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Be yourself, be good (下)

關於可樂,安迪.渥荷曾經這麼說

 “A Coke is a Coke and no amount of money can get you a better Coke than the one the bum on the corner is drinking. All the Cokes are the same and all the Cokes are good. Liz Taylor knows it, the president knows it, the bum knows it and you know it.”

翻成中文大概就是說: 可樂拎到墨西哥還是可樂啦!


借用朋友在墨西哥人很多的加州拍的照片


但其實有些人---包括一小部份的我---並不這麼認為。

如果上網去查,會發現網上充斥著許多墨西哥可口可樂V.S. 美國可口可樂的討論(論戰)。這裡的墨西哥可樂並不是山寨可樂,而是美國可口可樂在該國設廠所生產的正品,對某些人來說,他比美國境內所生產的 coca cola 都要來得正宗。

原因,就在於他們用的糖。

如今在美國,絕大多數的飲料大廠早已捨棄蔗糖而採用玉米提煉出來的糖漿,後者因為受惠於政府補助、基因改造,以及日新月益的工業技術,其成本遠較傳統蔗糖為低,相對的,墨西哥廠因為蔗糖取得更容易,便得以延用比較傳統的選擇。

許多人堅持蔗糖可樂喝起來就是比玉米糖漿可樂好喝,他們說墨西哥(蔗糖)版的甜味比較自然,溫潤,後韻比較柔和舒爽,在舌頭上的反應區也和美版(玉米糖)可樂不同,後者甜味太刺激、直接、張牙舞爪--- 簡直都要讓我懷疑墨西哥人用的其實是和三盆糖了,而那也是甘蔗汁做的。

並不是每個墨西哥可樂的擁護者都有那麼多話,他們絕大多數只會說「啊總之就比較好喝咩!」

在寫這兩篇文章之前,我已有好一陣子沒去B-good了。這兩年,附近的漢堡店如雨後蘑菇般愈發興盛,除了酒吧和餐廳紛紛推出自家 gourmet burger (但出色的不多),在平價漢堡這一個區間,來的更多是重量級選手,例如草根性更強,有東岸 "In and out" 之稱(但規模遠遜)的Tasty burger,以及觸角已經伸出到國際上的 Shake Shack。

在我看後者帶來的威脅幾乎是全面性的。論價格、口味、食材、話題性,Shake Shack 與 B-good在伯仲之間,但在知名度及資源的雄厚程度上,B-good 就只有瞠乎其後的份了。

人家可是紐約餐飲大名 Danny Mayer 旗下最知名的一個品牌,今年一月公開上市時紐約時報所給的篇幅一點也不下中國的阿里巴巴當時,尤其因為販賣的是真貨而非山寨 真正的食物而非仰賴先進工業技術的傳統速食,還被媒體譽為目前正流行的 Fast-Casual 代表 (看這篇NYK 的shake shack economy )。

最重要的是,Shack burger 真的不錯吃,是屬於那種平易近人的簡單漢堡,連尺吋(厚度)都是讓人張開口便吃的大小,毫不勉強--- 回想看看你上回在 The spotted pig,所面對那彷彿告訴大家他是米其林一星的高度,不用刀叉怎麼完食--- 我估計,開幕迄今我去那兒快速解決午餐的次數,搞不好都多過一整片麥當勞pink slime 裡所用的牛隻頭數。



於是有一天,我抱著些許慚愧及近鄉情怯的心情,再度踏進b-good,原本想伸出手來先撥撥蜘蛛網,想不到差點被猛然爆開的大門撞到手掌骨折---靠夭咧,滿.坑.滿.谷.的.人.啊!

既來之,則排隊之,並且照樣點我的Cusin Oliver,因為點餐之後等的時間很久,我於是有機會瀏覽店內的現況:

原本往洗手間去的走道,現在已擺滿了座位。菜單變豐富了,尤其是加了許多沙拉,當然牆上的廣宣會告訴你,這些玉米、蕃茄以及Kale是本地xx農場來的,奶昔那邊除了固定的口味,還多了季節限定,用新英格蘭新鮮莓果所打的絲幕昔。果然座位上許多辣妹以及西裝男各都點了一盆的沙拉在邊吃邊聊,好多位子被他們佔了,不是我有歧視,但我真心覺得沙拉,還是加 Kale 與Quinoa 的,不應該出現在漢堡店裡頭,搞那麼健康是要我們這些只為漢堡與炸薯條而來傢伙躲哪兒去?

