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在往紐約的路上

趁著火雞正在烤箱的時候,寫寫昨天一路上的感想。

今年感恩節,實驗室的 V 和我一同開車到紐約,他雖然來自亞特蘭大,但因為大學在哥倫比亞唸,因此把紐約當成第二故鄉。附帶一提,我在此遇過的哥大校友,但凡是靠自身力量進去、唸完的,都非常非常聰明,幹練且才思敏捷,還帶有一種紐約人的世故,相當迷人。我雖然沒有幸當他們的校友,但只要有機會,總會想要替我的朋友們澄清這點。 


行前氣象預報便說天候狀況不佳,的確一路上強風、驟雨、冰雪不斷,我們的時速比平常低了近二十英哩。好在一路上有v與我閒聊,不至於感到疲累枯燥,當他講到去年到坦尚尼亞旅行的經過,更是令我聽得興味盎然。 

非洲真是個行事風格與我們所熟悉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v 最感到痛苦的是他們的交通。拿公車來說吧,遲到晚發一、兩小時是常有的事,因為司機一定要等到所有位子都塞滿到規定的 2 倍以上才肯發車,但當地人早就習以為常。不過他們連渡船也比照辦理,不得不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後來我們經過兩天的折騰終於來到渡船頭---只是一個小爛碼頭---準備登船,不巧那時正逢退潮,所以渡船離岸有一段不小的距離,於是船東決定弄一個像浮橋般的棧道讓我們踏過去」

「這棧道分別是用纜與岸上這頭以及另一頭的船身連繫的,船東先固定好岸上這一端,然後游上船,把船與棧道對齊方向,緊接著發動引擎,為的是盡可能拉近兩者間的距離並且抵抗浪潮的衝擊,才有辦法綁縛」

「但這傢伙大概沒學過物理,不懂動量守恆的原理,因此只要他一啟動引擎,船車自動(因為力矩)往反方向盪開,反而偏離原本對準的方向」

「最讓我驚訝的是,他們,包括船東自己以及岸上等待的其他乘客,就這樣很有耐心、不屈不撓地重覆剛才的辦法,一次又一次,對準,發動,漂離,對準,發動,漂流,對準,發動,漂流----這樣就搞了快一小時!」

我說這不是很奇怪嗎,他們難道不知道為之前的失敗修正做法,例如抓個前置量什麼的?V 說他也不懂,或許是當地教育水準不高吧,我說:「這應該和教育程度無關,比較屬於本能的範疇吧?即使不識字的人,都有從失敗的經驗中學習、改變的能力,何況這東西他們已經做了幾十年,每天都有渡船,每天都有潮起潮落,應該面臨無數次了呀!」這點V也同意,只能說是個謎。

雪地夜馳中的我沉默了。

邊開車思索,或許開船的人是新手,沒有經驗,可是那些圍觀的,還在岸邊等著上船的鄉民呢?

說他們不具有正常人類的智慧與思考能力是荒謬的。根據V 描述,他們雖然沉默,但大多數人敲起美國人的竹槓只能說既狠且準。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們能忍耐地看著一個笨拙的船長,口口聲聲宣稱快好了快好了,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大家要搭乘的小船,對準,發動,偏離,與原有的方向漸行漸遠,然後從頭來過?為什麼眾人像被集體催眠似的,沉默地旁觀,任由掌舵或即將掌舵的人,不斷採用學理上不通,實務上不行,再三嚐試總是失敗的做法,帶領大家前進,落得所有人只能在岸邊原地踏步?

V 說他們最後終於還是上船了,但那竟只是因為,岸邊的灣流改變方向,就在幸運的某一刻,船身被對正了。

"Sounds so familiar"  我說,只是並不想多跟他解釋。

因為大雪的緣故,到 Queens 時已經十一點多了,原本的計畫是接了 W 之後開進曼哈坦,這樣不但能順道將 V 送到他朋友在哈林區(Harlem)的住處,還能去就在附近,我一直很想去試試的Jin Ramen (拉麵仁)吃晚餐/宵夜,Jin 已經在米其林指南上連續獲得至少三年 Bib Gourmand 推薦,專賣博多拉麵。

可是此刻不得不放棄這計畫,倒不是因為對十一點吃拉麵有什麼疑慮,而是因為前天Furgurson 白人警察槍殺黑人少年案子宣判之後,美國至少有1700個城市發生大小不一的示威暴動(不是台灣或香港那種暴民,是真的會打家劫舍的暴動),出發前就看到推特有人說,第五大道上已經有上千示威遊行的人潮,還不只這樣,就在上禮拜,布魯克林發生了一起警察誤殺手無寸鐵的黑人的事件,開槍的,是一位華裔警察。

