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

飯太碎

那天因為多喝了兩杯,手滑打破了一個過去七、八年來只要在家吃飯便幾乎一定用到的盤子。

原本只覺得碎碎平安就算了,想不到這兩天無論吃什麼都覺得不順手,總覺得 Pasta 拌不勻---我知道用mixing bowl 比較好,但那已逝的盤子邊緣夠高,因此曾給予懶惰的我許多便宜行事的空間---又好像輕易就會滑出來似的,香氣也不若過去凝聚,還有熱氣發散的太快了…

但想想這些全都是唬爛吧,Riedel 又沒出Pasta Dish

於是才赫然發現他早非僅僅是一只器皿,竟是味覺、身體乃至於空間記憶的一部份了。

 看來,得快去餐具店安個汰碎才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