟是比誰、比什麼要大呢?

今天吃完期待已久的 Carbone 之後,我對這長久以來疑問,好像多懂了一點點。

Carbone 在2013年一砲而紅,背後的Major Food Group 三人組,廚師 Rich Torrisi, Mario Carbone 以及經理人 Jeff Zalaznick 雖然在之後屢有佳績(包括今年勇奪各媒體年度最佳新餐廳的 The Grill ),但Carbone 一直擁有其無可取代的地位,除了身為該集團目前唯二的米其林星級餐廳之一,更重要的,是他觸動了美國人心中那最柔軟的那一塊…







no no no,不是紅白綠三色蛋糕,是鄉愁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