但真正讓我驚訝的其實是這個:



原本的汽水機換成這台我不認得的品牌,固定要喝的可樂沒了,最接近的是標示"Mexicane Cola" 的東西,唔…Mexico+cane,難道是墨西哥來的蔗糖可樂嗎? 

我想起朋友告訴我墨西哥用蔗糖做的可樂有多好喝又多好喝,於是興奮地打了滿滿一杯 --- 平常佐餐我都只喝半杯/半瓶可樂,這次為了嚐個徹底,還特別等氣泡都消下去才又加,像斟香檳一樣。

邊喝邊拿手機一查,才曉得這個Maine Root 果然也是本地新興的小型氣水廠,也果然又是那類號稱天然、手工、有機、在地、公平交易的生產者,大約可以稱作craft soda吧。這Mexicane Cola 是他們的最新作品,採用100% 有機與公平交易認証的墨西哥蔗糖(是說有機不有機,我只相信歐洲或日本的認証),他家的產品除了上網,大約只有wholefoods 才買得到,

對這種商品我一直有種複雜的情緒,一方面覺得太假掰做作,另一方面又不免抱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情消費這類產品,畢竟在這個時代,食物很容易被暗算。

Mexicane Cola 是不是真的比Coke 或Pepsi 好喝呢?坦白說沒有做blind tasting 我真說不上來,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就是這種碳酸飲料成本比原來高多了,其零售價格至少是一般品牌的兩倍!

所幸本地的消費者非常捧場,像我就是衝著Maine root 的root beer 在隔天又去了一次。

中間是Maine Root 的薑汁汽水,超辣!

我匆匆吃完漢堡,乾了我的Mexicane Cola,一方面不適應嘈雜的環境,卻也同時為店家開心。看來他們的生意不僅沒有因為激烈競爭而現出危機,反而還蒸蒸日上。

這靠的似乎不是向大型連鎖店看齊,削價競爭、壓低成本、縮限品質與服務,與國際化品牌在不具優勢的領域硬拼,並無助地等待宿命般地失敗降臨所能辦到的。

至少就目前看來,他們並沒有陷入這類迷思,而是更加徹底地強調自己及所在地方的特色,這不是什麼集點卡、10% off或者加量不加價能買到的,那些技倆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輕鬆複製,但唯有當你能清楚的定義自己,別人才會為你而來。

Be yourself, be good,大概就是這樣子而已。




後記:

昨天用Maine root 的Ginger Brew (薑汁汽水) 配成都豆花魚以及孜然羊,超搭!

過去吃四川菜時一直不曉得該配什麼飲料,我想,這是目前為止最滿意的答案了












7 則留言:

G 提到...

一開始不知道玉米糖漿這個東西的時候還沒有特別感覺不一樣 但是喝過墨西哥的蔗糖可樂以後感覺就大大不同 蔗糖的就是爽 心理作用也罷 反正coke never tastes the same afterwards!

becco 提到...

我還是打算做一個blind tasting 啦

但的確,知道自己喝的飲料用的是蔗糖,感覺終究比較好。

而且我非常確定diet coke 以及zero coke 難喝斃了…

G 提到...

突然想起表嫂之前在可口可樂工作 還是負責新口味研發 待我來問問看她有沒有內情 哈哈

becco 提到...

忽然好奇,台灣市場上的可口可樂不曉得是在哪做的,用什麼糖?

G 提到...

表嫂證實玉米糖漿的的確喝起來口味不一樣 而且最近也有報導說好像吃了玉米糖漿的老鼠比蔗糖的要胖 看來我繼續開心的喝墨西哥可樂啦 (好像又看到報導墨西哥的也要換玉米糖漿了 如果發生真是傷心)

becco 提到...

不意外蔗糖版的會漸絕跡

孟山都這類公司的勢力太龐大了啦

真不爽,明天來去看復仇者聯盟2好了

becco 提到...

http://www.imdb.com/title/tt1112115/

這部電影好像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