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

文青非我願


 天氣好,醒得早,沿著河邊跑步時經過一棵開了粉紅色花的樹,心裡覺得有異於是折回去一看:


上面寫的是這個  以及那個



幹,是巧合,是緣份,還是我內心深處的文青魂正在隱隱萌發中呢?

當然,理性告訴我答案是: 

荒廢了一整個冬天,看你現在跑得多慢啊!



回到家,用大水沖澡,給自己弄一份俗到不行的早午餐,終於覺得好過了些

紫蘆筍,父親炒的豆子煮的咖啡,昨天在 Karl's Sausage 買的手工法蘭克福香腸,慕尼黑白香腸,醋味肉凍,English mustard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離題〕您竟然把白香腸拿去煎....應該要水煮啊!

becco 提到...

人家口味重咩…

沒關係,冰箱還有,下次會記得

becco 提到...

順便再問一下一樓的朋友,那個德式肉凍通常怎麼吃啊?有沾醬嗎?

買的是帶酸味的,還不錯的,這內建醋味的德式肴肉凍…讓我有點想配薑絲來吃說

匿名 提到...

肉凍可以配洋蔥絲和酸黃瓜,然後好像都是和麵包或煎薯塊一起吃的。 白香腸要配甜芥末,不記得在美國好不好買了...

becco 提到...

原來如此,感謝您

甜芥茉我昨天有看到,但家裡已經太多mustard,就沒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