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5日 星期五

三杯兔島



前一陣子,在女童被殺害的慘劇之後,照例激起一連串反廢死的…不能算討論或反省吧…比較像膝反射, 還有中國政府將肯亞法院已宣告無罪的台灣人強行擄走的事件之後,某些人針對詐騙犯該怎麼被處置所產生的…這就不能算膝反射…膝軟化現象,讓我覺得已經沒有辦法再說什麼了。

倒是比較想分享美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John Oliver ---他是我繼Jon Stewart之後的最愛---的這段節目。

哦還有下面這個我非常欣賞,來自王小波(是偉大的中國作家,不是惡搞課綱的那廝)語錄裡的一段話:

"我認為,在人類的一切智能活動裡,沒有比作價值判斷更簡單的事了。假如你是隻公兔子,就有作出價值判斷的能力,大灰狼壞,母兔子好; 然而兔子就不知道九九表。此種事實說明,一些缺乏其他能力的人,為何特別熱愛價值的領域。倘若對自己做出價值判斷,還要付出一些代價;對別人作價值判斷,那就太簡單、太舒服了。講出這樣粗暴的話來,我的確感到羞愧,但我並不感到抱歉。因為這種人士帶給我們的痛苦實在太多了。"

忍不住再多說兩句,這幾次的案件,其實讓人很清楚的看到我們的教育真的有很大的問題,公共議題的討論,竟可以如此跳脫事件的context,完全無視於相關事實,逕行跳躍、極度簡化到多數人三歲時就已能夠作出的結論上,於是乎:

討論死刑存廢變成---> 保護壞人,踐踏被害者的人權,鼓勵暴行,用納稅人的錢養人渣

罪刑法定主義、無罪推定原則、對程序正義的尊重變成---> 縱容詐欺,壞人不用受懲罰(判得不痛不癢),台灣專門出產騙徒

主權獨立、保障台灣公民不受侵犯的權利變成---> 意識型態作祟、逢中必反、人渣們我們沒辦法治送去中國治剛剛好

將原本該是我們引以為傲的文明素養和相對先進的法制,形容的像是恥辱一般,如此媒體、如此言論,不值一哂,但也不可被輕饒。

而在這樣的氛圍下,究然還有(前)警察大學的教授上中國新聞幫忙台灣人認罪,根本同時作賤了警察、大學以及教授三者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以目前的人口來看,我們的教育,顯然依舊缺乏邏輯、法治、以及現代公民該有的基礎素養,連法務部長都可以公然在立法院說出「犯人沒有人權」這種在正常民主國家應該會導致他立刻下台的荒唐話,而她口中所謂的犯人,不過就是根據中國司法機關的片面指控而可能具有嫌疑罷,她卻能表現出一副全盤接受的態度,彷彿忘了那可是個可以一口氣逮捕兩百多位維權律師、在公開審判前全國人民就已經能預知判決的強國。

套一句 John Oliver 的話,一個會同時出現伊拉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以及中國(或許還可加上北韓)的list,就不是一個你想要登上的list 嘛!

而這群邦泥,還能振振有辭,一副正義代言人自居的嘴臉。

但請別誤會,當我說我們的教育有很大的問題時,我並不是要學聯核爆那樣使出他們的一百零一招,把一切問題歸咎於李遠哲以及其他學者們推動的教改,剛好相反,我覺得這種失學與失智的問題 ,從教改開始愈往回溯,便顯得愈嚴重。

所以,我是樂觀的。哪怕現在只要一回想起這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的蠢話,以及Law in shit 部長在面對黃國昌、顧立雄這些等級比她高不知幾倍的法律人質詢時,所表現的那般嘴臉,依舊非常想抓兔子。

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