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最會問問題的人 v.s. 最會解釋東西的人

Freaknomics Radio 主持人(也是該書作者之一) Steve Dubner 稱 Charlie Rose 是最會問"好"問題的人。



在昨天這集節目的前半段,他訪問了我所見過最會解釋東西的人,經濟學家 Larry Summers。

Summers 和Rose 討論了幾個題目

1,為什麼通貨緊縮比通貨膨脹危險

2,美國經濟目臨的困境是什麼

3,財富分配惡化為什麼會動搖國本

4,石油價格屢創新低帶給美國的機會是什麼

5,歐盟

6,科技對未來生產力/財富分配的影響

他的說明言簡意賅,對於一個好奇民眾如我帶來不少啟迪。我對他闡釋財富分配這個議題時舉的例子和說明印象特別深刻,他說(影片剩42:50 處)

"想想看哦,假設今天美國的財富分配仍處於1979年的水準,那麼所得後百分之八十的人們手上會比現在多出一兆(1 trillion,1e12)美元,換句話說平均每個家庭會多了一萬一千美元的收入,而收入前百分之一者,總共會比現在短少一兆美元(兩者中間那19%則沒有什麼改變)"

有沒有很清楚,好明白?

Charlie Rose 接下來問了一個很直接的問題,那麼,如果我們不處理財富分配惡化的問題,會造成什麼結果?(影片剩37:50處)

Summers 的說明是我覺得這集節目最精采的部份(之一),請務必自行觀賞。

簡單的說,就是缺乏分配正義--> 多數民眾失去對自己的信心-->失去對政府的信任--> 政府失能無法發揮功能-->造成分配正義的更加惡化  and so on so forth

他舉JFK的名言"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了些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來做註解,他認為所謂「不要問」並不是「不應該問」,「不要問」是因為毫無疑問地國家能夠並且已經做了許多的「什麼」,獲得人民的信賴,因此在人民心中這是一個不需要懷疑的前題。

這樣的議題討論,不只適用在美國,甚至可以說,台灣人更加感同身受吧?

尤其在看到賣黑心油的老闆十五分鐘就能拿一億元來贖身回家過年,而許多家庭,恐怕連今年圍爐到底要用什麼油來做年菜都還不能安心作決定的時候。

你要告訴我這是反智、反商、仇富、小鼻子小眼睛又沒氣質的台灣人特有的心態嗎?

趙少康,陳文茜這些看到西方白人高級知識份子就流滿地口水的"名嘴"們,有沒有種這樣子去嗆嗆看同樣關心這個議題的 Larry Summers --- 這位前任哈佛大學校長啊?


節目後半段訪問了小說家/劇作家 Ayad Akhtar,他是一個在美國長大的穆斯林,寫作主題常常圍繞在西方社會裡的穆斯林的身份認同上,訪問談到他正在百老匯上演,廣受好評的戲"Disgraced"(2013年普立茲獎)上,但也談了他的寫作方法,對藝術的態度,以及身份認同等等問題 ,同樣值得一看,不只是訪談,還有這齣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