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當我們說「口才」 (中)




甘迺迪和尼克森在1960的總統大選辯論是美國史上(大概也是人類史上)第一次藉由電視轉播的競選辯論,一共舉行了四場。在此之前,年輕、能幹、但一般被認為從政經驗(十四年參議員)尚不足以擔當大任,而且一直帶著權貴、花花公子形象的 JFK 在各種民調中都略輸於時任副總統且有豐富外交經驗的尼克森。然後在第一場辯論會之後,民調開始逆轉,後世也將這第一場演講視為整個選戰中的轉捩點 (事實上後來三場辯論兩人互有勝負,但第一印象已成,收視觀眾也變少了)。

那是一個電視才剛剛興起成為新媒體的時代,多數人還不清楚電視傳播的本質,運用的眉角,以及他所能帶來的影響,或許就像我們正面對著網路或社群媒體一樣。

JFK的團隊率先悟到這點,因此針對電視轉播作了充份的準備,當天來到現場的 JFK 氣色極佳,有人說他還刻意晒出健康的古銅色,他在鏡頭前表現出充份的自信。侃侃而談,沒有多餘的肢體動作,當回答問題時,JFK 不是對著提問者說話,而是隨時面向攝影機,即使鏡頭的焦點不在身上整個人依然保持著入鏡的狀態。反觀尼克森,由於連日來的競選行程,造成他在辯論會前幾天患重感冒一度入院休養,強打起精神的尼克森在電視上明顯地看得出瘦了好幾磅,在後台當他聽見JFK說自己不須要上妝時,他也立刻說那我也不要,導致呈現出來的臉龐顯得更加蒼白虛弱,泛著汗水或油光,當他站在台上,會不時變換雙腳與重心的位置,眼神雖不至於渙散卻總是飄移不定,當鏡頭take到其他人的時候,可以看到他在一旁拿出手帕來擦汗、擤鼻涕以及各種反映出心底焦慮的肢體動作。

一般的說法是,看過電視辯論的觀眾大多認為JFK 贏得這場辯論,但只聽廣播的人則認為尼克森的表現略勝一籌。

我在想,如果要探究在所謂「口才」這一概念背後「技巧v.s. 內涵」的關係,這場辯論剛好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例子。


雖然這個電視觀眾v.s.廣播聽眾對勝負判定的差別曾受到許多學者質疑,但不可否認的,任何看過的影片的人大概都很難不認為 JFK 的贏面大得多。JFK 五十年前在鏡頭前表現出來的技巧,放到今天都堪稱教科書級的演出,無論眼神、表情、肢體動作,都遠遠壓過尼克森,用我們的話來說,JFK 在鏡頭前的「台風」大勝了尼克森,至少就技巧面而言如此。

可是台風再強吹不進廣播聽眾的耳朵,他們只能靠講者的語言和內容來定輸贏,因此這結果至少可以粗略地被視為選民對尼克森在政策內容與答辯能力上的肯定。

容我在這裡打個岔:對我們台灣人來說,尼克森最著名的除了促成美國與中國建交,害台灣人必須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之外,就是他最後因水門竊聽案下台的負面形象。但儘管人格卑劣,他仍是美國史上極能幹的領袖之一,尤其是他在外交方面的成就,以及對政治的抱負。有興趣的人我強力推薦他所寫的 Leaders  (英文, 中文譯本叫改變歷史的領袖) ,嗯,這並不是木村拓哉演的日劇的原著,但我要再說一次,這書非常、非常好看。

換句話說,在犯下竊聽案這滔天大罪前的這位尼克森副總統,是位嫻熟美國政治並對世局具有宏大眼光的政治人物, 因此對於他的內容能夠擊敗、或至少並駕齊驅JFK這位年輕有為的政治新星,我們不應該感到意外。

而我們由此學到的教訓或許是:

口才表現 =  技巧 X 內容,

等號右邊兩項變數同時決定了政治辯論的勝負,唯有兩者相乘贏過對手,勝利方才有可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