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Alden & Harlow 之祕製漢堡早午餐與奇妙的街頭藝人

來訪一個月的朋友今天要回台灣了,本來該辦一桌給他踐行,但實在太熱了,於是提議去吃brunch。

走路來到 Alden & Harlow,這間餐廳位在低於馬路的土庫,頭上是地標級的的Cafe Algier,隔壁則是吸引了全球電影迷---包括在他書裡提過多次的村上春樹---前來朝聖的The Brattle theater。

而我們的目的相較之下則比較單純: 一頓簡單適口的早午餐就好。



A&H 這餐廳是在我不知不覺得中冒出來的,有一天在看Eater的漢堡嘉年華專輯時看到這個名字,大家對主廚的祕製漢堡非常推崇,從此這名字就深印在我腦海裡,身為一個美式餐廳而能以漢堡出名,就像身為台灣餐廳而被大家推崇其滷肉飯或排骨酥湯一樣,乃是一種根本性的認可,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三月底搬家之後來過一次,印象不錯,但人太多太吵,不宜一個人久待,今天偕朋友來,那個採現在流行的工業風的內部就還算可以接受。

這裡就跟週圍幾間餐廳,像是Russel's Tavern、Park、Beat 一樣,走一個 gastropub 的路線,菜單上當然少不了 local source、seasonal、homemade、sustainable、humane 之類的字眼,而我的觀念一直都是這樣的:倘若你還覺得需要大聲、特別強調,多半就不(完全)是那麼一回事。

但總之這位主廚的菜色是有意思的,兩個人簡單點了下面幾樣:



RAW & CRISPY ARTICHOKE SALAD
Pecorino Crema, Pickled Lemon, Black Pepper Honey
圖說是直接從網上的copy下來的,因為印象中這裡的菜口味都頗重,所以點個沙拉和朋友分著吃,這是雙味---刺身與天麩羅---朝鮮薊沙拉。本來以為上來的會是滿滿的朝鮮薊,結果…pecorino (羊乳酪) 為主體的乳化醬汁在沙拉下方,週圍是甜中帶著辛辣的黑胡椒蜂蜜醬汁,雖然號稱是沙拉,但其實依舊是口味上頗有點份量的前菜。


HICKORY SMOKED PIGS' TAILS
Maple Glazed, Soft Poached Egg, Cheese Crisps, Grits
朋友選的是胡桃木燻製的豬尾巴,肉剔下之後刷上楓糖漿烤過,底部是南方常見的玉米糊(grits),以及 Parmesan cheese 仙貝,中間是沒有直接在水波裡煮成的水波蛋,看起來不多,但份量其實算剛好,因為味道夠豐富。這裡做菜的口味讓我懷疑主廚大概是南方人,或者是喜愛南方口味的北方人。


CLASSIC SECRET BURGER
Our 8oz. House Creekstone Grind, Your Faith, House Made Roll
(對我來說)重點來了,侍者上菜介紹時講的飛快,我有聽但沒有全懂,但至少記得 "secret" 這個字出現了不下四次,好像是說他們的醬汁、生菜、醃黃瓜以及絞肉的比例都是獨家配方的…還有麵包也是自製的,我覺得這 no secret 絕對是漢堡好吃的secret 之一,會注重這一點的餐廳,漢堡通常不會讓人失望。

因為像這種 bar/gastropub burger---有別於厚度可以讓人一口咬下的diner burger---我通常會拿刀切成兩半用手抓著慢慢吃,而因為肉只有五分熟(mediu),遇到比較軟弱的麵包時,往往在漢堡被分割完成的那刻,下面就已經化作一坨血色的bread pudding,相當不雅,也不甚美味。

肉排重達八盎司,絞得夠粗,保留相當的口感,無論肥瘦比例與火候都很好,的確不愧為主廚的自信之作。與一般漢堡不同的是他把生菜、洋蔥(?)、甘藍以及脆瓜都切絲用醬汁拌在一起,上面再淋了一層我猜也是祕密的醬汁(類似 aioli),最後是一整片的parmesan cheese 仙貝,麵包(roll)在烤架上烤過,上頭還點綴了一點價格不菲的海鹽,他的口感紮實但完全無需你費力撕咬,而即使在我的刀工蹂躝之下,依舊能維持讓麵包的歸麵包,肉汁的歸肉汁的兩岸現狀。

對我來說,在這裡無論是自製麵包、起司仙貝、coleslaw化的生菜,以及他們再三強調的祕密醬汁(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有拌了生雞蛋進去),都足以被視為或大或小的「創新(innovation)」,不(僅)是為不同而不同,而是確實達成某種程度的進步或令人愉悅的變化,其說服力大到讓人相信那不只是為了能拿來作嘴砲行銷而已,然後再配上極夠水準、吃得出品質的肉排,這漢堡卓然而立其一家之言, this burger makes its statement.

至於旁邊的薯片則實在太多了,我們兩個人分都吃不完。

另外,我選的飲料是店家的house Rose,來自 Languedoc 的 Minervois,好喝!

Medium
最後,附上一個趕赴Salt & Olive 買海鹽途中的小插曲。

匆匆經過地鐵出口時看了這位老兄一眼,他前面的一張硬紙板上貼滿了各色國旗貼紙,牌子上寫" 我會奏你的國歌",剛被巴拿馬斷交的我倆絲毫沒有慢下腳步,直到背後響起了歌劇「魔笛」序曲的前兩小節,然後…



我到現在還納悶,這究竟是否只是巧合。唯一確定的是,當時他面前沒有別的聽眾,而我們在奏樂前也未曾佇足或與他交談。

好吧,衝著這緣份,如果你要來波士頓玩耍,不曉得在 Harvard square 該吃什麼好,我願意推薦這家餐廳---至少是他的 brunch。

Alden & Harlow 
http://aldenharlow.com

40 Brattle St
Cambridge, MA 02138
617 864 2100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好久沒有寫吃飯的東西了喔

becco 提到...

我寫的一直是吃飯的東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