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禮多人不怪,松露不壞菜



除夕的那天,不但沒有除舊佈新,我們反而去到布魯克林跳蚤市場挖寶。

反正我不愛過中國年已經很久了,除了和家人在一起這點之外,其他能避免掉最好。

冬天的時候 Brooklyn Flea 會搬到一個室內的商場(聯結),連同smorgasburg  food market,原本打算先在 Williamsburg 吃日式早餐,想不到得等一個半小時才可能有位子,於是決定在smorgasburg 解決,之前頗有耳聞,但從來沒去過。

雖然是整個food market佔地最廣,陣仗最大的一攤,但湯頭其實頗人工,雞肉叉燒像是用 sous vide 做的,放湯裡吃實在有點噁心


看了一圈,東西的的選擇的確頗多樣,吸引我駐足的攤位賣的有 porchetta (義式烤豬肉捲)、 美式BBQ、菲律賓菜 Adobo 、擺出整副屋台風的拉麵擔、希臘小吃、祕魯小吃、以及造型不輸doughnut plant 的甜甜圈,難以抉擇準備去買杯啤酒幫助思考時,看到有個小攤子,顏色鮮豔而且人氣不弱,牌子上寫了Truffle 字樣,「大概是賣巧克力(chocolate truffle)吧」我想。




呃,結果竟是真正的松露,攤主是位看來頗誠懇又有活力的小夥子, 一個人照顧點餐、烹調、收帳的工作,攤前放了一盤子松露,所有的菜--- 麵(fettucine)、餃子(ravioli)、炸飯團(arancini)---在起鍋後打包前,他會從盤裡拿一顆松露出來削削削削---還有比這更大的噱頭嗎!!!




因為還想吃碗拉麵,所以我們只點一份八顆的 arancini (15元),比松露削頭更令我驚訝---畢竟雖然是"真"松露,但只是羅馬尼亞來的咩---的是,他的 Arancini 竟是現點才現炸的,而大部份的熟食店,包括在西西里街上,大多是已炸好在櫃子裡等客人了,畢竟,這玩意兒傳統上不過是將前一天沒吃完的 risotto 資源回收做成的小吃罷了,事實在上這攤子斜對面,就有一位小哥在賣這樣的Arancini,可以想見他生意會有多那個了…

其他的麵與餃子亦全部由攤主在後方那一口小爐子以及一個小炸鍋上完成,生意雖好,整個流程卻維持地有條不紊,多工能力如此之強,想必是拜常吃松露之賜 (嗯嗯,我相信如果有人願意贊助,營養學家們一定可以生出那種「常吃松露可預防失智」的研究結果)。


我們的 arancini 長這樣
除了松露片外還有parmigiano reggaino



哪怕 arancini 裡的飯似乎還太濕,我還是吃得嘖嘖稱奇。

松露的味道和口感都有,至少比松露鹽或化學松露油真切多了,當然,沒人會拿per se 裡那種要多付 100 美金才拿出來海削的阿爾巴白松露來比啦,此情此境,已夠值回票價的了。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pretty interesting what you thought of ramen shack...
been following keizo on www.goramen.com since that 2010 article on NYT
http://www.nytimes.com/2010/01/31/travel/31ramen.html?_r=0

had the pleasure of visiting him in tokyo and tried their green curry ramen and, of course, the ramen burger that made him famous in the states.
i've yet to visit ramen shack myself, so...

T

becco 提到...

Hi T,

原來這家Ramen shack 和當天也在場有攤位的Ramen burger 是同一個老闆。

期待你嚐過後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