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5日 星期五

我相信

身為一個人,我相信下面這些事:

我相信,人類必須對自己無法掌握的技術保持謙卑

我相信,大自然的狡黠與破壞力永遠超出人類最巔狂變態的想像

我相信,人絕對無法勝天,但人可以勝人,尤其是戰勝自己

我相信,多變數而且隨時間變化的任何問題,都絕對不只有唯一解 (this is not a mathematical statement)

我相信,以我國政府以及國營事業的能力、效率、聲譽以及歷史,能源使用效率絕對還有很大很大很大的進步空間,就像修復立院的花費可以從一億變成285萬一樣

承上,我相信那絕對是我們能樂勝、狂墊德國或日本的少數領域

我相信,一個宣稱不蓋核四自己就會倒掉的電力公司或者政府,絕不會提出一個非核版本的能源新策略

我相信,一個花了三千億在單一計畫上的電力公司,不會認真評估與發展替代能源,來斷自己財路或福利

我相信,所謂「沒有核四電從哪裡來你的替代方案在哪裡」的說辭很大一部份是空虛的假議題,因為那是建立在「現今此刻台灣的發電輸配電效率已經近乎完美無法顯著提升」這個虛妄的假設上

我相信,美國可以在自家後院試爆氫彈,而台灣不行,而我相信陳文茜應該也明白這點

我相信,美國日本前蘇聯每一座核電廠都有做過嚴密安檢

我相信,時光不會倒流(在非相對論效應架構下),發生核災之後,三哩島、車諾比以及福島所做過的任何安檢,都只是屁,而屁並不能讓人起死回生或治癒癌症

我相信,台灣就算再努力一百年,技術能力依舊追不上日本,至於民族性,那只有根本上的不同,無所謂追不追

我相信,解答是在給定了邊界條件之後,才會產生

承上,我相信,所有關於沒有核四會造成經濟與能源危機的預言,都是基於「台灣不能沒有核電」這個邊界條件去做的

我相信,李登輝說的「不要核四,台灣要怎麼辦」本來就是廢核之後需要求解的問題,但就算完美的答案還沒有得出,也不代表我們得抱著錯誤、危險、荒誕、愚眛的答案死不放手,只不過因為他(核四)看來貌似是個解答

我相信,科學與技術的進步是非線性的

我相信,五年前的你不知道手上那個500 mb的usb硬碟如今值多少錢

我相信,就算沒有發生福島核災或319地震,能年玲奈還是會一樣可愛,無論有沒有演海女小天

所以我相信,沒有核四,我們絕對可以找到更好的解答

我相信,有需求才會有供給,無論服務、財貨或者技術皆然。從我們確定將不會有核四那一刻起,節能、提升效率,以及能源多樣化的追求,會在瞬間啟動

我相信,台電和政府說的「台灣不是一個能源自主的國家」是正確的,那麼,我們就不該把產業或使用能源的態度,向那些能源多到有剩的國家看齊

我相信,這個世界從來不是被那些口口聲聲喊著「不可能」的手推進的,尤其當那些手的主人根本什麼也不懂的時候

我相信,唯有相信「還有更好的可能」,人類文明---無論精神或物質層面---才能持續不斷前進







9 則留言:

catherine yo 提到...

眼眶紅紅,尤其是看完凌晨水砲車47次轟手無寸鐵人民的新聞之後。

becco 提到...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428/387370/扯!%E3%80%80民眾爆有孕婦遭驅離被推倒

警察:「都懷孕了為什麼還做這麼激烈的行動?」孕婦:「當然是為了我自己和我肚子裡的寶寶的未來啊!」

becco 提到...

從324暴力鎮壓到現在的核四抗議一路看下來,我有一個心得,那就是雖然說軍警一家啊,但是警察的個人裝備真的比軍人好很多耶,說真的那些警察你如果不看他們在幹什麼,那身黑衣與裝備的帥度真的不輸日本的SAT啊

KuMoon 提到...

不覺得 3/18 以來, 根本沒幾天能睡得好?幾乎每天都有新事件....

週末要回台聲援了!

becco 提到...

KuMoon,

你說的完全正確,這點真的令人超幹的

這政府真的令愛這個國家的人疲於奔命

KuMoon 提到...

政府已經進入作戰思維。根本沒想過解決問題,而是要消滅問題來源

becco 提到...

那就等於在消滅自己,因為問題根本是他們造成的

坦白說,這樣講有點權謀,但我希望政府再多順著聯核報、新黨或白狼那些人一點的,要戒嚴就不要客氣,我不想要他們做一半,半調子,讓一些頭腦不好的人還有一絲僥倖的期待

KERKER 提到...

只要有人 不管是林飛帆還是陳為廷喊一句 "志願役弟兄們 幹掉義務役狗官明天就退伍" 戒嚴就注定失敗......"你這王八蛋戒嚴下去我什麼時候退伍啊幹 馬的都破百待退了又給我再加兩年啊幹 女朋友都快跑了啦幹 是不是要全體無限期禁假啊幹 連假都不讓人放 操你媽 老子跟你拼了!!!" 真的戒嚴大概會變這樣吧 身為不願意預官排長我是很怕義務役弟兄掃射長官桌射到我啦......collateral damage

becco 提到...

這當然只是順著一些阿呆們喊好玩的,那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所以才特別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