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失之膨果,收之柑仔; 紐約 Takahachi 洋果子店以及一個好棒的podcast

開車繞經紐約,算準時間,在中午殺進Tribeca,就為了吃吃看 Racines ---以烹調而言是目前我最喜愛的小館子---剛推出的午間套餐,32塊有三道菜哩!

(自以為)很厲害地在一個block之外就搶到車位,雖然每一小時得投一次錢,但已經很感恩了。走到窗外,看到不少位子還空中,慶幸自己的判斷準確---這種weekday 的中午其實不需要訂位,這樣裝作若無其事地信步走將過去,坐下來,挑三道菜,不看酒單,就以兩杯 house wine佐餐,然後瀟灑地結帳走人,這樣才有 "flaneur" 的飄飄然之感。

哪怕我明明就是專程/繞道前往的。
何況今天 Racine 的門上,還貼了一張紙寫著 "Closed for private event"

哇咧幹!

頓時不知如何是好,Siri 說附近的餐廳有Bouley, Nobu,Loncanda Verde --- 沒有一家是我喜歡的,Marc Forgione 在附近但沒有午餐,Sushi Azabu 此時已休息了。站在紐約的街頭,我茫然失措,恍忽間經過一間有日本名字 bakery,進去看看,只有麵包和甜點,不然有個日本人做的豬排飯或咖哩也好呀,總之此時我完全沒有好整以暇坐下來慢食的心情。

往南邊信步走去,原本想去Les Halle 吃個簡單的steak frite,但那漆黑的內部著實令我倒足胃口,這季節天黑的已經夠早了,我還想多享受點陽光。

結果終於在巷子裡看到一家賣日式簡餐的小店,有拉麵、牛丼之類,菜單看來挺正常…不管就是他了。點了一份牛丼和日式炸雞,結帳時聽到店員的對話,我開始感到深深的恐懼,全都是泰國人,泰國人做的日本食物能吃嗎?

在美國,我誤食過韓國人和中國人開的平價日本料理店,下場都很淒慘。你說這樣講是政治不正確的,但我才懶得管這些五四三,吃飯皇帝大,帝制本來就不是什麼政治正確的事。

唔,想不到還滿好吃的,尤其是日式炸雞,一份才六塊錢,口味不比一風堂差。牛丼除了中間放的是半顆水煮蛋而非生雞蛋外,其他也都還不錯,到底是紐約,厲害啊。


吃完之後整個人精神都來了,想起那家日本bakery,叫Takahachi 是吧,當然該來點甜點配杯咖啡再上路嘍。

仔細一看甜點的外型是有日本水準的,店員的口音更讓我信心十足,壹週刊曾有篇專訪,裡頭一個老闆總結幾次和日本人交手的失敗經驗說:「英文講太流利的日本人就不是日本人,不該用一樣的態度面對!」

有好幾個甜點想嚐,但只有一個人,要開長途車前也不想吃太多醣類(咖啡對我的提神效果是零),於是點了一個「京都抹茶慕司」,長成這樣:



做的很好,無論造型、甜度、口感、平衡、完成度,甚至恰到好處的創意,例如中間那塊白色的裡頭鑲嵌著蜜紅豆的,是用煉乳做的mousse。吃得我很想再加點一個草莓SHIO-TO-CAKI,甚至 macaron。從位子上抬頭就可以隔著整面玻璃看見廚房裡工作的情形,一位顯然是日本妹的甜點師面帶笑容地在給一個蛋糕抹平鮮奶油。

這情境,當然還加上那塊蛋糕,令冬天無法回台灣投票、去日本泡湯吃飯的我,稍稍感受到一絲慰藉。說真的若非用餐環境侷促了點,我可能會從此捨Harbs而就Takahachi了。

重新上路後我打開 Freaknomics radio podcast,他真是單調漫長孤身駕車時的良伴,我試過的podcast 不多,最愛的就是這一個。Freaknomics radio 是同名暢銷書的作者Steve Levitt 和 Stephen Dubner 製作主持的廣播節目,以經濟學或經濟學家的角度來探討生活一些有趣的問題 ,風格與走向正如 Freaknomics 以及續集 Super Freaknomics 一樣。

Freaonomics 台版書名叫「蘋果橘子經濟學」,再次令我難以理解/認同。但我想這書夠暢銷,不需要多介紹了。

有時偶爾會覺得,如果人生重來,我或許有可能會在大學或研究所選擇經濟學吧,以我個人(極其狹隘且偏頗的)偏見,那是除了基礎科學與數學之外,極其少數值得認真看待的學問之一(嗯,真的是之一嗎?)。

人生不能重來,正如上高速公路遇到堵車無法掉頭一樣,所以我只能看看這些普及經濟學的書,並且在堵車時讓 Freaknomics 陪伴我渡過堵車的無聊煩悶時光。

Freaknomics radio 討論的題目比較多元,不像書裡已經是確証過的經濟學研究結果,但即使如此,製作單位請來參與討論的專家或專訪的對象,都是該主題的一流專家。這趟開回波士頓,我聽的幾個episode就有:(#229)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奇的專訪,談他如何從一個象牙塔裡的經濟學家,成為聯準會主席,並且帶領美國(以及世界)走出次級房貸所引發的金融風爆; 為什麼該領域的專業人士,例如醫生、藥師、廚師比一般人更願意買通路商自有品牌的產品(例如CVS牌的阿斯匹靈而不是德國拜耳的原版產品); 為什麼有些人拒絕接種流感疫苗…

