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抱怨文】餐廳的斤兩

爸媽來玩,最想帶他們去的 Le Bernardin 訂不到,只好訂週六晚上的Batard,想不到因為當天紐約的耶誕老公公大遊行,讓我們眼看著就要錯過訂位的時間了。

我在電話中解釋了當時的狀況,說明自己會晚到,餐廳只是照本宣科的說:「Thanks for calling,  we  will hold your seat for 15 minutes。」

開車經過Soho時,我完全絕望了,因為知道我們之後還有一輪客人,所以就算趕到恐怕也只剩一小時的用餐時間,於是在車陣中再次打去餐廳告知不去了。對方回答:「I'm sorry to hear that. Thanks for letting us know. And you do understand that you will be charged for a late cancellation fee right?」我說知道,不然咧。

今天登入信用卡帳號,果然一個人被罰了50美金,雖然這是訂位時就知道的規定,我也因此給了我的信用卡號,但還是不免火大---你他媽的還真的給我扣啊幹?

"一切合法",但感覺極差。

我告訴曾和我一起去過的W,老子再也不去這家餐廳吃飯了,哪怕違反規定在先的是我們。

起初不是很能理解自己那麼不爽的原因,我不會說150美元令人不痛不癢,但畢竟是自己的責任,理應怪不了人(要怪就怪那些遊行的耶誕小人吧),但那種堵爛的心情實實在在,於是我發現,我心裡真正的是心聲是:不過是間米其林一星的餐廳,就端這麼高的架子,神.馬.東.西!

我會很有骨氣地說再也不去Batard 的原因,說穿也就是因為,在紐約,這種水準的菜肴與烹飪,捨此一家尚有分號,哼哼,我怕你哦。

記得第一次去Batard時,是去給 W過生日,餐廳才剛開沒多久,不幸我們提早一小時出發,還是無法在訂位的時間趕到,打去延了三次,後來實在不好意思,只好再打去取消(印象中那時沒有late cancellation fee),對方回說:「敝餐廳經理說他很希望能招待你們,所以請不要擔心,慢慢來就是。」

那天的晚餐給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菜的水準和服務都臻上乘(那個章魚pastrami還有化皮烤豬真的不賴),這麼好的餐廳竟然沒有滿席,大概是因為開的還不夠久吧。

一個多月後,米其林給了Batard 一顆星,NYT給了他三顆星以及critics' pick (聯結),然後伴隨美國景氣不斷好轉,餐廳訂位也愈發困難(其難易真的直接反應景氣,金融風暴那段期間,per se 只要兩週前訂都有位子),所以我們這次的遭遇也不算太意外啦。

但總之以後不爽去了,至少以我的標準,要嚴峻地對待客人,Batard的斤兩還遠遠不夠。

當然啦,相對於餐廳,我也是一樣。


後記:
寫這篇沒什麼營養的牢騷,主要是對自己的反應略感意外,也進一步才發現人心之複雜微妙。我自認不是什麼奧客,與餐廳打交道的經驗也不能算少,但"奇檬子"這東西就是那麼奇特,文章裡雖然說了,是因為覺得區區一間一星的法國菜沒有做到這樣的坎數,就像我在這篇舊文裡說的

"這樣的餐廳必須非常好(或至少非常夯),是那種一位難求、讓人們心甘情願在一兩個月前就先預約或排定行程去吃的地方,也就是說,在這裡吃飯必須是個event,否則消費者未必願意在兩三個月前先掏出500美金給餐廳,自負不克出席的風險。"

像這樣餐廳,在我的認知裡實在是屈指可數的呀。

可是誰又知道呢,假設哪一天我因為種種原因,令自己好不容易買到的 Alinea 或者 French Laundry 的ticket 逾期作廢,我真的能像自己想像的那麼心平氣和嗎?

但願我永遠不會曉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