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Freedom of (commencement) speech

我一直很喜歡"看"演講。那是個非常綜合性的表演藝術。

在美國大學的畢業典禮中,名人演講總是高潮之一,受邀的對象未必---也往往不是---大牌學者、政客或者傑出校友,而是學術或政治領域之外的知名人士,像好萊塢名星(麥特戴蒙、納塔莉波曼、湯姆漢克斯、歐普拉、愛倫狄金斯)、暢銷作家(JK 羅琳)、明星運動員或教練(這些我比較不熟無法舉例)等等 。

這種演講的設定其實是很有挑戰性,一方面,(我相信)受邀講者視此為一大殊榮,自然會傾向探討一些足夠嚴肅、深刻、宏大的主題,並且創造一些能為人記頌的金句,另一方面,面對一班年輕、對既有的存在充滿懷質疑、樂於反抗權威、渴望與眾不同,且心情因為酷熱的環境以及厚重的學士袍而開始顯得浮躁不安的聽眾,還必須適時適度地表現幽默感、同理心,並且絕不能顯得老調重彈、倚老賣老甚至令自己陷入斑門弄斧的窘境---別忘了台下正坐滿各領域的知名學者或第一線研究人員!

下面貼三個我目前看到覺得值得分享的演講,往後應該還會增補。

若要我歸納他們所共同傳達的訊息或信念,應該就是「自由」吧。我眼中的美國,教育的目的是為了賦予受教者自由探索與獨立判斷的能力,而不是規訓。

所有講者們都不忘提醒畢業生: 請務必好好運用這些年的教育所賦予你的自由,勇於探索與挑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解決最艱困的問題,創造一個比現在更美好的世界。

以及,我敢打睹川普絕對是今年被提到最多的人!


今天吃飯時,一個同學提到這個演講。Ken Burns 是美國著名的記錄片導演,看他如何在11分左右示範真正的髮夾彎,並且將油門踩到底直到終點線


And... Sloan的畢業典禮不是在同一個現場嗎?



每個學校都要有個對手(敵人),在這裡住那麼久,我才知道原來Tuft 和BU是rivalry



非常史匹伯的演講: Interesting, intriguing, not terribly profound and a happy ending.



"(33:50)  And democracy requires compromise, even when you are  100% right"





4 則留言: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奧蘭多事件後 Trump 的確是拉近了與 Hilary 的差距.(看了下 Trump FB 支持者留言....很有即視感).主要是 Hilary 支持者轉為中立居多.並不是 Trump 的支持者增加.現在真的要看投票率,事實上許多美國人並不喜歡 Hilary.也是民主黨無法拉開民調的主因

becco 提到...

可能因為我看的都是liberal 的報紙,身邊的同學同事也在同溫層---每個人都會在實驗室的電腦上看John Oliver 的last week tonight---所以沒有感覺吧

但至少今天報紙上的民調讓我覺得…還好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我會怕自己在同溫層待太久, 想法漸漸過於偏頗(9.2不就是處在這樣的環境?)所以偶爾還是會翻著白眼尋找反方立場.

http://nypost.com/2016/06/15/funding-terrorism-and-the-clintons/
以上便是令我翻白眼的新聞一則...

becco 提到...

其實,看新聞就是為了娛樂嘛
http://freakonomics.com/podcast/113127/

所以找同溫層的也是很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