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Panetone 和Panedoro 的"新"吃法

早上去我那義大利隊友 R 辦公室討論實驗時,就注意到他桌上的Panetone  和 Panedoro了,果然這兩樣食物下午便出現在group meeting 裡---我們的規矩是前週演講的人,次週得負責meeting時的點心。

Panetone 是R 從家鄉米蘭帶來的,而據他說 Panedoro (黃金麵包)是Verona 的特產,這兩種甜麵包我都喜歡,每年耶誕也都會去超市買,所以雖然是R辛苦從義大利帶回來,但並未引起我心中太大的漣漪,頂多就比重力波大一些吧。

我真正注意到的是他另外準備的一個碗公,上面還蓋了一層鋁箔,我迫不及待的問他這是什麼?自製的 sauce 嗎,他說對,抹在這兩種麵包上很好吃哦!

掀開一看原來是白色像cream cheese 的東西,R解釋說其實不過就是 mascopone cheese 、糖以及干邑白蘭地 (cognac) 拌勻而已。

只是這麼簡單的東西,組合起來抹在兩種麵包上,卻是令人欲罷不能,我和L甚至還動用了superviser 的"特權"把最後的醬料和麵包掃個精光 (我們這個Team 是由台灣、法國、義大利、以及一個新進的西班牙人組成的,食力極其堅強)。

R跟我說,其實我還有一碗,味道是一樣的,只是拌得有點醜不想拿出來。

有些東西,是刻在DNA 裡的,藏都藏不住。

既然 Quiche、frittata con patata 以及 panetone 都有人準備過,決定下次輪到我時,就做承諾已久的台灣割包---至少一定要在韓國人之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