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煎魚


我從冷凍庫拿出一包三條小魚,邊邊上有用奇異筆寫的「沙腸」兩字。

只好打電話向母親求救,我說:「那個沙腸(1)我沒吃過,拿來乾煎,會好吃嗎?」

母親:「當然可以啊,哪有什麼魚煎了會不好吃的!」

呃,我心想那是在台灣,或者說是就台灣來的魚而言 ,此話方才成立。

我又對母親抱怨說: 「阿南仔(母親故鄉、台南佳里市場的專業魚販)他這樣三條包成一個真空包,我一次要解凍三條,這樣吃也不是再凍回去也不是,很麻煩耶。 」

母親:「你可以一次煎起來,下一餐再吃 。」

結果當然是三條都下肚了。

我咂咂嘴邊想媽媽的話,的確在台灣的時候,好像沒有什麼魚是不能煎的,從緊束的虱目,口感十足的吐魠,飽滿圓潤的白鯧,扁扁長長的白帶或秋刀,巴掌大小的肉鯽仔,乃至於肉質鬆滑潤口的馬頭,到台灣人手中,沒有不能煎來吃的,也沒有不好吃的。

在台灣,這種乾煎魚的吃法,究竟來自哪裡呢? 先不討論這個,回想自己吃過的東西裡,用這樣的方法(抹鹽乾煎直接食用)烹調魚的料理究竟還有哪些呢?距離太遠的西方飲食就不提了,哪怕是影響台灣人口味至深的日本,就我印象所及的魚類熟食,似乎也以滷煮、燒烤或者是油炸為大宗,像我們習慣的這種乾煎,嚴格來說我還沒吃過。

中國菜呢?無論在台灣以及來到美國之後所吃的中國餐館,似乎都是以蒸、煮為主流,不易---至少我印象裡沒有---見到乾煎的手法。當然我對中國菜的認識有限,研究的興趣一直不大,或許得往中國的閩菜裡去找?

無論如何,新鮮當令的海魚,抹點鹽下油鍋煎熟,不沾任何佐料或醬汁單吃就令人再滿足不過了。如果真正無聊到想去分析他,我想約略可以帶入天麩羅裡炸 魚喜 魚 (Kisu)或者炸穴子的美味脈胳去理解。

但丁獲罪被放逐後,初嚐故鄉托斯卡納以外的麵包,不禁潸然淚下曰:「哦幹,原來別人家的麵包竟可以這麼鹹。」(2)而我唯有在吃到台灣或日本的魚時,才能邊拭淚邊抹嘴說:「原來魚的味道,可以這麼乾淨、純粹,但又飽滿至極。 」

那是一種味蕾與海洋的直球對決。

明晚要去法國友人家的生日趴,我問主人需要帶什麼,他開玩笑建議帶點有台灣風味的食物,我心想鳳梨酥和高山茶你都嚐過了,一時間倒沒有什麼主意。

晚餐後不禁閃過一絲念頭,這乾煎鮮魚的味道,豈不是最能代表我記憶中的台灣味---至少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存在---嗎?

唉,算了,既不能煎好帶去,也不方便去到別人家,把屋子弄都滿是魚味,雖然,我覺得乾煎魚和香檳是很搭的。

還是別貪心,做個簡單的 Baba au Rhum 就好(3)。


(1)原來沙腸就是沙梭,很小的魚

(2)"Oh, quanto sa di sal lo pane altrui" ("Oh, how salty is other people's bread")

(3) 我要用這個食譜









10 則留言:

G 提到...

自己沒早點定餐廳的結果就是生日只能吃daniel, ichimura nagazawa sushi zo 統統都沒有. 不知becco 大有沒有推薦的啊? 覺得兩個人花個600 去吃daniel 蠻浪費的...

becco 提到...

How about http://www.gknyc.com ?

大約二星水準(雖然他現在只有一星),沒吃過的話可以試試,而且有生日該有 的隆重感。

現在在Baltimore 不知吃啥好的

Becco

G 提到...

Sounds good, it's a go!

becco 提到...

生日快樂! 用餐愉快!

Nana 提到...

推Gabriel一票!而且似乎很好訂位。

Nakazawa和ichimura我都不愛,不去也罷~

祝生日快樂!

becco 提到...

G ,

其實如果不一定限於 所謂的fine dining 的話,要不要試試 Antoine Westermann 新開的Le Coq Rico 啊?

AW 卸下三星之後在巴黎開的小館都很不錯,這家專賣美國地雞的餐廳,承襲巴黎本店的精神,特別強調雞的品種、來源、飼養方式,菜單上還 標明該雞曾享陽壽若干 (是美國平均的一倍以上), 而且有賣他招牌的阿爾薩斯陶鍋燉雞,讓人看了食 指 大動。

本來已經訂今晚要去吃 了 但因為忙不過來取消,但他絕對是下次去紐約我一定要嚐的店!

G 提到...

謝謝大家祝福

Gabriel Kreuther 還不錯 甜點非常好 平常的菜算不過不失 不過和牛可能不值得supplement.

那家Le Coq Rico 我絕對會去的! 不過提到雞肉 又該回去Barbuto 吃烤雞了.... 哈哈

我還是很想吃好吃的壽司啊!! 想念Masato 中... 如果煎蛋哥不好吃 Ichimura 也不怎麼樣 那到底怎麼辦啊!?

不知道Sushi Ginza Onodera 或者已經開的 Sushi Zo 能不能帶給我感動....

becco 提到...

G,

我的印象和你差不多,就是該做的都有做到,但好像在關鍵處還缺發一些亮點或爆發力。

快去吃 Le Coq Rico 吧!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某天的中午去了 Le Coq Rico, 整間嘉我只有兩桌客人.這算賺到嗎?
PS 中午真的超實惠

becco 提到...

午餐看來真的超划算耶,可惜我外地人難以嚐到。只有兩桌也真有點令人耽心,但以他們的實力,我相信很快就要一位難求了,不曉得Pete Wells 的review何時會出來。

今晚大廚親自坐鎮,看他在那裡分雞,我都傻了,有夠超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