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大腸花火鍋,值得在太陽花之後順道前往



農曆年以來,情緒及日程表就高漲飽滿地喘不過一口氣來。

來幫妹妹做月子的母親週二搭機返台,太陽花民運也轉型成遍地開花的公民運動,而我,終於也不再需要在實驗室隨時盯著蘋果日報的網頁,盯著盯眼眶便又濕潤了起來。

累積的工作已讓我必須以一種獎勵自己的心情作為誘因,才能寫點有關食物的東西,例如眼下的這一篇---哪怕我不能保証,裡面是不是又會摻雜到太陽花的成份,但總之,會怎麼樣就讓他怎麼樣吧。

那天剪完頭髮出來,天就下起雨了,我經過一個華人經營的雜貨店,惦念著要買登有 4am 全版廣告的紐時,同學 E 要我幫他買個十份,偏偏說不清美國究竟是哪一天上報。這間雜貨店架上只有世界日報令我錯愕,但一看到頭版,我還是笑了: 十一萬人上凱道

十一萬?台灣聯核爆登的都不止這數字,果然是該報的「海外流出版」,對骨子裡的反動保守,沒在需要打馬賽克的。


我把車開到34街附近,彷佛已開始聽到口號聲,看著雨勢漸大,於是先把車停好---這下確定是抗議中的台灣人在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歌聲---先繞去隔一條街處的無印良品,想買件雨衣,先看到這個:


這裡離百老匯很近,悲慘世界 (Les Miserable) 今年重新上檔所以到處都看得到廣告,幹,美國人該不會覺得,時代廣場上那票黑衣亞洲人其實是 Les Miz 製作單位雇的走路工吧(要是世界日報肯定會這樣寫的)。

站在無印良品門口幫我們開門並且發該店宣傳品的女孩竟然穿著一件軍綠色外套,我們進去繞了一圈,沒買到要的雨衣,到是看到綠色外套的標價130,看來台灣並沒有賣的比較貴呀。

我們加入人群,一起唱歌,一齊呼口號,對從小喜歡獨自行動、與人群保持距離的我來說這一切都是此生頭一遭,前週響應同學傳來的連署亦然。這太陽花改變了許多事,有大也有小。

活動中間,人群裡不免也出現「你台上講你的,我台下聊我的」的路線之爭,例如我身後幾個歐吉桑,站都站不穩了,但還是堅持打著傘佇立在人群中,操著台語討論那個陳仔最近在佛羅里達又趁中國炒家進場時,賣了幾棟樓仔厝;左邊一個看來待頗久的男子,正在跟一位濃妝豔抹,表情故作天真的不辣妹解釋紐澤西那個很大很有名的 outlet 怎麼去,妹說:「可是有沒有什麼時候折扣 比較大呢?」「你放心啦,那裡隨時都在折扣」,再旁邊,一個傢伙正打電話去Danile Boulud 的 DBGB 要訂晚餐六個人的位子,我心想「靠杯,我們剛才從那裡吃完 brunch 回來,口味實在不怎麼樣啊(我吃 boudin noir ),是不是該基於同是熱血呆頑郎的情誼警告他呢?」

算了,我總覺得,在這麼嚴肅的場合竟還有二心,國家快要被白痴賣了還有心情訂餐聯誼? 這種人吃點苦頭也是應當的。

我一點也不想在國家定位面臨嚴峻考驗的此時此刻,與陌生人討論餐廳訂位!


餐廳這東西呀,本來就是在出發前要訂好的,不然像 Hakata Tonton 這種小店,你是根本吃不到的。

這家位在西村,賣日本博多美肌鍋的小店是妹妹介紹給我的。店面小小,典型 West Village 那樣子,我頭一次進門時就看到 Anthony Bourdain 與 Ferran Adria 的簽名合照,好像是幾天前AB的節目才來此出外景,那真是很久以前了,當時雖覺得還不錯吃,但對他們的招牌美肌膠源蛋白鍋印象不太深,並沒有再訪的衝動。那時馬英九的支持率應該是9%的好幾倍吧,物換星移、滄海桑田,我們終於在抗議完這位美國朋友口中的 "single digit dude" 之後,再度來到 Hakata Tonton。

會再來這裡報到是因為 W 發現他們從去年入冬之後,開始賣起牛腸鍋 ( Motsu Nabe ),叨唸著要去吃已經很久,我因為愛國心切這次也就隨便她去訂位,不然其實我想去的是布魯克林的 The ELM…

牛腸鍋我們是在新宿頭一次嚐到,猶記得那天時間已晚,想吃的店都沒開,經過一家連鎖居酒門前有個招牌寫了什麼「激安、1000 yen,近江牛 OOXX」,想說這種價錢能吃到近江牛甘嘸摳拎?但這裡畢竟是日本嘛,誰知道呢,於是進去,坐下,吸兩口二手煙,點餐,指著印象中招牌上的近江牛ooxx,這時女侍忽然開口說中文:「牛腸你們敢吃嗎?」

我沒什麼不敢的,而 W 則是在疑懼之後徹底迷上這玩意兒,想不到當台北唯一一家牛腸鍋專門店收攤之後,竟又讓我們在紐約遇到賣這鍋的店家。



這酒沒什麼好多談的,倒是 muscat 葡萄西打來自岩手縣,該甜的甜,該酸的酸,味道清新自然還冒泡,一整個天野秋的 fu,這形容該懂吧。



餐廳生意顯然很穩定,座無虛席,walk in 的客人也一一被拒於門外,菜單有 set menu ,幾乎把主打的辣明太子、豬腳、博多地元食材以及招牌的膠源蛋白鍋一網打盡,可是掐指一算價錢與單點總合起來是一樣的--- Z並沒有大於B嘛幹---那我又何必為了便宜行事,將寶貴的自由與獨立拱手讓給店家呢?你當我 bumbler 啊?

