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搞清楚到底愛奉什麼就好

iphone 7 在上週三發表之後,照例是愛憎兼而有之,連批評蘋果沒有新意這樣的話都貌似缺少了真正批評的心意,只是行禮如儀地發聲,像是重大社會案件後跳出來"怒吼"的擁死團體一樣。

和一些朋友比起來我算不上什麼果粉,但同時又不得不承認,蘋果的東西之於我就像是一個能量較低的位能井,進去之後完全不想跳出來。從我第一個蘋果產品iphone4s,到筆電Mac Book Pro,iPad,乃至於上個月,開始試著捨用了不知多少年的powerpoint,改採 Keynote 做了一個簡報都一樣,都是從此再也回不去,沒有一絲回顧的機會。

不過這一兩年,好像多了一種主張,把iPhone和"抄襲"的概念聯結在一起,而"苦主"還都是一些…嗯,總之令人眼睛一亮!

一看才曉得原來指的是蘋果在其他手機公司之後才推出某些功能的舉動,被批評者和「抄襲」畫上等號,而這些公司也樂得在媒體上大作文章,說那不過是他們兩年前的機種就有的東西云云。

只是這些公司好像都沒有因此就拿兩年前的機種迎戰最新的iPhone,真不知道是為什麼。

照這些人士對抄襲與創新的自我認定,那麼我們應該可以說,在米開郎基羅之後,同樣畫了帶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與一張嘴的聖母像的拉斐爾,抄得可就更大,根本是文藝復興時代最大的醜聞----哦不,我們根本可以這麼說:所謂的文藝復興運動,根本就是在模仿古希臘時代的人文精神啊我抄!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全地球仍舊只有唯一那麼一家公司,他們"了無新意"的產品發表會,總是能夠在一年之前就引起各種猜測、預言,在發表當天受所有大媒體的即時報導,然後,再一次被批評了無新意,甚至是抄襲。

如果你也注意到這樣的弔詭,我會建議看看這兩天紐約客網站上的這篇新聞分析
"WITH THE IPHONE 7, APPLE CHANGED THE CAMERA INDUSTRY FOREVER"

文章本身不錯看,但有一段話特別引起我注意:

Apple isn’t the first phone company to reach the market with dual-lens systems. LG and Huawei have already introduced them in their high-end phones. The San Francisco-based startup Light has proposed a device (still under development) that uses data captured by multiple lenses. But Apple’s iPhone 7 Plus is the first major phone to marry the dual-lens system to immense computing capabilities.

這裡講的是手機上的雙鏡頭相機,而我覺得那同樣可以推到其他"被抄襲"的功能上。

適逢我思考手機升級以及下一階段研究/工作選項的時刻,上述這些討論令我回想起前一陣子與某實驗室主持人開會,討論某一個合作計畫時的小插曲。

那位教授說,我們目前正在做的一個實驗,荷蘭某量子資訊的研究重鎮似乎已先一步做出來,預計九月就可以看到文章發表了。

那一瞬間我的臉色大概很不好看,不過長年在這個研究領域的同事與這位教授倒是顯得泰然自若,他們不約而同地說,你是太習於你們那個領域的競爭風格了,但在我們這個圈子,態度並不是這樣的。

他繼續說 "Of course it's great to be the first one to do it, but in most cases, it's probably even more important to be the first one to do it well. "

感覺換機的時刻,似乎是不遠了。

1 則留言:

sphenoid 提到...

40分也是有作答
90分也是有作答

90=40

也只不過
40分的功能很難用
90分的功能不錯用

我也不知道這為什麼那麼難懂
不得不接受 聰明與愚蠢 都是這世界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