其他我曾聽過有趣的episode還包括,如何以行為、認知科學的手段,來遏止犯罪;電視冠軍大胃王小林樽在吃熱狗比賽中狂電美國巨漢的祕訣; 哈佛大學校長 Drew Faust 專訪(這集出乎我意外的有趣);諾貝爾提名委員談提名、決定人選的過程; 如何有效讓性侵犯付出代價;媒合供給與需求並做出決定(例如找工作、申請學校、網路紅娘、器捐)的賽局原理; 孩子長大之後是否該償還父母養育他們所付出的成本;人們為什麼一直追著新聞看; 如何修補美國殘破的中學教育…等等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裡,強力推薦
http://freakonomics.com/radio/freakonomics-radio-podcast-archive/

看過 Freaknomics 的人應該可以體會到,這一系列的探討,往往從生活中許多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現狀(in equilibrium)出發,發掘出背後經濟學原理以及與其他人類活動的關聯性,不僅讓人對許多看似平常的議題有更進一步的體會,還能提供一個更基礎、更深入、更insightful的眼光與思考方式,直取事物的核心。

你猜的沒錯,我的確深深覺得,經濟學之於解釋人類行為,正如物理學之於物質世界一樣。

這樣的廣播節目,可以免費讓大眾取得,相信任何一個非專業人士聽了,多多少少都能進一步磨煉分析與看待世情的眼光。這正是常被批評理盲濫情的台灣社會亟其需要的,為什麼這麼說? 嗯,只要今天像邱毅、蔡正元、陳文茜這類名嘴在台灣還有人信,我們就永遠擺脫不掉這種汙點。唯有靠真正有啟發性,且知識來來源可信的媒體節目,人民才有可能將思考的主導權,從不學無術、為個人利益混淆視聽的傢伙們口中奪回來。

最後,推薦我在這趟旅途中聽到最有趣的一集,Episode 210

Is It Okay for Restaurants to Racially Profile Their Employees?We seem to have decided that ethnic food tastes better when it’s served by people of that ethnicity (or at least something close). Does this make sense — and is it legal?

這集是根據一位聽眾的提問而製作的,有人問:(在美國)中國餐廳似乎永遠只見中國侍者,日本餐廳也至少都是黃皮膚的臉孔,墨西哥餐廳每個服務人員都有西班牙文腔,請問,這是法律允許的嗎?這裡面難道不存在歧視的問題嗎?

或許我們覺得理所當然,但反過來講,如果一家美國或歐式餐廳,在徵人時要一定要金髮白種人,再沒有法律觀念的人都會預期店家會在24小時內被告。

在美國,求職申請是不可以要求申請人附上照片的,因為有圖往往會掩蓋真象,但另一方面,像Hooters這樣的辣妹餐廳,為什麼沒有被取締呢?

為了搞清楚這中間的細微奧妙,節目訪問了經濟學家,勞工團體,以及法學專家。

當我滿心歡喜地離開Takahachi,在電話裡告訴家人說「我去了一家好有日本感覺與水準的甜點店噢,他們的蛋糕不但精緻,而且店員都是真正的日本人呢!」之後,這樣的Podcast 正是我所需要的。

6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實際上,曼谷的日本餐廳密度與種類多到像是ㄧ個新幹線會到的地方。
潛水多年,這裡真的太精彩

becco 提到...

是的,我聽說不只是日本料理,連義大利菜或其他西式餐飲也相當精采

上個月一位返泰國任教的同學寄了 15 East 前主廚Masato 在曼谷開的餐廳,無論是餐廳內部以及壽司的樣子,完完全全就像在銀座拍的,而且比紐約時期的還要好,可能畢竟在亞洲,材料的選擇更多樣,而且不用戴手套捏壽司吧

Unknown 提到...

其實大部分小館子風的西餐很遜(有上礦泉水50的eat me很棒),其他多少讓人感覺到是有錢人家小孩賣有錢人家小孩的感覺。
日本料理是另外ㄧ個故事,因為日本人在泰國投資的量很龐大。他們基本上是用自銷(客人全部都日人的方式在經營生意)

又那家壽司看起來好划算,希望離開泰國前有幾會試試。(價錢居然還比東京便宜!)而且他們完全沒有在任何主流日文泰國媒體宣傳!
而關於曼谷西餐 這篇讓我點了支七七煙
http://bk.asia-city.com/city-living/news/15-steps-opening-restaurant-bangkok

becco 提到...

原來如此。那篇開餐廳指南太讚了,我覺得台灣似乎也有些人學到了哩…

是說我如果去曼谷應該也只想吃泰國菜啦,現在有好同學在那裡,更想去把純正泰國風味給吃好、吃滿

要是有去 sushi masato ,還請不吝過來敝小格分享一下啊!

Nana 提到...

剛去了sushi masato,感覺很不錯。只有壽司吧檯的餐廳,一個晚上只接二十個客人,全部都是Masato親手接待,覺得他比在15 East放得開/開心(可能是因為自己的餐館而且又不用帶手套握壽司吧!)

食物跟在15 East一樣是拿出手可以打趴紐約一票日店的等級,不過因為只做Omakase所以(加點)的選擇有點少。然後食物是世界級價格也是世界級的...(忘記之前在紐約是多少了但感覺差不多)

我們是禮拜六晚上去,其實沒有太多日本客人(只見到兩組),其他都是泰國(像是華裔)的本地客。

becco 提到...

Nana,

感謝你的分享。

很高興看到他在曼谷做的開心又成功 ,不用帶手套差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