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失語症

週一,拖著沒睡飽的身軀強睜著佈滿血絲的眼睛,來到辦公室。

數據處理到一半,兩個labmate經過門口,自然跑進來問台灣發生什麼事?

我說:「yeah…」
然後突然便再也說不下去

他們拍拍我的肩說" Is it too much?"我點點頭" All right , let's chat later. Be cool"

紐約時報、時代雜誌和CNN都報導了台灣的消息,那些標題江院長看了一定心裡很癢,恨不得自己拿枝紅筆改掉吧。

我把NYT那篇其實有夠輕描淡寫的文章先傳給昨天的傢伙,等到咖啡的時候才再提起。兩個美國人,一個瑞士來的訪問學生(剛好是我帶的),大約花了五句話就解釋完了,他們說,難怪你這麼難過,昨天的臉看來像屎一樣。

我常想,這些東西,可以用我不怎麼好的英文,跟美國人、歐洲人輕易地解釋,獲得他們的認同,可是有時候,想對同文同種有相同背景的人,卻怎麼也說不通。

這真是他媽的所謂「普世價值」在作怪,還是我中文根本就太爛了?

最後補個幹,這總聽得懂了吧。


以下為本日精選推薦/轉貼,請用力傳出去!

人渣文本:警察倫理學 (連結)


"要你抬人,你就好好抬,加個打人幹嘛,打了也是要抬,不打也是要抬,都要抬,那你多做「具傷害性」的一動,就是有錯。什麼「時間很趕」,「打了之後比較好抬」,都是推拖之詞。

「時間很趕」?誰時間不趕?我趕稿也很急,可不可以打編輯?學生寫作業很慢下課還在寫,害我無法趕往下節課,可不可以毆打學生?手搖杯的店員手腳很慢,可不可以去把他搖一搖?

誰工作不趕不急?全世界就只有你警察最急是不是?你沒領薪水嗎?抬再久也要慢慢抬呀!時間不夠,人不夠,就叫高階的下來抬呀,在那邊看個屁!以前我們在軍隊種花,人力不夠,上校也下來整夜埋頭苦種,要不要看上校是等於你們幾線幾星!我們還讓兵回去睡覺咧!時間不夠,錯是在長官的判斷有誤,無法證成你的行為合理。

「打了之後比較好抬」?那你要不要用推土機直接鏟,超好抬,三分鐘就沒人了。好抬咧!你是智障嗎?大多數的社群都不會認同基於「方便」而侵害他人權益的行為。

「抬人很辛苦」?台灣哪一個工作不辛苦?誰沒在加班?誰的老板不機車?誰沒碰過澳客?不爽,那你幹嘛當警察?你是當「義務役」警察嗎?那你要不要轉換跑道去當國軍?國軍很缺人哦!國軍超爽的你要不要跳過來?「辛苦」無法成為進一步行動的良好理由,因為這往往連結著「想偷懶」。

一堆爛論證。"

這兩天見到一些當天晚上在施暴現場的同學,聽到他們的陳述,真是忍不住飆淚和血壓升高。這兩天,都有人勸我少說兩句,擔心我會被政府報復。可是當年,傅斯年願意為了學生跟警備司令拼命。今天我們做老師的,難道連為學生說話都不敢了嗎?

所以,我還是要大聲問當權者:

把人抬進警備車不就可以了嗎,為甚麼推到牆角去毆打?
驅離開行政院不就可以了嗎,為甚麼追到忠孝東路上去打?
對佔領的學生驅離不就可以了嗎,為甚麼連醫療所的人都打?
打人的身體已經很粗暴了,為甚麼要往臉上打?
拳打腳踢也就算了,為甚麼用盾牌和長棍打?
抬走就好了,為甚麼一定要打?!
這不叫過當,什麼叫過當?

沒有人,可以出來解釋一下嗎?!!
沒有人,要為此負責嗎?!!



6 則留言:

蟑螂妹 提到...

看到今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的影片會更火大。那些高級官員面對警察打人的暴力影像,一律說沒看過不知道...

連警政署長當晚都是坐在家裡看新聞來掌握狀況,這種官員,唉...

becco 提到...

哦,你意外嗎? 這招在洪案時就表演過了啦 (事實上已經演了四十多年了)

這些人的嘴臉,包括這裡王署長講的話
http://newtalk.tw/news/2014/03/26/45718.html

不看名字,你會以為因洪案下台或被告的軍官們都透過旋轉門成為高階警官了咧

你部份道歉?那我可以部份鄙視你嗎?

不行嘛!

heinrich kuo 提到...

請問可以轉貼分享嗎?

becco 提到...

哦,當然,但請一定要附上我引用/轉貼的那些文章的出處。

有關太陽花學運、反核四、反無良知識買辦的東西,請用力拿去用,不用客氣。

蟑螂妹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becco 提到...

Hi 蟑螂妹,

不好意思,暫時移除您的最新留言,您的建議目前有人在進行中。也歡迎來信討論。

我週日會去參加紐約t-square的活動,只是不曉得參加完抗議跑去吃關西牛腸鍋會不會顯得太懦弱…

Bec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