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劍人就是矯情之非驢非馬深夜食堂: Little Donkey



十點離開實驗室時,想到今天還沒吃晚餐,於是在回家途中到 Little Donkey 門口一望,位子很多,加上又想喝點調酒,嗯,就決定吃這裡了。

Little Donkey 開幕不到一年,是大廚 Ken Oringer 以及 Jamie Bissonnette 這對搭檔繼叫好又叫座的 Toro (tapas bar)、Coppa (義大利小館,請參考這篇 )以及Toro 紐約店 (紐約時報二星 )之後的最新作品,賣世界風情畫畫風的小皿料理。

Little Donkey 籌畫階段便已倍受期待,開幕後馬上一砲而紅,每天回家經過時,總見他人聲嘈雜,生意好的不得了。我在中秋節前夕曾與朋友來試過一次,發現廚房對味道的掌握不錯,但給我的總體經驗卻說不上好,或許是那為了強調世界觀而刻意營造出來的混搭風,讓我打從心底覺得不自在或說難為情吧,不信你想像一下,端著這樣一"杯" cokctail,坐在吧台與人扯淡的景像:


你要說這是勇者義彥裡用的道具,我也無法不同意


這組塑膠製的福祿壽餐具還會被拿來裝加了福壽螺法國田螺與綠咖哩的炒米粉、泡菜炒飯或者是加了 matzo ball 以及 schmaltz (猶太料理裡用的雞油)的…拉麵(坦白說這道我還滿想試試的), 但這些也就罷了,畢竟在融入異文化的過程中會發生的誤植或糗事,寄人籬下的我們比誰都熟悉。

點菜時,朋友告訴侍者她對甲殼類海鮮過敏,從此以後無論是每上一道菜,每換一次盤子或餐具,甚至只是加添飲料時,侍者(不是同一位)都會很慎重其事地宣佈,這道菜裡不含任何的shellfish 成份,烹調前後使用到的器皿也不曾接觸過任何 shell fish 及其醬汁。

我不曉得這 SOP 是來自律師的建議還是餐廳特有的體貼,當然他們願盡可能照顧到不同體質、背景的顧客的需求--- 我沒用到,但相信他們的廁所一定也是 unisex 的---很令人欣慰。可是你知道嗎,當你恰好身在一個所謂的 small plate 餐廳 ,換句話說上菜頻率自動比在其他餐廳用一餐多兩倍以上的條件下,每上一道菜、換一次盤子都被叨唸這麼一段充滿愛與包容的咒語時,真的就不免令人抓狂了。

畢竟那時才九月,我們壓根就沒想到川普會當選美國總統,要是換成現在,可能會請侍者再說一遍讓我們感激涕泠地多回味幾秒。

我只記得當時忍不住對朋友抱怨,這餐廳真是太他媽 Cambridge了,雖然還不至於有鄰桌客人用廁所都聽得見的音量談論比較文學或背誦自己最新一篇有關地緣政治的論文摘要---是的,這些令人倒胃口的事,我都很衰洨的遇到過 --- 但也幾乎政治正確到令人覺得過於矯情的地步了。

十點之後來 Littel Donkey 用餐比較不會有這困擾,雖然餐廳供餐到午夜,酒吧開到一點,但偌大的餐廳裡客人已剩不到兩成,經過週五晚餐的混戰後,侍者也顯露出些許疲態,懶得跟你裝親熱了。

對我來說這樣正好,這才是我理想中的深夜食堂。

你知道日劇深夜食堂裡,真正療癒的什麼嗎?

對我而言,並不在於那些菜肴,或萍水相逢卻表現地好似願意傾聽、相互扶持的客人們,而是不問多餘問題,不多說廢話的刀疤老闆。

沒點調酒,選了一杯葡萄牙粉紅氣泡酒配食物,因為看到菜單心情又振奮起來了。先叫了一個BLT wrap,這是經典的培根(Bacon)、生菜(Lettuce)與蕃茄(Tomato)三明治的變型,用生菜(綠色的Boston lettuce)包著自製的羊培根、蕃茄果醬以及紅酒漬洋蔥來吃,醬料有優格以及拌了西班牙紅甜椒粉(pimento)的奶油乳酪兩種,BLT本來就是味覺上的經典組合,這裡把每一個成份都翻新或用異國風味取代,清新卻又溫潤。

BLT wrap,後面是小黃瓜沙拉


小黃瓜沙拉是把小黃瓜切成薄片捲起來立在盤子裡,中間放了Feta 乳酪、 醬汁用了buttermilk 以及混合其他辛香料的胡椒粉,有哪些東西我分辨不出來,另外加上橄欖油以及其他小型的生菜作點綴,這道沙拉好看又好吃,我下次還想點。

這裡為止,我想這可以算得上是一份兼顧健康與營養且份量適中的深夜輕食了吧,這些菜色洋溢著既傳統又現代,混搭又解構,既衝突又調和的國際視野,還有那杯葡萄牙氣泡酒雖稱不上有強烈個性,伴隨而來的微醺感也還恰到好處,如此一想,簡直讓人有種飄飄然欲躋身都會品味高尚人士之列的錯覺,好在有侍者適時端上一份麥香雞(fried chiekcn sanwitch),才令我重新回復理智。

雞腿肉外層炸的有點過頭,但因為有brine過因此不至於乾澀,麵包裡另外夾了青木瓜做的cole slaw,Jalapeno 辣椒,以及酪梨做的田園沙拉醬汁(ranch)。我對這類食物很難說出什麼特殊體會,只要吃完不覺得太膩太撐,他們應該就可以算是成功,拜 Jalapeno 以及青木瓜之賜,這個墨西哥香辣雞腿堡算是達標了。

菜單上的甜點看來難吃又無趣,決定忽略,回家吃紅豆湯與綠茶。

結帳後回到街上,再幾分鐘之後,就是平安夜的日子,人車比平常疏落許多與這不無關係。

我曾在此度過好幾個這樣的平安夜,一塊兒作伴的是空蕩蕩的實驗室或無塵室裡,任我一人使用的儀器,還有對一個 studio 而言多到太誇張的廚具與食材。

當然,我是自願留下來的,但所謂的自願,也不過就是再三面臨實驗失敗,計畫前景混沌未明,對研究與人生感到腸枯思竭下,近乎反射性的抉擇罷了。

就某種意義來說,這階段已告一段落了。

今年的耶誕與新年,我再一次"自願"選擇留在這平日充滿過客的小鎮,打算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將過去的成果作總結,準備交棒給繼任者。並且不無忐忑地,準備著心情,打算讀一本書、幾篇文章,以迎接下一階段,在新環境以及全新領域的研究工作。

所以我很慶幸今晚選擇在 Little Donkey 用餐,他讓我曉得,下回太晚離開實驗室,並且累到連煮 pasta 都不行的時候,可以在途中歇一會兒,喝杯酒並且吃點真正的食物再回家。

決定到時候就先來一碗福祿壽拉麵吧。


Little Donkey

地址: 505 Massachusetts Ave, Cambridge, MA 02139
電話: (617) 945-1008
菜單: littledonkeybos.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