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

自行車,狼性,以及名實不符的Tapas 早午餐 (上)

雖然也是個汽車駕駛,但在這個美東小城鎮,我最倚賴的交通工具依舊是腳踏車,因為太方便,並且有趣。

有趣的事情之一: 我發現這裡的自行車騎士,怎麼說呢,脾氣好像都不太好吧,尤其十字路口與汽車或行人的路權進入某種緊張關係的時候,他們的攻擊性與好勝心會徒然拉高一個檔位,大無畏地加重踩踏板的力度。

倘若靠右直行的他被前方的右轉車輛搶了先手,沒有停下來讓他優先通過,亦或者是一倒楣的左轉車在燈號變換之際駛入十字路口而被卡在車陣中---我看過太多次----美國的自行車騎士會怒氣沖沖地停到車子前面,手叉腰指著擋風玻璃大罵,如果這些汽車膽敢轉彎繞行,他們會毫不猶豫地繼續與之纏鬥,這時修長的中指及"you fucking moron" 之類的問候語會響亮到連在地鐵裡都停得見。

另一方面,自行車騎士就像依索寓言裡的蝙蝠一樣,在交通上的身份認同是動態的---大馬路上亮綠燈時,他們理直氣壯地騎在路中間,後面的車輛休想超過,等到前方路況不佳,無論是紅燈、改道、施工或者有交管,他們會像X-man裡的魔型女一樣,化身成行人的一份子,只要左右無車,闖過紅燈穿越馬路騎上人行道甚至長驅直入建築物大廳皆毫無愧色。

曾經我以為,這裡的自行車騎士之所以好勇鬥狠,得理不饒人,可能出於某種道德優越感。

這裡請容我解釋一下。我們這個灣區雖然不像西岸那個,人人都練瑜珈,吃有機食物,但環境與健康意識在美國終究還是非常突出的,尤其我居住活動的這小鎮,光看分佈比Star market 要來得多且密集的Wholefoods market,以及那碩果僅存、易手多次的麥當勞(肯德基、漢堡王以及Taco Bell 早就絕跡了)便可略知一、二,並且請別搞錯,這兒不是比佛利山莊或曼哈坦上東城,居民是以學生與中產階級佔多數的。

在我的想像中,他們一定對於自己選擇了這樣一個環保又健身的代步工具滿意不已,相對的,那滿街只搭載了一位駕駛,笨重、佔空間且耗油的SUV或房車,就未免顯得太礙眼了。

哼,這麼邪惡的工通工具,憑什麼與自行車爭道?不知道該羞愧地躲到一邊涼快去嗎!

這是我之前的臆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