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

普林斯頓大學校園裡的轉型正義

台灣的中出媒體們,大概平均每半個月就愛損一次台灣的年輕人,而他們最愛用的工具,叫作「陸生傳說」,內容我就不覆述了,反正中出、聯核、殤粥、天朝底下的雜誌隨便找都有。

我很好奇這些好以偏狹的國際觀自我標謗、專門寫些空泛的內容令讀者們有菁英錯覺的刊物,要怎麼報導這則新聞:

"At Princeton, Woodrow Wilson, a Heralded Alum, Is Recast as an Intolerant One"

大約200名普林斯頓的大學生遊行,抗議,其中15名竟夜佔領了校長室,為的是要學校正視前校長、美國前總統 Woodrow Wilson 過去充滿種族歧視意味的言行(例如對黑人民權領袖說“segregation is not humiliating, but a benefit, and ought to be so regarded by you”,或都將黑人官員排除在聯邦政府之外),他們要求將以Wilson 為名的政治學院以及大學部college更名,拆掉他在校園內的銅像。

經過抗爭之後,辦公室被佔的校長並沒有告學生,沒有抱怨甜甜圈以及pretzle 被偷吃,或者找警察用束帶把他們綑起來 ,而是同意立即啟動討論,並對師生們普查其意向,然後交予董事會定奪。

試問,那些愛板起臉來教訓台灣年輕人,要他們用聯考重考班模式唸大學,並且絕對不可以在上課時吃東西以免作翻譯練習發生錯誤託福考不了高分,然後才能與成千上萬搶佔歐美名校的陸生---看到中間的矛盾沒---看齊的社會"賢達"們,看到這些學生的作為,該如何是好?

對這些轉型正義訴求---Wilson 可是一個人都沒有殺過---校園內的師生當然有不同的立場與看法,同樣也有支持保留或尊重所謂歷史的學生社團,主張不應該矯框過正。

但無論立場為何,至少報導裡沒有出現「學生的本份就是唸書」這類愚蠢不入流的comment(註),啊啊,難怪會令優秀的陸生們趨之若鶩啊。


註:我不認為那是錯的,但唸書,或就更廣泛的定義而言,求知,本來就是最底線的要求,拿這種事框限學生,自曝其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