我想,身為顏黃子孫的我們,這時候還是別在深夜到哈林區比較好吧。

那已不是無形的高牆了,而是有型有色,非常得具體,且不是身為外人的我們有能力去撼動的,在別人家的種族衝突中,能夠明哲保身,已屬萬幸。

我讓V在七號線的車站下車,叮囑他小心,他笑笑說沒事,「我在這裡念大學,而且應該也夠黑(他是伊朗裔)」。


親愛的朋友,11月29日,請出門投票。

因為過去60年來,一再被鼓吹、歌頌、美化的政經發展模式,在今日台灣已走到盡頭。

尤其過去六、七年來,我們看到一整群因為外在潮流推波助瀾,並非全然靠著正確價值與正當手段才獲得成功的既得利益者,一再試圖在文明繼續前進中的台灣,套用過去令其獲得成果的模式,一再宣揚經不起考驗的方法,與時代脫節的方向。

如果你甘於繼續在岸邊袖手旁觀,眼睜睜著看著這被我們稱為「家鄉」的小船,不斷被掌舵者笨拙地「對準,發動,漂流」,眼看他們不斷失敗、失能,卻又放任他們繼續抓緊權力,我無話可說。

但如果你,也稍稍覺得有那麼一絲不對勁,那就請出門投票。

並且請務必記得,在我們還能選擇時,投票給能帶給我們改變、創新、信任、選擇放下仇恨、化解種族分歧、願意先對自己人民開放政府的人選。

台北市長的前兩名人選,柯P與連D,在學、經歷以及才幹上,其差別之大,甚至遠超過Peter Luger 與王品西堤,一個憑 Dry-aged prime 牛肉稱雄 ,一個外表亮麗,卻只能按sop端東拼西湊的組合牛排,這個 blog 的朋友不可能分辨不出來。如果連這都不能說服你將票投給柯p,那我至少希望,你能思考,什麼樣的價值以及文化,是你真心願意看到能在台灣建立的。

今年三月時,海外留學生在世界各地自主串連,辦起聲援國內學弟妹們的活動。

我還記得紐約場的活動口號之一是「但願有一天回到家,家,還是原來的模樣」

即使到今天,在螢幕前打出這樣的句子,依然令我熱淚盈眶。

但是當我看到這半年來,柯p的競選活動,以及與他一起努力的那一群人所為台灣展示的信念、價值、創意、力量與韌性,當我看完上週日嘉年華大遊行的影片時…我又哭了,只是這次心境已截然不同。 

我想說的是:

「但願有一天回到家,家,已經比離開時更美好」







16 則留言:

G 提到...

BECCO 大 可以開始定Mangalista來吃大慶祝了!!!!

becco 提到...

高興到不曉得該吃什麼了

Yu-Ju 提到...

becco大趕快提供慶祝的點子!我剛才去看了淺野溫子的日劇,她是我療癒的來源之一啊!

becco 提到...

我能想到最好的的慶祝方式,就是踏實工作,好好生活。

從去年洪案、大埔案、太陽花、核四、食安風暴、香港佔中乃至於到這次選舉中那麼多不堪入目的手段,我們的心真的已經被揪扯著太久、太緊繃了。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忙碌沉重的工作和生活壓力下,不得不再分出極大的注意力去關注這些令人痛心的事,但大多時候,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次的選舉結果,我想,至少能為經歷這麼多風風雨雨的台灣人,帶來一絲絲的安慰吧。

這個blog已經寫很久政治、選舉相關文章,倒不是我本人覺得有什麼不妥或覺得對不起來這裡逛的朋友,而是我自己也已經有點覺得膩了。

在選前我就答應過自己,如果柯p當選,我要連寫一個月,或至少30篇的飲食文章,形式內容不拘,可能是食記、餐廳新聞、食材、美食與科學、美食與文學、美食與whatever…

應該會從下週一開始推出,第一篇是為柯p吃的祝賀晚餐, 紐約 The Dutch 食記

最終執行的成效如何我不曉得,總之,讓我們心存食慾,盡力而為吧!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紐約有好吃的龍蝦嗎?我要嗑大龍蝦慶祝下
(懶得自己下廚)

Ed 提到...

