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Be yourself, be good (上)

B-good 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漢堡,卻大概我最常吃的。

雖然這是一個麥當勞生存困難,肯德基與溫蒂棄械投降的小鎮,但並不表示此地美國人忘記祖先傳下來吃漢堡的本能,相反的,有人說大波士頓極可能是帶起美國究極漢堡風潮的城市,而在我看來,這與紐約 DB Bistro Moderne (Daniel Boulud 的餐廳)開風氣之先的黑松露肥肝漢堡意義大不同,那玩意兒炫富的成份大,而且被外來的法國佬這樣一弄,幾乎已動搖到漢堡這種食物的根本意義,個人委實無法欣賞,就像老台北人再也不會去馬郝惡搞過的建成圓環一樣。

波士頓興起的 gourmet burger 是在尊重傳統形制與精神裡再向上的提升的版本。例如下面這個公認是帶起波士頓 Burger hype 的Craigie on Miane Burger,採用高品質草飼牛肉塊、牛骨髓與脫水味噌粉拌過後再粗絞成型,入烤箱低溫煎烤以保留充足肉汁,最後在高溫鐵板上以奶油煎到外表焦脆(裡頭大約medium rare),撒上陳兩年的cheddar,將 Iggy (本地名聲很好的麵包店)特製的麵包--- 一般漢堡麵包太軟弱,無論味道與口感皆撐不住這樣的漢堡肉---在鐵板上烙過之後淋上自家製蕃茄醬,與用鐵板上剩下的肉汁抓過生菜組合起來。

薯條是帶皮切成大塊(所謂的steak fries),先烤再炸,然後撒上鹽以及七味唐辛子,配上餐廳自製的紅酒醃黃瓜、醬菜、自家製美乃茲以及蕃茄醬上桌。








B-good 漢堡完全不屬於這一種。

他就是…漢堡嘛,就是當肚子餓,心情差,自信心受創或者在陰雨連綿,暴雪封城,乃至全城摒息圍捕炸彈客時,會令人想好好咬上一口的那種食物啊。最初是兩位從小一塊兒長大的青年,按小時候在家鄉叔叔做給他們吃的口味所建立的小店,沒有名廚的精準調味功夫,不具備對世界飲食文化的博雅認識,恐怕,也沒有什麼要將漢堡登堂入美食殿堂的宏大企圖,兩個孩子只是在長大後發現,不只是連鎖店,怎麼連路邊 diner 的漢堡都愈來愈難吃,Burger這原本被認為將永遠屬於美國庶民的美味天賦人權,眼看就要土崩瓦解,於是,他們佔領了州議會 開了B-good。

這些…都只是掛在店裡或官網的宣傳罷了,我對故事行銷那套 bullshit 從來就不抱什麼信賴。但我依舊記得第一經過店門口時,那塊吸引我走進去的立牌,上面是一位穿著制服的小伙子,一旁寫著: 我們沒有自動削馬菱薯機,但我們有Nick

咦,很帥氣啊,進到店裡才發現,雖然屬於平價速食,但他們強調不用中央工廠的冷凍食材,馬菱薯在店裡削,牛肉當天在店裡絞,牆上掛著本地協力牧場、農場的說明,連做奶昔的冰淇淋也是同一條大馬路上的人氣冰店送來的。B-good 自稱非速食,只是是剛好做得比較快速的實在食物 (real food, fast),不過這一切說穿了仍舊只是辭令遊戲。

真正令我在時機對的時候願意一再在此解決午餐的原因,還是因為東西味道還行,二來,一份加了汽水與爐烤帶皮薯條的套餐大約11元還算平價,嗯,是比大型連鎖店貴了些,但就是希望吃到紅色史萊姆的機會小一點嘛。

這裡用的牛肉據稱來自本地牧場,不含抗生素、荷爾蒙或其他美國農產品工業為人類貼心準備的化學成就,雖然宣稱當天在店內現絞,卻不像高級餐廳或 Bar裡讓人指定熟度,一律煎到熟,這點應可稱為頗有自知之明,這個年頭,一個七塊錢不到的漢堡就甭冒險假掰搞什麼 medium rare了唄。即使如此這burger仍稱得上多汁,肉味足夠,咬感真實,麵包也提供了足夠的支撐,對我來說漢堡能做到這樣就算及格,其他什麼加乳酪、加培根、生菜、蕃茄、荷包蛋乃至於什麼特殊醬汁,都只是錦上添花,無可無不可的玩意兒。

這口味叫 Cousin Oliver, 大概是最傳統的口味:牛肉、乳酪、酸黃瓜、生菜、蕃茄、紅洋蔥

這裡漢堡大約四五種口味,有時還會玩季節限定,在一開始試過一輪之後,我固定就只點傳統口味的 Cousin Oliver (加乳酪)或者略帶墨西哥風,加了酪梨、芫荽以及chipotle salsa的West-side 漢堡,配馬菱薯fries,但只撒鹽,絕不要他們什麼祕製seasoning,飲料則當然是正常版可樂,心情特別沮喪或者想念家人時會點杯香草奶昔。

先這樣吧,下回咱們就從可樂講起。

2 則留言:

Renee 提到...

真的是肚子餓或心情差會去的地方,加點一杯奶昔剛剛好。

becco 提到...

您巷子內的!

Btw, 我終於去吃到R.F. O'Sullivan 的漢堡了,相當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