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上哪裡買酒?

(一)

當 Julia Child 出門時,從Irving street 左轉上Kirkland 一直走,會經過她固定買肉的鋪子 Savenor Market,裡面可以買到或許是本地最頂級---至少就價錢而言---的肉品。Savenor 的斜對面是著名的Kirkland Cafe,不僅僅是酒吧,還是當地社交活動中心,有許多著名樂團在此演出。二十年之後,這地方由在地名廚 Tony Maw 接手,開了美式啤酒屋Kirkland Tap and Trotter,其隔壁是當地人不想過河時還算可以吃吃的 Tapas 餐廳 Dali,同一個block ,則有叫好又叫座的新派美國料理 Bergamont,這些後輩廚師都奉Julia Child 為美國餐飲的媽祖婆,那麼當媽祖出巡採買,拎著從 Savenor 買來的兩磅牛臀肉以或者一整隻公雞打算做個 Boeuf Bourgogne 還是Coq au vin時,得上哪裡買紅酒呢?

搞不好正是在轉角,我常來的Wine and Cheese Cask,畢竟已開在這裡四十多年了呀。


(二)

NYT 的Eric Asimov 最近有一篇值得看的報導(這裡),談紐約餐飲大名 Danny Meyer 旗下餐廳的酒單設計理念。有別於標準的"零售價二至三倍"策略,DM試圖在酒單裡埋下一些看來像是賠本賣的陷井,例如只比零售價多個十美元的酒農香檳之類的,以吸引客人多點些酒來配餐,當然啦,你若是要一瓶三、五百的酒,他們也不會吝於提供的。

People make such a big deal out of wine, but it’s a condiment,” Mr. Meyer said. “It’s a sauce to make the food taste better.”

Danny Meyer 說"人們總是大驚小怪,但葡萄酒終究不過就是一種讓食物嚐起來更美味的醬料嘛",此說令自認味覺駑鈍,無法像人形質譜儀一般分析出一口紅、白、吟釀酒裡所有元素的我感到不再那麼自卑。

不過對我來說,比較諷刺的是文章裡提到的酒比DM 的餐廳裡的菜肴更吸引我,不知道為何,即使他的餐廳大多叫好又叫作,但就食物風格本身而言卻無法對我產生強烈的吸引力---你不能說他們不傑出,畢竟都在水準之上而且不太出錯,但就像這年頭人類可以靠修圖軟體與生醫科技大量複製出所謂的女神,我們卻永遠不可能期待像舒淇那樣擁有不可逼視之存在感的耀眼巨星,從醫美診所的流水線被生產出來。

我反而是被他們提供的酒款吸引著想去訂位。對我來說,喝酒(wine)這件事的樂趣啊,好奇心的滿足佔了很大部份,在能負擔的價格範圍內,我總想嚐試沒聽過、沒見過、沒喝過的。

因為那個"範圍"還不是很大,對上哪兒買酒自然得多費點心思,住小鎮多年,幾個賣酒(wine)的店鋪或超市我應該都去遍了,終於在盤恒的尾聲找到令我覺得可以託負酒癮的對象,但恐怕能夠溫存的時日無多,這就是人生啊。

未完待續買酒去。






4 則留言:

G 提到...

becco 大我寫了去sushi inoue 的感覺 好像沒有出來欸 麻煩幫我看一下 不然我要重新謝了

becco 提到...

不知為何被存到spam folder 裡,已經放出來惹

KuMoon 提到...

在 Watertown & Cambridge 交界處有家 Violette Wine Cellars 不知道 becco 有沒有去過. 他們 organic wine 還挺不錯的

becco 提到...

KuMoon,

我還沒去過,有聽人在談,明天有空去看看,感謝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