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南歐極簡風

最精簡的烏魚子義大利麵 (spaghetti alla botarga) 是這樣的:

麵用鹽水煮好後放進深碗裡,加兩匙特級處女橄欖油,再磨約一匙烏魚子進去,用叉子快速攪拌融合,趁熱吃。

美國名廚 Mario Batali 提供的版本則是,平底鍋中小火加熱蒜片以及辣椒兩分鐘,離火,麵煮好瀝乾之後與parseley 一起入油鍋中,小火加熱拌勻,盛盤之後撒上磨好的烏魚子以及檸檬皮。

當我疲憊到沒有力氣做任何晚餐,想補充點什麼並喝點酒時,我會做這個麵。做法遊移於上述兩食譜之間,端看家裡還剩什麼材料,或者我還剩多少行動力。好在有些時候某些東西帶來的滿足,並不和作業繁複程度成正比。

今天仍舊做的是中道版,溫油、蒜片,不加辣椒或parseley 但切了幾顆西西里綠橄欖(wholefoods 促銷時買的)加進去,烏魚子從台灣帶來,不知是台南佳里還是雲林,總之是手工日晒的,好東西。

Ruth Reichl 稱烏魚子是窮人的魚子醬---不能苟同,你會說蚵仔麵線是窮人的白酒蛤蜊麵嗎?

一人份的麵所用的烏魚子不到一指節,要說便宜又大碗我不反對。但我同時想,這份量在酒席上配三兩片白蘿蔔都不夠塞牙縫哩,無怪義大利人身材大多維持的那麼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