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美食與人生】請用吃屎說服我

在開始討論下去之前,容我先請教各位看倌一個問題:

假設今天你到一家日本料理餐廳,看到黑板上你最喜歡的現流魚以及北海道網走進口的喜知次下面寫了個「時價」,你會怎麼做?

1,問老闆:「啊那個紅條拿來煮清湯的話,一兩是多少錢?還有大尾的喜知次要烤的話價錢怎麼算?」

2,你自動將「時價」視為「老闆今天殺必死」,當作免費招待用力點下去,而且一份不過癮---紅條那麼小一尾怎麼會夠呢---還點了兩份、三份,且眼看著老闆已經打算要幫你做第四份了還喜孜孜、爽歪歪地望著板前。

如果你的選擇是2的話,請把這個頁面關掉,這裡的文章一點也不適合你。繼續看下去是在羞辱你的財力、勇氣以及智商。

如果你選1的話,你應該會面臨兩種可能:

a)老闆說今天這個魚價錢若干若干,然後你惦惦自己荷包,或者自己對這魚的喜程度,決定要不要點

b)老闆跟你說:「價錢哦,哇啊哉…」

但無論如何,都非常歡迎你看下去。







這影片很棒,不懂什麼是核能發電的人,看完這個,在腦筋裡回想一下下,基本的概念就很夠了喔!

不用去管什鈾238、鈾235誰會變成誰,放出來在那裡撞來撞去的粒子是什麼東西,原素或反應名稱的一點也不重要,核分裂與核融合的分別或者質能互變(就是那個有名的E=mc^2啦)在這裡也不會告訴你太多必要以外的東西---如果你有興趣鑽研,當然很好,沒有的話,也絕不需要因此在所謂的專家面前自覺矮了一截,相信我----完.全.不.需.要!

如果有人拿一堆天花亂墜的名辭,語焉不詳的過程,或空洞不合乎邏輯的精神喊話,像是「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之類的嚎洨對你大小聲,那只是為了掩飾他的心虛沒有自信而已,你可以同情,但絕不能放棄嚴格、不留情地質疑他們的權利!

這篇文章就是為了提供你一個可資質疑他們的"小辨子"所寫的。

再者,我所謂的「夠」指的是作為一個將要以自己手上的選票決定家鄉是不是還要續建核電廠的公民身份而言,不是要你去設計核反應爐或管理一座電廠,更不可能請你負起所謂斷然處置的責任。

偷偷告訴你,我敢跟你賭,馬總統、江院長、連市長勝文,對核能的了解絕對沒有看完影片三遍之後的你多,而他們,可是要替你我以及台灣接下來一百年內決定要不要用核電的人呢。

影片解釋問題的手法非常高明,尤其那個黏土模型真的太讚了呀,不過喜歡歸喜歡,他講的事情是很嚴肅的。

如果你仔細聽台灣擁核派的言論,你會聽到各種各樣對核能的讚美,例如發電效率很高(以單位燃料發出的電而言是對的)、沒有碳排放(又有一說這叫乾淨,嗯這後面再說)、以及…以及…靠杯,我想多寫一點但我真的想不出來了其他他們說過的優點 (什麼不運轉台電會破產不能算在核電的功勞上吧,你讓台電去蓋個三千億元的主題樂園,然後不許他運轉,也是可以讓台電破產重整啊),對,因此說穿了像聯核爆那樣熱情擁核的主張,不過是建築在以上兩點,再說一次1,經濟 2,乾淨,然後就夠這些傢伙一直跳針了。

啊,是這樣的嗎?

如果你仔細觀察,擁核派人士能讚美的核電好處也就只能這樣了,當然他們還會一直強調核電沒那麼危險,馬總統也說真的發生危險只要把他「斷然處置(這動作真正的意義並不明確)」掉就行了,但說穿了這不能算是優點,因為要比這個,其他發電更不危險,更好斷然處置掉啊,所以那不是優點,充其量只是一種安撫,或甚至安眠藥。

上面所謂的「乾淨」,其實指的是碳排放低,而這背後更重要的依然是經濟,那是因為考慮到以後碳排放的quota是要花錢買或課稅的,至於說溫室效應以及其他環保的考量,那你就不必當真了,看看那些人過往的言行記錄,他們什麼時候在乎過環保或溫室效應啊?

所以說穿了就是「核電便宜」四個字,但真的是這樣嗎?

再回想一下,這些人的說辭裡,除了不斷強調「核電最便宜,其他電台灣用不起」這樣鬼打牆之外,剩下就什麼也沒有了,你跟他們說,台灣可以不需要發那麼多電,或者有其他來源,他打死不信就是不信,然後又會再寫一篇社論說『核電最便宜,其他電台灣用不起」啊咪哇咪轟!

