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 星期日

也談早午餐

我一直覺得早午餐是最沒有創意的食物,而談早午餐的文章呢?

自然更不堪了。

有經驗的吃家會告訴你不要去吃餐廳的 brunch,尤其週日早上 。

一來早午餐本來就是餐廳用便宜食材以及可事前準備好的半成品大量複製的食物,目的是為了吸引人氣以及攤平成本,二來,主廚常在這時候休假,上教堂作禮拜或者準備看下午的足球,反正東西簡單嘛,交給手下人去處理又不是不行。

你覺得米其林密探會把早午餐的表現當成給星的參考嗎? 我到現在還沒看過,倒是紐約版偶爾會讀到他們推薦某些餐廳的商業午餐挺超值的云云,可見早午餐的地位對某些人來說,連商午還不如啊!

但我還是喜歡 brunch 呀怎麼辦,反正吃家的話本來就只是吃吃笑就算的,就像任何珍饈最後終究是殊途同歸(於盡),因此,請繼續在週末睡晚晚地起來,然後迷迷糊糊地吃他一頓早午不分的餐吧。


1,Breakfast OR Lunch

這是你在週日去到百分之80的餐廳裡享用早午餐時,所會遇到的東西: 一個Breakfeast 聯集 Lunch 的概念。

或許因為先天上界限與定義的模糊,我們很容易在brunch的菜單上看到混水摸魚的東西,餐點就像伊索寓言裡的蝙蝠(是禽還是獸或只是禽獸)、親民黨立委(還是國民黨或新黨啊?中文沒有時態有時真的頗惱人)、或什麼小妹大(究竟是在大三小咩)一樣,看來什麼都是又什麼都不像,貌似什麼都懂卻又僅止於一知半解。

哪怕在知名餐廳,翻開 brunch menu 時偶爾仍不免看到主廚彷彿在說:「那就早點選三樣午餐菜色裡選個六樣組合一下,記得每一盤裡都要放生菜,飲料單記得把柳橙汁、雞尾酒以及卡布其諾印在同一頁蛤!」菜色常包括:鬆餅,班乃迪克蛋,法國吐司,牛排配煎蛋,以及 pasta,時髦一點的還會有漢堡和炸雞,對你沒看錯,這年頭流行見山又是山,美國人對自家食物的自信正失控地上升中。或許鬆餅配的是佛蒙特州的頂級楓糖,法國吐司浸的蛋液裡加入了波本酒,牛排和蛋雞都是草飼的,Hollandaise sauce 裡加了西西里血橙汁,但總之,都只是在既有的架構下生出一點變化,連創意都稱不上,美其名曰 xxx-twist,否則難以作出早餐和午餐間的差異化。

這種 brunch 我通常不會回訪,並不是對這些定番有什麼不滿或者非要有革命性的變化才能吸引我--- 正相反,我最愛的早餐,油條、燒餅夾蛋、韭菜盒、糯米飯配豆漿就永遠不曾也不會改變---而是對決定端出這些品項的餐廳,我更期待一種毫不難為情地端出經典口味的氣魄,騰騰冒著熱氣的鬆餅,外酥內濕潤的法國吐司,吹彈可破的水波蛋,至於醬汁們,真的,老老實實的傳統滋味我覺得就夠享受了,至少勝過扭捏作態的"twist",沒有幽默感就別講笑話或試圖搞笑,在這個年代,其實是一種被刻意忽略的高尚品格不是嗎。

這篇沒圖,畢竟吃到"B OR L "式的Brunch 不太可能令人想拿出手機來拍的,那麼想要範例的話,可以上Laduree SOHO 店的官網看菜單呀!


(待續,是的你猜對了,接下來是"B AND L"以及... )

2 則留言:

LPeterC 提到...

油條、燒餅夾蛋、韭菜盒、豆漿
都是外省眷村的東西.
雲林人不多見吧.
(我老婆就是雲林人)

becco 提到...

我是流著雲林血液的天龍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