三月參加媽祖遶境時遇到柯 P,身為中間偏墨綠的選民當然熱情地喊了好幾聲涷蒜;沒想到,昨天有 85 萬人讓他涷蒜。

以前不太懂「這是個最懷也是最好的時代」是什麼意思,但回來台灣 3 年,我想我大概懂了。

這環境真的不好,但只有這樣的環境,可以逼迫人檢視自己的基本價值和信念,也才可能見證許多奮不顧身、「因為心中有愛,不忍世界傾頹」的光輝人性。

我想,慶祝柯 P 當選的最好方式,就是記得這個大悲大喜的一年,勇敢相信改變可以成真。

附上柯 P 第一支競選廣告: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021812

我愛台灣。

becco 提到...

KuMoon,

我對紐約的龍蝦完全沒有研究,畢竟我住新英格蘭啊。在The Dutch 的網站看到他們晚餐有供應緬因州養的 Belon,興沖沖地想點, 結果店員說這貨源還很稀少,這週末剛好沒有,令我非常失望,索性就不點生蠔了,因為都是RI、MA、ME來的…

好吧,我想到一個,就是Carbone 的Lobster fra diavola,這個我會想在紐約吃!

becco 提到...

Ed,

說起來很聳,但我真的是來美國之後再知道自己對家鄉所懷抱的是什麼樣的情感,也真的認識到自己的國家是多麼的獨特,如論是美好的或是醜惡的。

我在想,像我們這種人的「國際觀」,一定很令連D、陳文茜、郭台銘、龍應台及眾多的「夢想家」們感到非常不屑吧。

從馬英九上台以來,看著台灣的政治新聞不斷呈現令人悲觀的發展,心情一路墜落,但從去年洪案開始一直到 318,雖然氣憤與日俱增,但奇妙的是,我心裡卻漸漸因為這些新聞事件重拾希望,感覺馬政府本於自身的愚眛無知,以及侑於意識形態的偏見,所造成對台灣人民信心志氣的打擊,不但開始無以為繼,而且正面臨強力的反撲。昨天選舉的結果,應該只是一個初步的驗証。

這應該可以呼應你回台後的體會吧。

Ed 提到...

其實我前兩週在美國,又有機會重新比較台美。

正如你所說,左看右看,台灣都是很獨特的存在,因為從國家定位、經濟產業、教育制度到人口組成等,台灣都在快速變動,沒人知道十年後台灣會變怎樣,我們還有沒有投票權。

我想,台灣現在內外矛盾、種種挑戰的激烈程度,大概和美國草創之初差不多,隨時可能被保皇黨翻轉,就又併回大英帝國這樣。

我在 Vegas 又遇到許多用買醉慶祝 21 歲的小朋友,但這次我不禁想到在家鄉的不久前,有一群年青人選擇「犯法」衝進立法院、行政院,為台灣擋下服貿,有些人就在街頭準備期中考、度過生日。

你說,台灣是不是棒呆了?

事實上,我覺得台灣每一代都在覺醒,當然有一票人還在睡或裝睡,不過我相信歷史,少數人的堅定信念就足以影響眾人,最後改變一切。

而在政治之外,我也開始相信台灣將會是創意的基地,因為「亂世出神作」不斷重演,真希望我有機會親眼見證。

不過話說回來,我年近中年,偶爾 (應該是常常) 會被焦慮和悲觀淹沒,這時就只能心存善念,盡力而為,相信佛祖了。

希望有一天,我能像郝明義在選前一天還那樣堅定:

https://www.facebook.com/rexhow.dna/posts/894929953874544
郝明義臉書:
明天要投票了,我對結果毫無懸念。
我相信台灣是福地,也在走一條民主政治必經之路。

因為是福地,所以雖然會被一些黑心企業折磨如此之大,但還是能在他們造成更大的危害之前將之攔下。
因為在走一條民主政治必經之路,所以雖然過程不免紛亂、對立、衝突,但終究會逐漸走向和平、融合、理性。這是大勢所趨,是社會應有的進程。

因此,任何人企圖倒轉這個進程,想要從激化藍綠對立中得利,想要用所謂的「基本盤」綁架選票,想要濫用悲情,想要撕裂歷史的傷口來鑽一些空隙,想要黨政不分地動用國家機器來摧毀別人,都是違反歷史趨勢的,也是缺德的。

福地,不好做缺德的事。

所以我已經開始用我自己的方式來慶祝了:努力工作,做好自己的工作,然後周六好好吃一頓。

Ed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Ed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個人看法
個人rant...
在台
扁後期至今
看到了太多“假”abc 回來“卡位”
一群在國外工作上爬不上middle management的人
在social events 上完全不會被邀請去需要穿上formal wear的人
在台靠“關係” 靠嘴巴維持他們的elite image/status,,,
甚至 還要聽這群 不厲害的他們把自己在國外的生活說的多勇...

