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0日 星期日

【早午餐】清教徒與他的小夥伴們

幹,有沒有很小確幸!


Cambridge street在過了prospect 之後往北到Columbia  之間,不知為何有許多葡萄牙裔以及巴西移民,至少從餐廳、市場以及街上人們的樣貌看來如此。

但更令我費解的是,在這條路中間,有一家餐廳叫Puritan & Compnay,餐廳雖是新的,但其實是延用很久以前開在原址的酒吧的名字。

我們都知道當初清教徒是為了躲避舊教的迫害而來到新英格蘭的,那這家餐廳的名字對照其四週的環境,豈不顯得很王丹嗎?

昨晚因故早睡,早起去河邊去跑步後竟還有時間把預定的工作在中午完成,於是上網找地方吃 brunch --- 我不是在抱怨,但說真的,這年頭brunch的菜單總是讓我有一種小題大作、明明沒什麼料卻又充滿自信的德性,哪怕是廣受yelp或媒體歡迎的許多名店,往往也僅值一個「不太無聊」的評價…好吧,我.就.是.在.抱.怨。

原本想去市中心的法式小館 Gaslight 吃經典口味的食物,但又不免遲疑,畢竟我曾吃過同集團的 Aquitaine,那裡的食物看來雖然澎湃,但是現成感太重。再度 google 之後發現離我更近之處有這家Puritan & Company ,還宣稱Brunch 的麵包籃都是自家烘焙的,好,那就決定衝了。

事實上不用衝的還不行,這裡 brunch 只供應到2 點,我1:50 到門口,好在店員沒給我臉色看(相對於隔壁餐廳只要時間不對就一臉殺氣的葡萄牙人,清教徒們真是太nice了)。

Puritan & Company 也是本地 farm to table (從農場到餐桌) 運動的熱心參與者之一 (among Bondir, Craigie on Maine, Hungry Mother、Ten Tables 、Bergamont 這些餐廳,事實上, 在我們這個小資、小知充斥的小城,不標謗這個真的很難生存,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連麥當勞、肯德基或溫蒂也會加入,哦不對,溫蒂和肯德基早就倒掉惹)。平心而論我一直感覺那是噱頭,認真追究起來,一餐的食材裡有多大比例的"local"非常令人懷疑,但這種"盡可能採用本地農作、物產,結合多元西方烹飪技巧所作出的個人化料理"的用心或企圖依舊是值得鼓勵,而且,不以行動(消費)支持這樣的廚師,難道要去支持連鎖集團或工業化農產嗎?

先點來試試其烘焙手藝的巧克力croissant 就打了我的臉,看看這個斷面

簡直是西式馬來糕來著

垮而不鬆的 croissant,表面毫無廉恥地一點也不酥,令我失望。

因為時間晚了,沒點酒精飲料,只要了一杯咖啡(週日的早上還在以puritan為名的地方喝酒,太超過了吧),畢竟主菜才是比較吸引我的部份,點了鴨肉與青蔥薯餅(Duck & Green Onion Hash),查了才知 hash 這名字來自法文的"hasher" (動辭,剁的意思),所以"某某 hash" 就是把某某剁碎加入馬菱薯去煎或烤。





這個就好吃了,一來我很久沒吃鴨肉,二來整道菜的調味和造型我都欣賞,hash的部份略鹹,但配上旁邊加了香料(大概是sorrel 或majoran)的 Crème fraîche 便能平衡過來,鴨肉沒有什麼怪味而且不柴(媽的我標準好低),配上蛋汁吃味道很是飽滿,菜上來時盛裝的生鐵烤鍋非常的燙,好現象。

然後我就結帳了,因為開放式廚房已經關上。

餐廳空間明亮寬敞,有點食堂fu但還算有風格,比較遺憾的是音樂實在頗干擾人,且有駐波造成的 humming 聲,讓人難以久坐。

我應該會來試試他的 Market Monday,就是每週一天按當天農夫市場以及 Gilson Farm 的農產供應晚餐 (菜單在這裡),尤其引我好奇的是主廚也姓 Gilson,難道是自己家種的嗎?

有機會再問問吧。



後記:
不用問了,的確是主廚的老爸開的農場/餐廳
http://www.bostonglobe.com/lifestyle/food-dining/2013/03/19/puritan-company-inventive-takes-traditional-dishes/jFY5bor5fuigozC39QKw5I/story.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