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鬥陣俱樂部

去年,幾個多事的傢伙跑去找固態實驗組的幾位老師進讒言,祕謀恢復停辦已久的書報討論(journal club),想不到竟一致通過,還重新設定了遊戲規則。

所謂Journal club 這東西,至少在理工學院,應該算是很普遍的活動,參加者輪流報告一篇大家共同領域裡的論文,然後一起討論。



執行的辦法各有不同,由於是屬於小團體、傾向於交流性質的活動,所以參與者彼此認識,同質性也高,且為了維持大家的興趣與參與感,要同時兼顧討論品質但又不造成過多壓力 --- 我們最不缺的東西---因此常會設下諸多門檻,除了以主題劃分,例如固態物理journal club,生物物理 journlal club等等,還常常見到學生專屬、教授不得入內的規則,因為程度差太多時,報告的人一不小心就被問倒,或者其他人在提出疑問時有所保留(怕自己老闆發現自己連xxx都不知道等等),那活動就會慢慢失去活動力。

我們這個重生的 journal club 制定的規則乍看之下很簡單,但其實被扯進去的人看到之後,私底下都一個頭兩個大:

1,輪值者包括固態物理實驗組的所有研究生以上成員,包括教授,報告的順序依 last name的字母決定

2,選擇的論文以固態物理領域為主,不限理論或實驗,但不可與報告者研究主題直接相關

3,任何人,含教授,不可無故缺席

4,不准使用任何"高科技"簡報工具,例如powerpoint 或投影片等等,講者只有粉筆與黑板,可提供聽眾一張A4大小的講義,將討論的文章裡的重點節錄在上面

5,時間限一小時,不可超過,過程中聽眾可隨時發問

6,原則上不歡迎理論家參與這個討論,「這樣我們這些做實驗的才能放心地問各種蠢問題」一位老師這樣主張,但是另一派則說:「這樣一來你怎麼曉得給那些蠢問題的答案正不正確啊?」表決結果是前者壓倒性地勝利

這些規則看起來簡單,實際準備起來真是耗時費力,想像一下只靠粉筆和黑板,要在一個小時內向一群專業人士解說一篇自己研究主題以外的文章,而且中間隨時有人會從各自的角度發問,沒有下足夠的功夫,徹底掌握文章的來龍去脈、理論背景,很容易就會讓自己陷入恐怖的窘境。

教授們,因為不能在大家面前丟臉,往往會花上更多功夫準備。我已聽過不止一位告訴我他們花了幾乎一整個禮拜準備這一小時的東西,比備課還累得多。

至於其他人呢,隨著一週又一週過去,我們也開始聞到各組成員間彼此較勁的味道,因為誰都不想被問倒,不想成為那個講得最差、選的文章最無聊或最沒深度最沒品味,還是太偏技術而缺乏物理內含的傢伙。

我報告的文章大約是一個月前選好的,花了至少兩週的時間讀他以及至少十五篇的相關論文,拿出好幾本資格考之後就沒再翻過的書,嚐試推導文章裡的理論(才發現我已經快不會做積分了),釐清近似所適用的範圍,而這一切為的都是了解這個實驗到底在問什麼,用什麼手段問的,問出來什麼結果,而那結果是不是支持他們的詮釋,想像聽眾們可能會問到的問題,試著從這一個實驗的立場,給聽眾們一個必須在一週工作結束之前花上一小時寶貴時間,坐在台下聽我說的理由。

我最後帶著一篇文章以及自己手寫的八張A4大小的手稿上台,上面列了討論順序以及會需要用到的式子以及示意圖,這時才又發現,老天,好久沒有用手寫字了耶。

擦完黑板,等待大家坐定時發現印給大家的 handout 已經被拿完了,令我忽然想到一件大大不妙的事情,我的開場白於是變成

"I didn't realize there's no soccer game this afternoon, so please share the handout with your neighbor. My apology."

演講結束後我鬆一口氣,徹底虛脫並回家睡了一覺。

至於聽眾的反應呢?嗯,這樣說好了: 我想我已為自己在明天晚上15 East 的板前,替自己保留了一席之地,呵呵。

3 則留言:

Nana 提到...

Have fun at 15 East!!

sonny 提到...

雖然我只是一介無從理解板主另一路大塊文章的門外漢, 板主的境界就算還搆不上兼擅七十二絕技的鳩摩智, 至少已經是精通左右互搏之術的美食頑童了

becco 提到...

人家我很嚴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