別小看columbia 最少他進了
台灣反而還有很多連tier 1 school 都騙不進去的在囂張 在騙...

這次
台灣的孩子讓我看到希望
因為他們真的有能力 有專業
只需機會...

加油
and wish you and your family happy holidays,

T

becco 提到...

T,

如果再看一下本文第二段,相信你一定也同意,我和你一樣對有真正實力者保有同樣高度的敬佩,絕不可能有一絲小看 Columbia 法學院的心。

另一方面,我們也很難否認樹大有枯枝的事實,以前的葵爾就不提了,也看過耶魯的學生穿著印有小布希肖像的t-shirt ,下面寫 "Blame Harvard",當然另一邊也不會客氣就是 …

這只是諸多反常識現象之一。另一個例子就是我們的馬總統,過去一向以漂亮學歷當賣點的他,在網友深究
之下我們才曉得,有"辦法"的人家,那門道真的比老老實實唸書、考試、申請的傻瓜們多太多了。

這不也和你描述的那些光怪陸離現象相關嗎?至於這些假"告嗄低"與正連D進的學校屬於不同tier這事,我唯一感想只有,家裡背景深厚的程度,自然也就反應在辦法的成效上了。scale 上不可等量齊觀。

當初他宣佈參選之後我曾好奇去google了一下他的背景,發現他的wiki page 絕對有被改過,同樣也注意到有人對他學位的質疑,但我只能說,有些人可能搞錯方向。

總之連D已經落選,我其實不太願意再去談他,值得我們關注的真金優秀人物太多,資源回收的事情,暫時可以放下了。

就像你說的,台灣年輕人有太多令人驚豔的優秀表現,尤其這一年半以來的風風雨雨,讓我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有所改觀。今天看到幾個落選的K 黨政客在那裡怪東怪西,對年輕人多所埋怨,我只覺得可悲。

那些人成長的養份,靠的是書本或者長輩口傳心授,現在年輕人的成長靠的是網路多元的資訊與智識,時間和空間的Scale 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當前者還在搞反向工程,試圖仿做別人家的山寨機時,後者已經演化到推出第 N 代了。


總之,就是一個爽字,希望無窮的那種爽!

Happy Holiday to you!

匿名 提到...

還有欺負我孩子們的立委需要被教訓的...

6年多前在你這
傷心的留了
“該輸的輸了
不該贏的贏了”...
今天 真的就是 爽!
等你的30篇食記

天佑台灣!

T

becco 提到...

Ed,

因為是自己成長的地方,所以看待的眼光一定會有bias,其實無論是不是福地都無所謂,或者說,所謂的福地只對有情感牽絆的人才有意義,君不見許多人明明住在那裡,還是鬼島鬼島地叫得不亦樂乎?

其實那樣的人很可憐,如果你用陳水扁的名言「太平洋沒有加蓋」質疑他們為什麼還要待在鬼島?那麼有辦法為什麼不搬去別的地方,他們會有成千上萬奇怪的理由,像那些用神奇的手段重新去領退休金的鬼島之父就不說了,那像郝伯伯,那些忠勇愛國的退將,或像新黨主席或什麼小妹大這些人為什麼還要死賴在這個被皇民汙染的鬼島呢?

說穿了,不過就是因為離開鬼島,這些人身為皮條客、買辦的價值就喪失了,放到祖國上,眼睛不需要眨一下就不見惹。

所以鬼島甚至滋養了那些鄙棄他們的人,好吧,真的要說是福地也行---傻島有傻福的福。

這一年半來發生在台灣的事情,讓許多人的心非常浮動,但選舉完之後,有一種能量釋放過後的平靜,回來面對自已的實驗和正在寫的東西,心中明顯有一種踏實、篤定許多的感覺,也更有信心了。我相信自已和身邊的人絕非這種氛圍下的特例,世界各個角落的鄉民一定有同樣的感受,所以,必須樂觀,期待positive feedback!

加油!

becco 提到...

T,

是的,選舉之後,還有割闌尾、公投補正的工作需要大家關注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