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天地不仁,以台灣為芻狗乎?

來美國頭三年,有件事情我一直不解,那就是為什麼美國航空公司這麼爛,而美國的乘客卻這麼乖順?
所謂的「爛」除了食物難吃,坐位不舒服,空姐清一色都是大嬸之外,更重要的是動不動就會有班機被取消 --- 要嘛是機械故障,不然就是天候因素,我甚至還遇過空嬸睡過頭趕不及的。

這些都非常令人惱火,尤其是需要轉機或都假期明明已經不長的時候,可是說也奇怪,在我印象裡意見特多而且對維護自己權益不遺餘力、完全不懂「吃虧就是佔便宜」這古老東方智慧的美國人,絕大多數的反應都是「噢,取消嘍,what the hell」然後就拿起手機聯絡朋友說不好意思我今天到不了了,並且認份地開始找機場附近的旅館,有些乾脆就在候機室躺平,而且除非是明顯屬於航空公司的疏失,否則大家也不會要求什麼賠償。

印象中從來沒有看到美國乘客在機場與地勤人員"理論"的,美國人會有這麼乖的時刻,還真是令我嘖嘖稱奇,但奇歸奇,要自保唯一的辦法也只有儘可能別讓班機接得太緊湊,並且絕對不買該航線當天最後一班的票。

飛機 delay 的原因很多,裡頭當然有諸多管理上的因素,事實上稍微與美國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打過交道的人,都很難不相信其中仍大有進步空間。反觀同樣是大眾運輸,日本地方級的電車給人在準點這一項的安心感上遠勝過義大利的特快車,不是沒有理由的。我記得有一集top gear 到日本出外景,三個英國佬就對新幹線每年平均誤點時間小於某一個很誇張的數字(10秒之類的)大呼小叫,可見管理技術、敬業精神與民族性帶來的影響之大。

但除了這一層難以量化的因素,美國幅員廣闊,冬季氣候惡劣也是事實,每年冬天動不動就看到整個機場關閉的消息,但身處其中的我又常常覺得還好嘛,美國人膽子小,大驚小怪嘍。

我們都在新聞上看過旅客霸機、霸機場的新聞,這點倒是不分兩岸三地,台、港、中華人們一衣帶水的反應。哪怕颱風地震海嘯核電廠爆炸或者機械故障,我們還是能看到某些華人旅客大無畏地要求班機照預定的計畫起飛,否則絕不善罷甘休,任憑航空公司再怎麼解釋是天候、航管等等無法控制的因素,領隊或導遊還是帶頭要"理論"---這真是個反諷的動辭---到底。

這樣的"理論"我還沒在美國看過。我不會天真地以為航空公司是百分之一百的老實,當他們說是天氣因素時我仍不免狐疑這會不會只是個卸責的藉口,除非讓我看到電視上報導整個xxx機場已經被雪完全覆蓋…但另一方面,要說歐美日本社會的互信程度遠遠高過華人社會,我是相信的。

這是人對人的層次,我真正感到費解的是人面對自然這一層。

我的經驗裡(很抱歉這裡並沒有實際數字),面對像天候這種不可抗力的因素時,美國乘客的接受度不但高,而且很能認同管制單位採取保守的處理態度(另一個例子是不斷升級的機場安檢措施),當你說這樣的天氣下起降發生危險的機會是20% (我亂舉的)時,他們會說哦好吧,那就等唄,阿不然咧?

可是換作是我們常在新聞裡看到那些"理論"中的乘客時,他們或許會說,反正我會是那幸運的80%,你給我飛就是了。

是的,我覺得在我們的文化裡,面對統計數字與量化分析結果的時的僥倖心態,比西方人高非常多(註1)。誇張一點說,哪怕勝負機率逆轉,願意一賭的人恐怕仍不在少數。

最好的例子其實就是這兩三年來(福島事件後)有關核四的討論。我們看到太多人無視一翻兩瞪眼的科學証據,有關地質的、水文的、工程的警告,卻以一種近乎信仰似地大無畏眼光,只看他們樂意看的"証據",然後勇敢地與人"理論",要對方"証明"、"保証"些什麼。

