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感恩,惜福,小確幸,以及用廚餘做的早午餐

週六在家萎糜了一整天,醒來時已經是午後,一不做二不休,開車去城外的Wegmans把一週的菜都買齊,想不到一口氣買太多,幾瓶酒拖到今天早上才去車上取回來。

走在戶外發現天氣異常的暖和,去健身房的計畫於是改成河邊慢跑。

金黃色的陽光,斜照平靜無波的河面,冰涼乾燥的風吹拂臉上,與暖烘烘的身子呼出來的氣息撞個滿懷,樹梢已經只剩下枯枝,那畫面映入眼廉的瞬間總是能清除掉腦海中許多的雜念,這樣跑著的候時我會盡力不去思考什麼,視如不視,聽而不聽,只是當偶然抑止不住的當下,卻總能因此得到不錯點子,想回到實驗室立馬試試,總之,能在多半是冰天雪地的十二月中還享受到這樣的情趣,不能不說正是所謂全球暖化所帶來的小確幸吧。

回到家決定好好弄個早午餐,家裡食材過剩,但終究得先把感恩節剩下的"遺澤"消耗掉,拿出冰凍庫裡最後一枝火雞的棒棒腿,我決定來做火雞Hash。

Hash 源自法文形容剁碎的動辭(hasher),但在美國已經泛指各種用切碎的肉與馬菱薯一起去炒或烤的菜肴,幾乎任何肉類都能做成hash,常見於早餐。

一隻12到16磅的火雞,通常很難在一天之內被吃完,各種處理感恩節廚餘--尤其乾掉的烤火雞--- 自然就應運而生,光是紐約時報上我就看過兩種,但道理大同小異,只要掌握住原則就可以隨著家裡剩下的材料發揮了。

以下是今天的做法,因為是隨便做的,材料數量比例就隨意吧

材料:

鵝油(台灣橋頭鵝肉出品)
橄欖油
大蒜
孢子甘籃(brussel sprout),去蒂,剖半
馬菱薯,去皮切丁
西班牙 Chorizo,切丁
火雞肉,切絲、 切塊、切碎都可以
百里香
火雞剩下的gravy

1,孢子甘籃切半,放在加鹽的準水中煮三分鐘,瀝乾

2,在生鐵鍋裡加熱鵝油和橄欖油,加入切碎的大蒜炒香

3,加入馬菱薯塊,充份沾油,大火煎炒到表面微顯酥脆

4,加入chorizo,翻炒,讓馬菱薯吸收chorizo的紅油

5,加入brussel sprouts,用鹽以及白胡椒調味,用白胡椒是因為想到台灣火雞肉飯的味道

6,加入火雞與百里香拌炒,均勻加熱,炒出香氣後加進gravy 調味

完成,這麼美國式的東西,當然要用Lodge 生鐵鍋來裝才有味道。







然後因為是早午餐嘛,所以當然要有蛋,咖啡,麵包以及果醬,果醬其實就是配火雞吃的raspberry sauce,這叫裡應外和!

另外地瓜也是感恩節必備的味道,原本想拿來和馬菱薯一起去炒,感覺應該不錯,但竟然遍尋不著,大概是留在W家裡了。



墨黑的容器,綠油油的菜色,遺忘的地瓜,以及感恩節過後便無影無蹤的神豬(其實已經滲入火雞肉,且被拿來做gravy了) ,這樣一份用廚餘做的早午餐,彷復再一次把我們拉回到感恩節前後的激昂情緒裡。

又,因為烤火雞還剩下不少SAGE,我在此鄭重宣佈,下一道廚餘料理是"跳進獅子嘴裡的神豬" (Mangalista pork saltimbocca),要是做不到我就退選----換選另一道菜。


12/15 補充

第一次做,很醜,但味道不錯






2 則留言:

Sonny 提到...

嘉義火雞肉飯少不了紅蔥頭酥 這款樂朋鵝油內含香酥紅蔥頭, 果然是一舉兩得!

becco 提到...

被發現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