但核電真的有那麼便宜嗎?這裡終究是講吃的blog,那我就問一個問題,大家有沒有帶酒上餐廳開過?是不是通常都有「開瓶費」,一瓶500到1000台幣不等,美國這裡大約是10到30美金吧。

你說,靠,開個瓶子有那麼難嗎?不然我自己開行不行?可能還開得比你們的工讀生漂亮咧(說真的我每次到不那麼好的餐廳,要是點氣泡酒看侍者開瓶都很想拿過來自己開),當然不可以,因為所謂的開瓶費其實是清潔費,你用他的杯子,酒可能會沾到他的桌布,喝完人家要幫你把瓶子丟掉,乃至於你喝太多抓兔子時…這些都要清潔的成本。(還有一種可能是餐廳要嚇阻你帶酒,他要賺那兩倍的markup,也是可能的)。

你可能會說,這例子不好,人家我吃飯時滴酒不沾的說,嗯,那那我會說…你來這個部落格幹嘛啦。

不然換個例子,在規模比較簡單的餐廳、咖啡店或加油站,你是不是常在廁所門口看到「僅供本店顧客使用」的牌子,有的還要你跟櫃台拿鑰匙才能用---這種我最怕了,你怎麼知道前一個使用者用完有沒有洗手啊!

跳回來,那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小氣?讓人方便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不是大家「方便的好鄰居」嗎?原因當然你也曉得,那就是清潔是要成本的,而且顯然頗可觀。

所以我們要問,核電單位質量產生的能源又高又不排碳,的確是好棒棒,可是…發完電之後的廢料呢?處理的成本呢?你核能發電的「清潔費」呢?

而這些,就是上面那個我覺得棒透了的影片試圖回答你的。

如果你要結論,那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版本:那東西處理不掉,或說處理成本無限大!

至少現狀就是如此,這裡指的不是蘭嶼被迫接受的那些低階(也就是低汙染的)核廢,也就是那些防護衣試別証之類的,以前述第二個例子作比方,就是像擦完屁股後的廁紙一類的東西。

真正可怕,會釋放大量幅射以及有爆炸之虞的是所謂高階核廢,也就是反應過後的燃料棒,而他有多可怕,影片裡有舉福島四號爐發爐的恐怖例子,請自己去看。總之以前述的例子來說,這些就不是像廁紙那麼客氣了,而是…嗯,真正的廢物啊(噁)。

這些東西因為太危險、太髒,所以找不到地方處理,國外也沒有人能幫忙,或者說成本太高我們買不起,那能不能像美國或日本一樣蓋核廢處理廠呢?不行,太貴了,這樣核電便宜的神話就破滅了呀,而且你猜誰會第一個跳出來阻止你弄核廢處理呢?是馬總統的老闆習近平,因為這種能力是有可能轉化成核武相關技術的。

就算國外願意用友情價幫我們處理好了,例如假設日本人發顛說要報答台灣人在311的友情,願意為我們辦「核廢處理感謝祭」,那請問你要怎麼送去呢?根本運送不出去!因為鄰國根本不許你經過,你要在家憋死是你家的事,我絕不允許你邊澇塞邊從我家後院借道。還記得幾年前台電曾經打算把低階核廢送去北韓嗎?那時日本中國就跳起來了,因為那貨輪絕對會經過他們家門口啊。

這就是為什麼擁核派從來不去提「核廢料」三個字。

所以怎辦?只好在自己家放著,根據影片裡的資料,這些用過的燃料棒,正堆在各核電廠的濕式儲存槽裡,而且存量已超出當初設計容量的70%了,這有多恐怖你知道嗎?請問這樣擺,台電有用電腦跑過模擬嗎?敢保証安全嗎?

所以柯文哲形容這些人時會說:「他們就一直說這東西(核電)多好多營養要你吞下去,可是又把你肛門給塞住,這樣再營養的東西有什麼用?」

就算從明天開始所有的核電廠瞬間停爐,我們依然要面臨這些不定時核彈何去何從的問題。現在看來,也只能無限期地在台灣放著,哪怕最後找到地方永久存放好了,那麼該地方從放進第一桶核廢起,接下來一百年、兩百年就等於是廢了,連劉政鴻也不敢去那裡辦都更,那是不是表示國土就這麼短少了呢?哪怕只是1 平方公里,也是實實在在作廢了1平方公里的國土,而且幾乎不可逆。

馬英九不是保釣人士嗎?中華民國固有的疆域與國土不是神聖無價的嗎,那你們就承認核能發電,在把核廢處理算進去之後,成本是無限大吧!

你還要告訴我核電是最便宜乾淨的發電方式?

請先吞一整擔屎再來說服我。




-----------------------------------------------------------------------------------------

補充一個新聞連結,所以不知道的成本可以當成零嗎?

再問自己一次,你上日本料理店,看到黑板上的本日現流魚要"時價"的時候,會當成那是店家免費招待嗎?


核廢處置 台電:不知要花多少錢 總經理朱文成:世界上還沒人成功解決核廢問題


"對於核能成本、核廢料處置等引發質疑的問題,台電總經理朱文成直陳,世界上還沒有解決高放射燃料最終處置問題,「所以它要花多少錢,我們不知道。」"

至於核能是否比較便宜,胡文輝說,國際電學泰斗陳謨星教授曾與馬總統對談過核能成本、安全等議題,但彼此各說各話,似乎都沒說服對方,民眾不知道要相信誰?
朱文成回應時,則以調侃的口吻表示,陳教授來台演講「已幫我們省下四座核電廠」,因為核電便不便宜,純粹是計算方式不一樣,大家的建廠、核燃料成本都差不多,問題就在最終處置成本的計算方式,也就是高放射燃料最終處置的費用,「那個要多少錢,沒有人做過,也沒有人成功過,世界上還沒有解決這問題,所以它要花多少錢,我們不知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