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日 星期三

科技始終葬送於人性

前幾天剛在紐時看到這個報導,感到非常興奮,對於有人可以在研究完有趣的物理之後還能c夠把結果拿來賣錢,實在是羨慕不已。

這個科技產品叫作liquiglide,是MIT機械系的研究生發明出來的一種塗層,可以大幅降低流體在表面上的黏滯力,讓那些很黏稠的流體在表面上流動的很滑順。

這有什麼用呢,用途可多了,他們示範了一個有這種塗層的瓶子,裡面裝美奶茲,從下面的影片裡可以看到美乃茲非常順暢地滑到瓶口,不但可以輕易擠出,還能用盡最後一滴,完全不浪費。



他的原理在這裡:


簡單講,就是在表面先塗上一層多孔隙的材料,再利用這個材料去"hold"住有潤滑效果的流體,這樣表面會變成強力親水或疏水性(視用途而定),把這種材料應用在容器內面,就可以讓裡面的流體順暢地移動了。

另一個例子是白膠,通常用到最後,瓶子裡面會有一層再也擠不出來的殘膠,多半只能丟掉,但如果瓶子裡用上這個特殊材料,結果就完全不同了:


當然,從此以後同一個屋簷下的夫妻、情侶、手足也不必再為牙膏該怎麼擠而起爭執。

除了家用產品,這東西在工業上的應用價值可能更大,例如長達數百公里的輸油管線如果能應用這科技,在加壓(pumping)上的使用與耗損一定可以省下不少,而根據nyt的報導,這位研究生已經決定暫停他的phd而出來開公司了,他們的第一筆生意就是與澳洲一家油漆公司合作開發裝油漆的容器。

正當我為這個東西的潛力著迷不已時,想不到就在昨天,當我在Ampere Cafe ---本地極少數能煮出粹取適當、表面有一層美麗crema的ristretto的地方---讀paper時,赫然發現隔壁那幾乎要把espresso杯套在鼻子上,還發出唧.唧.唧吸吮聲的,不正是發明這liquiglide的實驗室主持人 Varamasi 教授嗎(我曾聽過他給的一場演講所以認得)!

或許因為太著迷了,一向不擅與陌生人搭訕攀談的我急中生智,鼓起勇氣對他說:「咳咳,要是這杯子裡用的是liquiglide,那些美麗的crema 就一滴也不會被浪費掉了!」


http://www.espressotec.com/media//espresso1.jpg

要知道,對這些人最來說,最受用的恭維一定得有關他們的研究。打開話匣子之後,我們自然談到這個產品的前景,以及,當象牙塔裡的研究成果走進社會之後,許多意想不到的挑戰。

「產品推出之前,我們甚至接到來自國土保安部的關切,他們抱怨說這個產品可能會造成飛航安檢上的困擾!」

「你在開玩笑吧,難道他們是怕恐怖份子用這個讓飛機打滑嗎?」

「當然不是,問題出在登機前的安檢。現在機場對於隨身行李中的液體不是很有嚴格的限制嗎?如果是像飲料或化妝水這些明顯的液體,當然不成問題,但是對於像乳液、面霜、凡士林這些高密度、高黏滯系數的物質,機場人員在判定時常會與旅客發生爭執,所以他們發展出來的判斷標準就是,只要你把瓶子巔倒過來,那些能流動到接近地面那側的就算是液體…」

「哦,所以你是說,同一種東西,用不同的容器裝,對安檢來說就會變成不同的物質態,原本可以通過的乳霜如果裝在你們家的瓶子裡,就不能帶上飛機嘍?」

「是的,你看這有多stupid!不只這樣哦,我們原本以為這產品會大受食品業的歡迎。人們不是一天到晚抱怨蕃茄醬啊、芥茉或者美乃茲擠不出來,因此浪費掉很多嗎?用這種瓶子包裝就完全不會有這困擾了,想不到那些食品大廠對我們的proposal興趣缺缺,後來經過商學院的教授指點我才懂,他們就是希望你浪費食物、食材,用不完丟掉的愈多愈好啊!如果醬料的使用效率提高,這些大廠的銷售量可能因此降低,他們才不幹哩!」

這的確是美國食品工業獨到的商業模式,用高度的浪費帶來高度的消費,用稀薄單調的滋味鼓勵人們吞進更多食物,以獲得充份的滿足。

「了解了這點之後,我們把腦筋一轉,想出一個反向操作的賣點,那就是既然這個國家業界鼓勵過度消費食物,那不可避免的問題就是熱量的屯積嘛,換句話我們得面對肥胖的問題。我們現在已經能把這種塗層coat在bio-compatible的薄膜上了,醫美學院正在實驗用這類薄膜做成人工消化道或是胃壁貼片,要是成功的話,你吞進去的食物會很快速滑順地通過,直接就到…總之會大大縮短食物與消化道反應的時間,而且因為 mobility大,所以熱量吸收效率也更差,這將容許人們吃進更多的薯條、玉米片,要沾多少醬就沾多少,還不會因此發胖!」

我點頭如搗蒜,這的確是山不轉路轉的好策略,畢竟這年頭想大賺,一定得跟Health care 扯上關係---即使你不care health---Apple  watch 還有iphone 上的Health app 就是很好的例子。

「你能相信嗎,我前天還接到Durex的研發長打來的電話,畢竟對他們的產品來說,lubrication 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呵呵!」

不過說到這裡V教授的臉色忽然閃過一絲陰影,我正要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已湊到我身旁,壓低嗓子跟我說:

「誰知道呢,或許最後又變得像美乃茲瓶一樣被廠商抵制,我希望他們別跟我實驗室那幾個參加兄弟會的死相大學生一樣,想到把塗了liquiglide 的那玩意兒反過來用這一招,要是讓東西變得 reusable,變成了環保保險套,我們大概又要吹了…這筆生意了吧。」

的確,錢不好賺,看來我還是乖乖回去看那令我賺不了錢的超導paper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