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5日 星期六

Coppa ,帶著美國魂的義大利下酒菜

沒有煮飯的心情,但有飢餓的情緒,決定走去South end 吃Coppa 看看。

這是本地名廚 Ken Oringer (Clio, Uni, Toro) 開的另一家餐廳,走義式酒館路線,由身兼Toro (西班牙菜,紐約與波士頓)主廚、甫獲 James Beard Foundation 年度東北角最佳廚師榮譽的Jamie Bissonnoette 擔任主廚。

我一個人,沒訂位,走到平常鮮少涉足的south end中一個安靜典雅的住宅區,店員說餐廳裡沒有一人的桌子,吧台也滿了,但外面patio區的桌子我可以自己挑一張喜歡的坐,Is that OK?

OK到一個不行啊,因為裡面吵鬧到令我反胃,而且我極討厭在(真正有人在調酒的)吧台吃飯,坐外面剛剛好,讓人覺得像在羅馬。



這裡的菜單走時下流行的 small plate 路線,有下酒菜、麵前菜、小主菜、麵食以及Pizza,坦白說前三者的分別有點模糊,無論就分量以及內容都是。

菜單頗有趣,非典型菜色也不會讓人覺得尷尬無聊---就是那種明明沒有才華與創意卻硬要表現出一種別出心裁的姿態,我.超.級.怕,無論是那樣的菜或人---和侍者聊了一下點了三菜一麵兩酒


點菜時侍者說是Croquet tete de cochon,上菜時另一位直接說head cheese(有機會我要去google一下head cheese這字的由來),總之就是豬肉用香料烤過(?)、拆絲、拌了其他調味之後裏粗麵包粉去炸,上面撒了cheese,旁邊的arugula非常鮮嫩有味,拌了caponata 當沙拉,很不錯。 
不甚美觀,但調味好,潤口生津



這是下酒菜之一的烤麵包(一分兩塊),上面撒了乾辣椒與 parseley,淋上橄欖油


重點在裡面,切成薄片的烤牛舌以及海膽,這組合真奇妙,用柔軟的牛舌配海膽在質地上可以呼應,海鮮的磯味與獸肉的味道組合起來亦合拍,得分。

以份量來說這裡單杯酒不算便宜,但吃這些菜不配酒就會像肯德基州羅望郡的職員一樣,將觸犯比法律更高一級的"天條",所以點一杯Liguria 的白酒來配。

芹菜做的凱撒沙拉,可以

Gemelli Amantricana
侍者說是他個人的最愛 ,我最怕碰到這種推薦法,好像最後沒點就是對其個人價值的否定,不過因為這是我自己也會在家做的口味,所以點來參考一下,哪怕菜單上有一道用無花果與 brown butter 做的spaghetti,以及用蟹肉與 海膽去炒的Tagliatelle 也很吸引我。

結果的確是很好的麵哪,用的guanciale 也非常美味,肥肉有一種既Q且酥的奇妙口感,是我的最愛。如今我對那種告訴你說沒有Guanciale 可以用 Pancetta 甚至培根代替的食譜或廚師,都抱持著極大的戒心。

以蕃茄為基底的醬汁有很好的酸味以及---對不起真的必須這麼說---"層次與深度",麵條水準極好,帶著自然的甜味與麵粉香,你可能會懷疑在紅通通的醬汁底下這怎麼嚐得出來,但真的就是能嚐出來。

只要做過一次就會發現這一切並不是那麼trivial的,這樣一盤不算大的麵收你17元(在餐廳),我覺得完全合理。

我點了最愛的frappato (西西里的一種葡萄),這酒配蕃茄底的醬汁幾乎沒有失手過,這樣的食物、酒與場所令人心情暢快到甚至覺得隔壁的二手煙都好聞。



Frutti di Bosco


就一堆本地莓類撒點糖,配上Mascapone 乳酪來吃,很清爽,但這對我來說根本不算甜點啦!

以上一人前不含酒不含稅共55元。


這裡菜做得極有特色且美味。硬要挑剔的話,就在於這些美國的義大利菜名廚總是把菜做得太精采、太華麗,失卻了義大利菜質樸帶勁、豐沛爽朗的本色。

今晚的菜,尤其Pasta,讓我不時想起紐約Andrew Carmalini 的Loconda Verde --- 絕不會不好,而且事實上是非常美味的,但吃完就是會覺得好像在味道上哪裡有點過頭了,絕不是能夠每天吃的東西。不過這裡畢竟是美國,要是完全沒有一點浮誇造作的氛圍,哪怕是湯瑪仕.傑佛遜在天上看到也是會哭泣的。

我會再來。

4 則留言: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Head Cheese 不是豬腦/牛腦之類的統稱嗎?

becco 提到...

這裡應該是指用豬頭肉做的肉凍,法文也有 fromage de tete 的講法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多學一課, 感謝

becco 提到...

您太客氣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