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改變成真食記】紐約 The Dutch,向世界首都頂禮 (上)





"Then eat pie and more pie, in a restaurant filled with New Yorkers pleased to be New Yorkers, eating in a New York restaurant, in SoHo in 2011. The Dutch, ladies and gentlemen, is my restaurant of the year."


~Sam Sifton

寫下這宛如費滋傑羅般的句子的 Sam Sifton 彼時正擔任紐約時報的首席食評。他在 2011 年底選出當年紐約餐廳十傑,The Dutch 排名第一。 



紐約很大,但不是一般所想像的那種大。看人口比不上東京,談歷史比不過羅馬,講英文沒有倫敦深入骨髓,那吃東西呢? 

oh la la (搖手指)!

成年後,來唸書之前,我的旅行目的地集中在歐洲及日本,坦白說對紐約的新印象並沒有比小學的時候那可以在中國城看到警察直接逮人上銬的城市進步多少,髒亂、嘈雜、食物看似選擇多樣(以美國的標準),但水準多半不高,記得剛來沒多久就與妹妹去吃了小時候非常嚮往的Bouley,可惜除了一道干貝的開胃菜,其他東西感覺不過爾爾,失落極了。

多年之後的感恩節假期,當我思索著該去哪裡慶祝柯p當選台北市長時,沒多少猶豫--- 不敢說沒有,天秤座嘛--- 我便決定來這裡。

這裡賣什麼菜? 

主廚說:「是美國菜,或者說,只要是我們想吃的菜,就做!」

主廚是誰? 

Andrew Carmellini 來自俄亥俄州的義裔家庭,上完廚藝學校之後先在紐約工作,再到義大利Emilia Romagna 的二星餐廳進修,習得做pasta,乳酪,salami,釀酒以及 採松露的技巧,回到美國後跟隨紐約傳奇法式餐廳L'Espinasse 的主廚Gray Kuntz 工作,之後再次聽見遠方的鼓聲,working stay 的目的地換成英國與法國。

再次回到紐約後他曾短暫地在 Le Cirque 工作過,不久便加入 Daniel Boulud 的團隊,擔任 Cafe Boulud 主廚長達六年,拿到米其林一星,紐時三星,以及兩座 James Beard  award,但就在成為美國高級義、法料理界名人的同時,他也迷上美利堅繞境活動,一有機會,便在美國各地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為的是認識美國的物產與各地特殊的味道,無論是Barbecue、root beer,或者路易西安娜的炸蝦等等,還出版了幾本以「美國味」為主的食譜。

離開 Daniel 之後他先是幫忙建立義大利餐廳 A Voce ,後來似乎是因為理念不合出走自立門戶,與勞伯.迪尼洛在 tribeca 合開 Locanda Verde,同樣的賣義大利菜,同樣叫好又叫座,一位難求。

曾在一則 Daniel Boulud 的訪問裡看到這位超級名廚說,那是他在紐約最喜歡的餐廳(自家旗下不論的話),我因此第一次注意到這位主廚。

2011 年,The Dutch 在 SOHO 開張,他們說這叫美式 Brasserie、美國版的gastro pub,有酒保,有生蠔吧,有賣烤肋排、巧達湯、牛排、薯條、漢堡…還備有不少罕見的精品級波本酒。

至於什麼要叫 The Dutch?

官網聳聳肩說,就是個名字。

嗯,這樣子啊…


(待續。謝票還願文雖然不若柯p發佈小內閣的速度快,但好歹搶在連D謝票之前po 出來惹)

2 則留言:

scubagolfer 提到...

非常期待下集,很想念 Peanut Butter Icebox Pie ^^

becco 提到...

Scubagolfer

很遺憾的是,那道甜點已經被下架,不在菜單上了…

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