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9日 星期二

我是人,我學物理,我支持能量守恆,我反核

接到 L 寄來的EMAIL,忽然很想哭,哭笑不得的哭。

L 是我們大學班上數一數二的優秀同學,來美國之後不但憑自己的努力與天賦在研究上卓有成績,而且還在兩位諾貝爾獎得主門下進修、研究過,回台灣後也做的有聲有色。她寄 email 給我和其他如今還滯留國外的大學同學,是為了鼓勵我們參加突破鳥籠公投的連署。

忽然想起許多無意間或自願被國民黨政府以及(台電+週邊利益團體)綁架,放棄思考能力與社會責任的個人或媒體(例如聯核爆或商週),不斷在言論裡明講暗示: 反對核四是一件不理性、反科學、民粹、不專業、不負責任、沒有考慮到能源需求的舉動,不但無知,而且充滿政治動機。

這就是我哭笑不得之處。

前天以中研院院長、副院長為首的25位院士,連署要求以合理的問題設計為基礎進行公投,再決定是否續建 (全文)。

25位院士裡,隨便一數,都有超過一半是世界知名的頂尖科學家,以任何標準來看,其中任何一個都比聯核爆全公司上下加起來還要懂科學。我的大學、研究所同學們,無論國內外,我還沒遇到一個支持台灣核電的。上禮拜在實驗室和美國以及瑞士人聊到台灣的現況,當他們知道在一個大小相當於瑞士或羅德島且每年發生地震、颱風的小島,可能將有第四座 30 年前技術/設計水平的核電廠,而且既有的三座已榮登 Nature 雜誌---在我們這行,想上 Nature 的慾望就像某些宅男想上蒼井空一樣強 --- 欽點世界前五危險的核電廠,他們驚呆了,直問說你們台灣人幹嘛想不開,我說 "cause the fucking American just keeps selling us all kinds of crap !" 

如果這些人是反科學、不懂核能的根本道理才無知地去反核四,那我真的要問,難道我們學了這麼多,原來都是巫術嗎?

說句不好聽的,今天大家有核四可以吵翻天,還是拜我們這行的前輩們之賜咧幹。

芝加哥大學物理系,大物理學家 Enrico Fermi 第一次實現人為的核分裂連鎖反應處
我在想,太陽花學運或許可以說是國內法、政、社會學者為首的政治啟蒙運動,我在欽佩之餘,也不免會想,咱們這些學理工的在這種場子裡,好像並沒有太多提供論述上貢獻之處,那當然沒有什麼不好,在旁邊多學著點並不壞,但總覺得智識上能貢獻的實在太少,想來不免慚愧。

但反核四,重新思考能源手段的合理性並探索技術上的其他可能,就是我們這些學科學的人責無旁貸的責任了。哪怕我每天的工作並非直接與能源科技有關,但至少擁有比平均水平要高的相關知識以及看問題的insight---如果連這都拒絕承認而無作為,那我們就太虛偽矯情了。

就讓我從今天 (4.28.2014) 的紐約時報開始吧,匆匆瞥過那個世界五十最佳餐廳的迎神賽會之後(對呀,又輪Noma拿第一了,然後呢),我看到兩則值得現在台灣人注意的新聞:

1,車諾(遮醜)布 (聯結裡有很精采的影片以及動畫解說)

28年之後,車諾布現在怎麼樣了?

