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下町graphene

最近因為無法下海做實驗 ,樣品製作都委由來訪的義大利碩士生 R執行,也因此就肆無忌憚地逞我所想像,"指導"他做出各式充滿奇技淫巧的device,待我忙過這一陣再來測量。

好啦,這些當然都有科學上的目的的,但只有很深入這領域的人才會appreciate。

前天,我在白板前解釋完某個東西之後,R有感而發的說:「老天,這真他媽太瘋狂了,昨天半夜我一個人在實驗室,想了一下我在做的這東西,愈想愈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做這麼複雜的東西,太可怕,然後我想到誰誰誰和誰誰誰他們做的…我不是說他們做的很trivial ,但至少就程序上而言,三兩下就結束了,怎麼我一個比人家小那麼多的東西,要花人家那麼多倍的功夫… 」

「呵呵,因為你是個又帥又酷的米蘭人唷!」我說 。

「要這樣想,人家那樣做出來的就像Mercedes Benz或 BMW,固然已經超棒了,但那樣大量生產的東西,跟你這種 Artigianale 的東西不能比,咱們這個可是像 Ferrari 呀!」

老闆和我心裡很希望他能留下來在這裡念Ph.D,言談中想盡辦法誘惑他---對這種聰明的孩子最重要的是激起他的pride--可惜看起來機會不大,或許是我們操之過兇了(何況,可以在瑞士唸,哪個正常人會想要來美國呢)。

況且,Ferrari又怎樣,倒頭來還不是大半被土豪開走,說不定 Lencia 反而更令人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