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腳勤終有報--Caramel Patisserie in Somerville (下)



Caramel Patisserie 的本店在Salem,就是最近因為萬聖節的關係,吸引著多遊客的那個女巫城---大概啦,因為我沒去過。

我是在 Somerville 分店的soft opening 第二天下午去的,嚐了那天買的蛋糕們之後,我的結論是:這是我日常活動範圍內"最好"的法式甜點。

那是當下的直覺,但在連續三個週末---不含兩次在週間撲空---買了不同口味的甜點之後,我更加肯定這個判斷。

以製作水準和味覺而論,這兒的甜點若放在紐約大約就是介於 Maison Kayser 與 Francois Payard 以及 Laduree 之間,或許因為來自鄉下小店,論新鮮與人性化的觸感,還略勝 Maison Kayser 一籌,至於風格則不若 Payrard 或者Laduree 繁複華麗(無論是蛋糕或者macaron),但因為具有良好的基本功以及品味,反倒令成品多了一種清新且不令人感到索然無味的質樸感。

過去六訪中--是的,這麼多,因為走路只要十五分鐘啊---大約有一半的時間會在店裡看到主廚兼老闆 Dimitri Vallier,該店網站上說他的歷練包括了 Gaston Lenotre, Paul Bocuse 以及 Daniel Boulud 的廚房,另一位更常出現在收銀台的是主廚的妹妹 Sophie,專長在外場管理,服務過Anne Sophie Pic 以及 Daniel Bould 的餐廳,這些傲人的經歷究竟有多長久多深入固然不得而知,但的確在去之前提高了我的期待,去了之後期望值亦足以維繫。

事實上,你幾乎可以在每一口蛋糕中嚐出那主人事必躬親下的銳利感,或者,像遠藤周作筆下所謂真品相較膺品獨有的"芯"。

至於你問說和剛在東京開分店的 Dominique Ansel 比呢?嗯,說實在的我不懂除了 Cronut 這一發明,DA有什麼理由在東京開店。

(題外話,雖然三星的數量如今已遠遠落後舊金山,但我們絕對不可小覷紐約,據說再不久 Philippe Conticini 的甜點店就要在 West Village 開幕了,超令人期待!)

待我的 sugar high 漸漸下降,冷靜一想之後又發現,在這裡,"最好"根本等同"唯一"。對,我才發現生活這麼多年的這地方,在Caramel Patisserie 到來之前,根本沒有真正的法式甜點啊幹!

我知道許多同城居民可以舉出不少例子反駁我,我無意爭論,只能說對我個人來講那都是形似而神乏的甜食(但我歡迎任何人來証明我能錯得多離譜,留言請附上店名及其聯絡方式),身為甜食並不可恥,就像我熱愛的甜甜圈或者 Craquelin 甜麵包,只要做得好同樣能令人神魂巔倒,但那並不會改變甜食與甜點,更精確的說是與法式甜點(patisserie)的分別大到無法令人忽略的事實。

甜食店 Union Square Donut, Somerville, MA

甜點店 Caramel Patisserie, Somerville, MA


我邊吃著甜點,邊用我那飽受血糖臨幸的大腦思考著該如何恰當形容中間的區別。

當我試著從材料選擇、製作手法或者結構上的精巧繁複程度這些明顯角度切入時,便發現效果實在有限---畢竟是生存在一個漢堡夾鵝肝,小籠包含松露,甜甜圈沾培根,以及croissant+donut = cronut 的混搭跨界時代,很難就此找到一個貫穿其中的概念。

真要勉強說明的話,或許可以說那是一種內在精神上的區別吧:

那些被我歸類為甜食的食物,總是將"甜"的概念化為直接的感官衝擊,毫無保留熱情放送,至於甜點,則欲語還休,引誘著你一步步尋幽訪勝…

也就是說,倘若一個充滿了肉慾,另一個,就是散發著性感,如此而已。

美好生活,兩者---甜食與甜點---缺一不可。


後面那是萬聖節前推出的南瓜乳酪蛋糕,用上典型美式南瓜派的香料,不錯吃,雖然味道是有那麼一點點微妙…前方的Royal du Chcolate 就是一派正典(canonical)法式巧克力蛋糕的風情了

這應該有用Macaron諧仿Paris brest的意味,裡面還有覆盆子果醬,太甜膩,不會再選

三色巧克力金字塔,造型略嫌呆板,但味道圓潤調和

左後方是Baba au Rhum,右後方是黑森林,後者完成度非常好,充滿大人的風味。
至於 Baba 的酒味則是太淡,我還得自己淋蘭姆酒上去…

接下來的在地腳勤之旅要去探探這家看來有點意思的巧克力店(物理系畢業生開的呢!):

https://www.gatecommedesfilles.fr/stor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