不怎麼樣,沒有什麼改變,很大一部份還像當初人們逃離時的樣子,以電廠為中心週圍25萬公頃的區域 (大於新北市+台北市+基隆市+桃園市的總面積)依舊是禁止進入的管制區,附近曾供45000人(主要是電廠員工與家眷)居住的小城如今已漸漸成為一片森林,因為沒有任何人類活動,汙染依舊持續,反應爐散發著大量幅射。

這就是為什麼在一千呎外,穿著防護衣的工人正加緊趕工在蓋一個叫作車諾布之拱的結構。基本上他就是一個超巨大的鋼棚,可以把整尊紐約自由女神罩住,耗資15億美金,預計在2017 年完工,然後用機器推到反應爐廠區上方,把那個地方封住,然後,工人才有可能開始清潔附近。

因為反應爐附近的幅射還是高到致命,所以一旦鋼棚就定位,就不可能再派工人去定期油漆這個不銹鋼結構以防銹(巴黎鐵塔每15年重刷一次),為了杜絕生銹的發生,鋼棚內外的空氣都要愈乾燥愈好,因此,得定時噴撒空氣除濕劑。

為什麼呢,因為這個棚預計要在那裡站上至少一百年,一百年!!!

因為這樣才有足夠的時間,將週邊做合理的清理,「但是必要的話,這個 arch 再撐 300 年也是有可能的」計畫主持人說。

2,不許太陽花

美國數一數二大的煤礦工公Koch 開始撒下大筆金錢以及遊說力量,要阻止政府獎勵太陽能以及其他再生能源。每國許多州會有人將自家風機或太陽能板在非尖峰時發的賣,賣回去給電力公司,這種商業行為正是 Koch 不能容忍的。

其他能源公司也附合說,這樣下去,他們的利潤以及商業模式將受到嚴重的擠壓。 

鄉親,這告訴了我們什麼?值得我們想一想,不是嗎?






7 則留言:

KERKER 提到...

您說的真好 科學這兩個字從核電流言製造者那些傢伙嘴巴裏面吐出來真是汙辱了科學這兩個字 快跟"文青""小確幸"一樣了

高中老師碩士畢業黃士修挺核四 李遠哲&47and still counting院士反核四 我想這也說明了一些東西

華航比台電好的一點就是華航的總工程師還是總機師之類的高層不會跑出來痛罵長榮旅客"你們不懂飛行!!不準不坐華航!!"

becco 提到...

其實道理很簡單,要不要核電廠(尤其是核四),是「能源問題 」、「風險問題」、「生活方式選擇的問題」,而不是核能工程問題,因為核能只是選項之一。

今天如果要公投決定 反應爐該怎麼設計,圍阻體要用皮卡丘還是凱蒂貓造型,那才叫不懂的人侵犯專業。

KERKER 提到...

您的皮卡丘凱蒂貓譬喻說的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 淺顯易懂 我想您的助教評比分數一定很高吧 以後去大學教書教學評鑑一定高分過關 您要不要考慮研究之餘出些科普作品呢? 其實我都想寫點什麼回應您的文章 可是又覺得根本除了您說的真好之外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來 不想狗尾續貂 哈哈 有種"眼前有景道不得 崔顥題詩在上頭"的感覺

一般人也不可能懂什麼藥物動力學 心臟電生理學之類的 可是還是願意信任醫師 吃醫生開的藥 讓醫生動手術 只能說台電就跟華航一樣 信任是自己搞丟的 怨不得別人 要怪就去怪日本人為什麼那麼仔細還出包好了 "為什麼偏偏是日本啊啊啊 要是落後國家就可以推給他們設計不良人員素質低落啊啊啊 要是北歐出包說不定很多台灣人都沒聽過瑞典在哪裡還可以矇混過去啊啊啊"

becco 提到...

KERKER,

太抬舉我了,沒那麼厲害啦。我當然和崔顥八竿子構不著,那你這李白不又豈能不寫呢?

有意義的東西,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聲音、不同的角度來寫,都是好的,也可以稀釋掉更多不經過大腦的髒東西,何樂而不為呢?

核災出現在福島只能說一切都是緣份,如果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其他國家,大家都還能心存僥倖地想說是xxx國的科技、工程、管理不行,我們應該不會那麼糟啦,但偏偏是發生在日本,地理條件還與我們高度類似,那真的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承認過去自己就是那類心存僥倖的人,而且因為自已的背景,對科學與工程專業有相當高的崇敬,如果不是福島事件,我恐怖不會醒得那麼徹底,當然也不會真的去認真了解這一切相關的問題。 ,



KERKER 提到...