冷菜先點了酪梨豆腐,冷豆腐上面放了調味過酪梨果泥以及醃漬過的山葵,淋上醬油吃,或者不淋也行,味道很夠了。再來一道是安康魚肝,我耐心地對W解釋安康七寶的小故事以及有「海中 foie gras」美稱的魚肝,可是並不能說服她,好吧我自己吃,魚肝沒有金屬罐頭味,但光憑口感我也不太能斷定他是新鮮貨(這裡沒賣安康魚鍋),底下的醬汁是柚子醬油和味增調成的,點綴著不太高級的魚子醬與蔥綠,仍不錯吃。




沙拉,想說吃點蔬菜,結果一上來竟被一堆冷涮豬肉覆蓋了,這裡(以及不少規模不大的日本餐廳)的蔬菜來自上州的特約農場,品質滿好的,豬肉的話嘛,我只能說在美國做到這樣他們真的盡力了,略乾,也或許太厚了點,但至少沒有豬肉的臭味,值得讚美。



我邊吃邊奇怪,上次來這裡的菜感覺沒什麼好啊,而且以餐廳的外觀與氛圍來看,這些菜的擺盤比我預期的不家常許多。這是烤章魚腳配上碗豆芽,醬汁是所謂的福岡甜醬油,吃過一次就行了。


鍋先上來了,堆的有點雜亂,渾不若店家 fb 上的定裝照,大約要再煮個十分鐘就可以吃了,又,那白白的一片是餃子皮。


吃鍋前的最後一道菜,烤豬腳高湯煮配辣明太子,辣明太子還真辣,豬腳火候和口感都行,帶皮烤過泡在湯裡,味道和對比極好,我下次還要點這個。


眼看著高麗菜以及韭菜都已經塌下,鍋也終於好了,侍者來幫我們關火請我們開動。我們選的是白味噌湯底的,另外有紅色版的辣味鍋底可選。

這火鍋最令我驚異的是菜蔬的品質,高麗菜甜度直追台灣的高冷蔬菜(其實這是廢話,以此地緯度之高氣溫之低,不亂搞的話,在平地也該能種出梨山上的品質,而且還不會破壞水土保持咧),韭菜也夠嫩,煮過之後更增湯頭的甜美,濃郁夠味到讓人簡直要懷疑其中有詭詐,牛腸腴美夠味,油脂含量不低,比此前吃的也稍費咀嚼一些,宣傳上說是從日本進口的神戶牛牛腸…真的嗎?還有,你說那些和牛喝啤酒,聽音樂或者被馬殺雞(但人家明明是牛啊)可以讓肉質變好這我相信,但內臟真的也會受到這隔山打牛式的潛移默化嗎?

總而言之這鍋是好吃的,口味也極地道,但無論如何我終究是對他的蔬菜品質感到特別激賞,不知為何,人在美國久了,現在格外會尊敬講究蔬菜品質的店家。

鍋的份量很大,吃不完還有大半鍋帶回家,遑論加點烏龍麵了,之前吃了一堆菜固然是原因,但我依然覺得這樣兩人份的鍋,一人14元,算得上划算。米其林指南只把這家餐廳列在書上,但我個人認為他覺得值得輪胎人 (bib gourmand)





太陽花結束了立院的佔領,但大腸花則還在各地持續,看了那些一吐為快的影片之後,我也想說:

幹,如果那個公開叫罵馬英九是小孬孬的莊國榮,或者預言過兩岸監督條例不先通過以後會出亂子的王金平都可以叫先知的話,那在50萬人上凱道還有全球太陽花連線之後,遠在關公發爐、學生退場、「遍地開花、出關播種」的口號,還有那個大腸花幹譙大會都還沒有個影子之前,恁北率先開始大啖大腸鍋以延續學運的動能(或胃能),還不能叫先知嗎?

就算不是「先知」,至少也是「先吃」好不好!


轉貼自餐廳fb



6 則留言:

蟑螂妹 提到...

幹!你貼這種宵夜文是什麼居心啦 XDDD

becco 提到...

愛台灣啊

KuMoon 提到...

意圖使人定位的意圖不可取
(opentable 查詢中)

becco 提到...

這就叫

國家定位左右餐廳訂位

匿名 提到...

排ㄟ

警察 又在抬人了
現場抗議的人 應該往自己手上抹油
讓抬人的效率變慢

becco 提到...

幹,雞排,或許該穿核生化防護衣,然後宣稱是蘭嶼核廢儲存廠附近挖出來的,看警察願不願碰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