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我們唯一能說的只有謝謝



妹妹開始陣痛的時,我正在無塵室操作著一個叫食人魚(piranha)的程序,不難,只是同時要處理濃硫酸和過氧化氫的混合物(這玩意兒是會爆炸的),並不是那麼方便接電話,但是今天情況特殊,只好把護具全脫了出去接電話。

原來只是她因為焦慮想找人聊聊。外甥女提早了二十天報到,妹妹和妹夫頓時手忙腳亂,因為許多計畫中的東西還沒備齊,但人已在佛羅里達當地醫院的她此刻也無能為力,聽她細數著還有哪些東西得準備得採買,說來慚愧,身在波士頓的我這個舅舅唯一想到的卻是在小夏買給屬馬小朋友的「子供用お箸」以及漂亮的迷你漆器都不能用了。

我說,沒關係,撐一下,下禮拜我就帶媽媽和爸爸下去了。

爸爸在元宵節前夕返台,好在有這意外的變化才如願看到小孫女剛誕生的模樣。而媽媽則在南方的佛羅里達陪著妹妹一路熬湯、燉補、買菜、烹飪,坐完月子,督促產婦瘦身,並且替剛搬進新家的妹妹一家出主意,一同採買傢俱,佈置擺設那原本空蕩蕩的家,甚至還照料爸爸替他們在院子栽種的香草、小黃瓜以及那株heirloom 蕃茄,甚至拿著她的國際駕照在妹夫上班的日子裡權充司機,開著一台大型的SUV東奔西跑,採買東西,當然也逛了好幾次outlet。

媽媽的名字裡有個「花」字,她一直嫌外公當年給她取的名字土氣,但妹妹和我卻最愛圍繞著這個花字給她起各種暱稱。

這兩個多月在陽光普照的佛羅里達---美國人稱sunshine state-- 「一花當關」的她,一定也讓妹妹想起我們才唸小學不久時,幾乎不會說一句英語卻勇敢地帶著我們遠征美東、加拿大,以及佛羅里達狄士尼的她。

這一次,輪到我飛下去接她,從太陽州把我們的「花」接回波士頓休養生息,準備回台灣。

太陽花要光榮退場了,我們唯一能說的,只有感謝---持續、再三、發自心底深處的感謝。

下面是啟動退場機制之後的第一餐。



烤包心菜,火腿,青醬

Ricotta gnudi (gnudi 是義式餃子的餡,換句話說這是沒有皮的餃子),龍蝦湯,kale梗,雞油菌

Rigatoni(粗管麵),燻蕃茄醬汁,烤章魚,茴香

馬菱薯麵疙瘩,淡菜,蕃紅花醬汁,香草,舞菇

烤羊肩排,蠔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