其實家父也是台電員工,參予過核一核三的建廠過程,不過因為是土木水利專業,所以蓋好核一就跑去核三,蓋好一間換下一間,所以幸運的應該沒有被污染到就是了。台電獎學金我家小孩倒是領了不少......

因為爸爸的關係,家裡定期都會寄來台電的......算是組織內部的類似期刊雜誌之類的東西吧,小時候沒有網路資訊也不發達,在渴求知識的年紀每期必讀。可能是顧慮到雜誌的目標客群,裡面的東西寫的其實不會很難懂,我還清楚的記得幾乎每期都會提到核能啦、核安啦、核融合啦、法國核電啦、三浬島啦、車諾比跟台灣不一樣啦、圍阻體超厚用飛機撞也不會怎樣啦之類的。

諷刺的是,在福島事故的時候我才第一次聽到"氫爆""爐心熔毀"這些名詞。事件剛發生清大核工教授還上電視說絕不會有問題,系所網頁上還有清大教授教育我等無知民眾核電廠超級安全絕對不會有事的文章。啊過不久就氫爆了...網頁上的文章也就默默撤下了...也差不多就是在那個當下,我對台灣"清大核工系""台電""原能會"的信任就完全粉碎土崩瓦解煙消雲散了......

醫生都要在動手術之前跟病人說有什麼副作用風險後遺症,台電有曾經教育過大家有氫爆的可能嗎?有跟大家說過有爐心熔毀的可能嗎?

我還清楚的記得生平第一次出國就是去日本,十歲的小男孩被媽媽帶著參加迪士尼親子團,很標準的行程,大概也是我初次體驗到的文化衝擊。之後每一次去日本我都會被衝擊到,被震撼到。看看人家的馬路,看看人家的機場,看看人家的車站,台鐵比的上人家的JR嗎?華航比的上人家的日航嗎?裕隆比的上人家的TOYOTA嗎?台大比的上人家的東大嗎?(註一)德國人看到日本人出包嚇都嚇死了,MERKEL馬上下令檢查所有核電廠,發現一大堆缺失,台電有詳細安檢嗎??台電什麼時候超日趕德了??

[X教授曾經在2008年狂言台大在上海交大的世界大學排行榜上要超越名古屋大(還算有點常識沒說要超京趕東),結果當年諾貝爾獎得主就有三個名大的......X教授你也幫幫忙,就算你已經變成物理系公敵,要嗆聲之前也要硬著頭皮厚著臉皮去物理系化學系問一下名大有沒有很有可能得獎的學者啊......]

匿名 提到...

www.youtube.com/watch?v=r9cAak7w7Zg

interesting episode with an interesting guest. first hand with some history. i had to rewatch parts 3 and 4 to put things back in perspective.

becco 提到...

KERKER,

我是真的相信台電不至於拿自己以及員工的性命開玩笑,他們也做了能力範圍之內所能做的防範,但核電這東西(在台灣)的問題在於,當他一旦發生的損害是如此巨大不可逆時,我們就不得不考慮大自然那遠超出人類能想像的破壞力。

福島還有仙台那裡發生的事基本是上述思考的教科書式的典範。

就像這裡面描述的 http://beccco.blogspot.com/2013_02_01_archive.html

相對於整個大自然,人類所擁有的知識真的是微不足道到了一個無法形容的地步,如果我們真的能從300年來科學史學到什麼,我想,不過就是對自然以及未知的謙卑罷了。

在這樣的前題下,考慮到台灣明明還有其他更說得通的選擇,我想除非是能獲得巨大政商利益的個人或團體,否則作為一個平民百姓,我真的不懂為什麼還有人要死抱著核四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