這樣的僥倖當然不是核四這種大題目的專利。舉凡治山防洪、山坡地墾建、水源地的開發或者許多爭議性的"建設",類似的心態也屢見不鮮。

我不是人類學家,不敢斷言這種僥倖心態的根源何在。只是,一個那麼精於算計、算術的民族,卻能如此坦然地無視統計上的警告這個巨大的矛盾,我總覺得與我們的文化裡缺乏科學根柢(註2)有關,也因為這樣,所以對工具理性不是那麼尊重。所謂的科學証據,在多數人的潛意識裡恐怕只被當成是"另一種意見或某一個不同的看法"罷了(像下面影片裡那種令人無力的情況),以致於在必要的時候,是可以被壓抑的。


 


這幾年,我們時不時會聽到「天佑台灣」的呼喊,這樣的無助、無奈令人哀戚,可是就算用所有的報紙頭版連登一個月的「天佑台灣」,終究只是一種廉價的自我安慰。所謂的天,也就是大自然,絕不會有絲毫憐憫。

除非有一天,我們願意認真聽聽「天」究竟在對我們說些什麼。




註1:當然不是說西方人就完全免疫於這種不理性。一個有名的例子就是挑戰者號太空梭的悲劇。

註2:這有點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究竟是中國人的思想文化不具備讓科學誕生的條件,或者只是因為科學恰好沒在中國文明裡產生以致於我們有今天這樣的一個文化?我個人的感覺是,你如果去比較先秦諸子百家的思想,再看看差不多同時的希臘文化,我會說那一切並不是偶然的。

8 則留言: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上個月飛維也納時就遇到因為雷雨,所有班機 delay。每個人也只是摸摸鼻子等下去(還有些要轉機的乘客開始打電話)。

朋友要回芝加哥時,航空公司也為了飛行路徑中有危險流層 delay (當下紐約和芝加哥兩地天氣都很好)

台灣應該會發生暴動吧 ..

Unknown 提到...

可是我還是不解為什麼儘管美國航空的東西這麼難吃 座椅破洞 娛樂設備落後 空姐兇狠 (不是服務差而已喔...) 怎麼還能旅客源源不絕地經營下去阿? 請解惑.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國內線無解, 國際線開始有改善了

說到經營, 看看 AA, UA, Continental, Delta, Northwest 那繽紛的破產記錄 ...
(Continental merge with UA, Northwest with Delta)

becco 提到...

以國內航線而言,我覺得就像KuMoon說的恐怕是無解的。美國那麼大,不搭飛機靠目前既有的陸路交通的話,太花時間了,大家也只好繼續忍受這些爛爛的服務。

歐巴馬從上任就說要建高鐵,但到現在也沒個影子。記得高中時看過一本書(應該是天下出版的「複雜」)講到一次大戰前後,美國曾站在一個要決定以鐵路或公路(汽車)作為陸路交通主力的分水嶺,後來因為新興的汽車業遊說力道強大許多 ,於是政策的走向就偏向公路,當後者的dominance 超過某個臨界值,一切就不能回頭了,我記得作者舉那個例子來說明科技與產業發展軌跡中的偶然性,以及在正向回饋作用下所推動的發展(當然我相信那只是原因之一啦),另一個例子是時鐘的順逆走法。

只是我在懷疑,至少現在看來,美國這樣地廣人稀的地方,如果像歐洲一樣用密集的鐵路網聯結起來,符合效益嗎?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剛從芝加哥回紐約。明明就是晴天,就為了個空氣亂流飛機在跑道上空等了兩個小時(乘客還不准離開坐位)。不敢想像在台灣會出現哪種程度的爆動...我只知道這班飛機上的乘客頂多在心中幹譙...沒人找空服員抱怨。

美國如果像歐洲一樣用鐵路連結的話,那人口分布也會跟著改變,效益問題很難評估。

becco 提到...

芝加哥啊,那有吃Next嗎?

新一季的主題是Trio,有意思

交通手段和人口/都市型態的關係,我在猜是互為因果的吧,只能說那是人民+財團+政客的選擇,三者的weighting怎樣我不知道了

KuMoon - 古月人 提到...

並沒有耶

之前六月去了維也納的 Steirereck, 七月終於去了 Le Bernardin,需要節制一下

becco 提到...

KuMoon,

原來如此,可以去試試Batard啊(然後回來告訴我們好不好),看來挺實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