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日 星期三

繼續轉貼

來自:


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
「為了兩個急著為自己往後的政治路鋪路的年輕人,你們這五十萬人在攪和什麼?」

對於這次學運提出各種不同反對論點的朋友們,我通常都希望可以理性討論,唯有釋出善意,才有溝通空間,但上述的這個質問,是我想破頭都不覺得有什麼好問的問題之其一。

你希望未來十幾二十年領導你的政治人物是什麼?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在政治世家、不斷空降各種要務職位直到空降到國家領導者位置的起跑點優勢型從政者?還是家財萬貫的鄉野土財主,一路靠著各種人脈、金錢手段操作,從鄉民代表、市民代表、民意代表一路走上立委、官僚直到國家領導者位置的權勢堆砌型從政者?還是一個從年輕開始就展現對政治過人的熱情專注、一路踴躍參與各類政治活動、並勇敢承擔各種責任的苦幹實幹型從政者?我管它背後有沒有政黨力量、有沒有從政野心,重點是我現在可以清楚看見他正在做的事情,光這點政府就不知道落後他們多少距離了。

對,他沒有說他正在鋪路可能是有點觸碰到你的底線,但我想讓前兩種人從政才真是他媽的觸碰到這國家的底線了吧有這麼難懂嗎?



來自: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我來批駁一下這樣的一個觀點,那就是在關於服貿協定的爭辯中,有人會質問:你仔細看過協定條文嗎?你到底具體反對哪一條?

這樣的質問真是咄咄逼人,但是完全是胡攪蠻纏。理由如下:

第一,這樣問其實風險是很大的,因為倘若我反問:那你看過每條嗎?你現在給我說說每條的內容好嗎?我跟各位說,大部分人一定張嘴結舌,不信你可以試試。因為我見過太多這樣的人了,他們咄咄逼人,就是因為他們怕別人這樣問自己,所以趕緊先去問別人。

第二,服務貿易協定洋洋灑灑,牽涉很多經濟上的細則,過去的新聞上我們也看到,就是經濟部門的官員,也經常被一些質疑問到傻眼,可見“每一條都很清楚”根本就是高難度的專業要求。這麼高度專業的問題,你要求民眾只有在精準掌握條文的基礎上才能質疑,這不是荒謬嗎?

我是學歷史的,我們還有很多學藝術的,美食的,跆拳道的。我們不可能對經濟有那麼專門的知識,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就沒有參政議政的權利了嗎?這是用專業壟斷政治!所以,以後經濟協定這樣的問題,就只有經濟學專業的人才能過問了是嗎?所以以後誰誰誰的歷史定位只能我們歷史系出身的人說了算是嗎?(雖然這樣也不錯XD)

第三,人民用選票選出官員和民意代表,然後用繳納的錢養活他們(高薪耶!),就是希望他們在一些具體的事項上幫我們去處理,包括具體的經濟條款。而人民的責任,就是表達關切,進行監督,感覺不對就去批判,要求政府說清楚。現在要是要是倒打一耙,說“你們要給我說清楚”,那請問要你們是幹什麼吃的?人民要是能把經濟條款每條都搞到那麼清楚,那他們就來當經濟部長就好了嘛。這麼問的人,是打算讓賢嗎?

第四也是最後,關於
服務貿易協定的爭議,本質上就是政治問題,包括憲政體制的問題,臺灣人民對中國政府和自己的政府不信任的問題,以及程序上的問題,這些問題無法面對,惱羞成怒,反過來說你們有沒有看過每個條文?這根本就是王奶奶和汪奶奶,差的不是一點啊

回避根本問題,糾纏枝節問題,這不是胡攪蠻纏是什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