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史上最有甜頭的業配文

無論是最近日本Tabelog的醜聞、餐飲界對世界五十大礦泉水分銷站的批評、米其林新加坡版背後政商運作的繪聲繪影,乃至於日常網路上千篇一律的美食部落客試吃文,看到這則新聞裡那篇論文,都只有靠邊喇正的份。

1960 年代,正當學界開始懷疑食品中的糖與心臟疾病之間的關係時,美國糖業協會花了相當於今日 5 萬美元---不到一個post doc 的薪水---的代價,"贊助"了三位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營養學家,寫出一篇眾所囑目的 review paper,刊登在最權威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這篇文章爬梳了當時的學術文獻,得出「糖與心血管疾病沒有顯著關聯的結論」。

由於出自首屈一指的公衛學院的權威教授之手,又被刊登在頂尖期刊上,這篇倚天劍等級的文章一出,幾乎無人敢直攖其鋒,對糖的懷疑也就此止息,美國政府與社會大眾漸漸在學界的鼓吹之下,把矛頭一致指向脂肪與膽固醇身上。

猶有甚者,文章作者之一後來當上美國農業部的首席營養學者,還負責草擬了第一份國民飲食指導綱領,開啟數十年來,強調低脂、低膽固醇的飲食風氣,另一位作者,後來也擔任了哈佛公衛學院營養系的系主任(文章裡說是chairman)。

跟在這篇文章之後的官、學界,將脂肪和膽固醇視作心臟疾病的頭號元兇,至於糖呢,嗯,只是個提供空熱量並且造成孩子們蛀牙的小腳色罷了。

我想,如果有史上C/P 值最高業配文的選拔,這篇若稱第二,絕對沒人敢稱第一!

那可是以兆計的利益回收啊!

然後美國人繼續肥胖,死於心血管疾病的人口有增無減,擁有先進國家中最嚴格的營養規範以及最不健康的成年人口。這一切很可能和美國政府一直鼓吹人民採取低脂飲食,但卻不甚在意食品---尤其加工食品---中所添加的糖有關係。

這幾年,學界開始主張脂肪與膽固醇並沒有那麼十惡不赦,餐飲界更早早刮起擁抱起動物性脂訪的風潮 ... 附帶一提,一蘭拉麵下個月終於要在布魯克林開張了!

而有關那篇經典review paper的歷史真象,最近也被UCSF的學者挖掘出來,刊登在另一本期刊之上。

原來,那個時候,無論是期刊或大學本身,都並不要求研究者揭露其可能的利益關係,因此糖業協會可以如此赤裸裸的操弄學術研究,事實上,那篇論文所review 的研究論文,全是糖業協會的某位高級主管選給那三位哈佛教授的,付他們三個5萬美金已經算很大方了啦。

以今天的標準來看,這樣徹底違返學術倫理的行為,會讓所有牽扯到的人身敗名裂,永遠無法翻身。

總之,很推薦這篇報導,倘若看完之後覺得胸口鬱悶,喘不過氣來的話,就吃點用鵝油炸的薯條壓壓驚吧。


後記:

紐時的報導寫的當然非常精采,這幾天在網路上不斷引起各方討論,但既然分享了這篇報導的主要內容,我也覺得有幾點必要補充:

1,這個報導或UCSF的研究,並不是在為飽合脂肪或者膽固醇洗白,更不是要從此把責任全部歸咎到糖這一單一因素頭上。

2,雖然我不是學這個的,但也知道人類對心血管疾病的了解還是非常有限---這個statement應該適用所有真正的科學領域吧---所以像過去那樣過於強調脂肪的角色,而相對輕忽了糖所扮演的角色,不是完整的知識。而如果這樣的忽視不是一個誠實的錯誤,而是利益團體運作的結果,就更糟糕了。

3,我個人從不相信那種吃什麼可以讓你得什麼或避免什麼的"科學報導",這類東西本質上就不能這樣分析、看待,可能根本沒有辦法找到一個簡單的單一因素作解釋,

4,飽和脂肪或膽固醇當然不是無辜的,他們背後也有大財團大企業,有自己豢養的營養、公衛學家,也會出版有利於他們自己的"研究",但為什麼結果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倒是非常好奇。

5,過去幾十年,美、歐以及日本這些先進國家在利益衝突與企業贊助研究的透明度上,無論是教學研究機構以及期刊,已經比60年代進步非常多了。

6, 被這則報導搞得很有點糗的哈佛公衛學院說:「企業贊助的研究有時的確不是那麼非黑即白,所以…這更突顯出公家出錢作研究的重要啊幹!」

可是這是一個已經被企業家花錢冠名的學院了啊。

7,忽然想到,台灣的大企業好像比較不時興去贊助這類幫自己說話的研究,而是在不利他們的研究出版之後,再去告死這些作研究的學者,可能這樣成本更低,更符合cost down的經營理念。

8,There's no such a thing as "French paradox", only the very French (Italy, Spanish, Japanese, Greek) obvious.




5 則留言:

KuMoon 提到...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6/09/12/pete-wells-the-new-york-times-restaurant-critic
這算是最苦命的業配文嗎?

becco 提到...

這篇讚啊!

那天看瞥到,本想晚一點再慢慢享用,但一忙就忘了,還好有您的提醒!

苦命哦…不會啦,至少他吃的都算很好,不像可憐的美食節目主持人或業配部落客。還有啊,跟一般的業配相反Pete Wells 是竭盡所能地不被人家認出來,以免吃到特權飯,而一般的業配寫手剛好相反,還得不斷拿相機出來擺弄 XD

KuMoon 提到...

苦命喔....還要加入明明認出 Pete Wells 卻得配合假裝不知道的餐廳經理和廚師.......

becco 提到...

KuMoon,

Well, 套句文章的最後一句 "This is the lives they choose"

這文章真是精采,寫的有夠好。

becco 提到...

這篇也非常有趣 !!!!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09/11/23/lunch-with-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