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8日 星期二

DO YOU HEAR THE PPL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轉貼N

請備份下來,不是在你筆電的硬碟,
不是在天邊的雲端,
而是請深深、深.深.地,
將他們印在你的腦海裡。

心痛不如馬上行動,不管你在天涯海角




警察把手背上警編撕了
把人拖到暗處 不管有沒有反抗都打
打到腦出血 肺有氣音急送台大
希望他沒事

本以為警察會抬人抬到沒力
原來是打人噴血打到手軟
真是辛苦了!辛苦了!
國家機器制造的殺人武器
還是我們自己的錢養出來的。

有生之年還能看到六四翻版
就在台灣
不敢相信
在台灣(特別行政區?)

心痛 台灣死了嗎?

嗎的幹,剛剛評估後送了一個被警察打到unconscious,bilateral wheezing +stridor,還外加focal seizure,送台大去了

林書佑 轉----現場,一名學生被警察拿棍棒打到命危,昏迷、血胸、氣胸、腦部受傷伴隨癲癇緊急送往台大醫院急救。
請為他祈福!



不是轉貼3

不必抱怨被反服貿的聲音或po文洗版、納悶著為什何支持簽訂服貿,擁戴政府的聲音出不來,別忘了台灣第三和第四大報及花錢買下其頭版廣告的商人,其聲音從不曾小過

如果你仍覺得不足,又不解為何聽不到知識界或藝文界菁英替你們贊聲,那是因為真的沒有人支持你們,

以及,要還能有什麼值得聽的道理的話,連你自己也早就能說出來了!


嗯,我是指,如果中間那兩張還配稱作報紙的話


轉貼十一

討伐國賊的時候到了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323/365337/1/回應馬總統記者會%E3%80%80林飛帆發言全文






回應馬總統記者會 林飛帆發言全文


 
318學運總指揮林飛帆召開記者會,回應馬英九總統的說法全文如下。

對於馬總統今早的記者會說明,我們首先要發表三十二字箴言:
政令宣導 罔顧民意 既不民主 又無法治
先有條例 再來審議 給我民主 其餘免談

兩岸服貿協議強硬闖關,當民意監督失靈,民主崩壞,人民走進屬於人民的國會,數萬民眾上街表達對台灣未來的憂心。
等待六天,馬英九總統從表示不回應,今天終於出面說明。

很遺憾的,原先我們期待馬總統展開對話,卻只是聽到複誦政令宣傳,一再跳針。罔顧民意,虛應學生與人民深切的訴求與期待。我們必須強調,正是因為馬政府違法在先,才有今日人民佔領國會的行動,請勿扭曲事實、倒果為因,將總統違法的罪責推卸給立法院內捍衛台灣民主的民眾。

若人民無法監督政府,行政權獨大,是假民主,真獨裁。
黑箱作業的服貿協議就是反民主的最壞示範。沒有參與,沒有民主,一切免談。
我們佔領立法院,正是為了凸顯現行制度的荒謬。民主國家的人民,必須要能參與決定國家的未來。台灣,必須要是全體台灣人民的台灣。

我們在這裡,提出我們對當前憲政危機的解決方案:
一、我們要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因應當前憲政危機、馬英九統治正當性之喪失及國家發展方向困局,我們要求朝野政黨應協商召開涵蓋社會各階層廣泛參與之「公民憲政會議」。
二、我們要求「退回服貿」。
本會期應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在法制化完成前,立法院應先退回兩岸服貿協議,不應審議。
三、我們要求「本會期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
在法制化完成前,台灣政府不得與中國政府協商或簽訂任何協定或協議。
四、我們呼籲「朝野立委響應民間訴求」
民間團體已經提出「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呼籲朝野黨團及朝野立委提案、連署並承諾積極推動本會期完成立法三讀。(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轉貼十




轉貼九

Becco 按:

ptt 日劇版上有幾位達人,寫的日劇剖析文章總是讓我獲益良多,回味再三,豬大爺(dainfinity)是其一 (fb在此 強力推薦),另一位則是KingKingCold, 後者最近一篇為人傳誦不已的文章是這篇講Kano與金庸與媚日的文章 (連結),然後今天又看到這篇痛快淋漓的文章,共鳴太大,不轉不行

文章連結在

精采摘錄如下 

"民國八年,北京市爆發了民國建國以來的第一次大規模學生運動, 目的是抗議袁世凱跟日本簽訂二十一條條約, 把一戰之後造成權力真空的山東德國權益讓給日本, 當時的學生暴亂毆打了在曹汝霖家作客的章宗祥, 還把曹汝霖家給燒了,連帶也燒了附近其他住宅, 這個有一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叫做火燒趙家樓事件。 

這才叫做學運,你們689懂不懂?? 

五四運動的各個學生領袖,後來成為民國最中堅的菁英知識分子, 當初還被國民黨當成是抗日英雄跟抗袁英雄,當神一樣拜。 當時最激進的學生領袖,叫做傅斯年, 沒錯,就是台大的傅斯年校長"

"德國,這個國家有多民主不用我說了, 德國法跟德國的雙首長制度是現今歐美民主跟法治的典範。 

你知道德國在1968年曾經爆發大規模學運嗎?? 當時的媒體壟斷者在搞現在蔡衍明在搞得同樣的事情, 這個人渣叫做Axel Springer, 他所主導的柏林媒體,對於學生熱中政治跟批判時事政府很不爽, 而學運派領袖,和平主義者杜契克(Rudi Dutschke), 公然反對他把髒手伸進媒體,上下其手, 結果Springer就派了殺手拿了把手槍把杜契克給暗殺了。 

問題是杜契克竟然沒死成,重傷而已, 還沒復原完,就召集學生發起反柏林媒體大亨壟斷的大規模學運, 隔天,全柏林的柏林媒體的新聞車都被翻過來了, 換作今天,就是中天的SNG車全數陣亡。"

"你們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以為秩序就是民主,以為安全就是自由, 就跟一堆無知的人以為乾淨就是環保一樣,白色無垢等於綠色生態一樣, 套個刺客教條的世界觀, 你們就是被聖殿騎士團豢養的可悲羊群跟嗤笑的豬玀罷了。 

你們以為這樣的學運是民主倒退嚕,卻完全倒果為因, 要知道就是因為台灣的民主夠進步,才會發生這樣的運動, 就是因為台灣的民主還存在著希望,人民才會有勇氣跟動力站出來捍衛自己愛的人。"  (becco 按: 這段寫得真的太美了,不上色不行)

"今天所謂的民主倒退,是人民看著他們當著人民的面前在強姦台灣這個島, 人民看著他們當著人民的面把人民當白癡一樣在耍, 卻毫無感覺,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批判,值得站出來捍衛尊嚴跟自由的必要性。 

所以這些學生,學者,民眾,所有佔領立法院的朋友們, 你們才是民主在台灣能夠繼續發展的維護者, 至於那些以民主倒退嚕在嗤笑的,躲在安全的地方麻木地享受著他們正在爭取的利益的   寄     生     蟲"



轉貼八


攻城的鬱悶世代 來自人渣文本   如果你覺得這寫得尖銳,那表示你有體認到那說得都是事實。

寫得超好!

節錄如下(原文更精采得多,請連過去看)

"「我們會做事,而且說到做到。」他們想傳達這樣的概念。

所以破城之後,會扶門。做垃圾分類。在場外保持冷靜自制,甚至還區分翻牆進、出立院的路線,進行交管以免「交通堵塞」。

「我們比你們強。你們這些老廢物。」

老人們辦的活動,能有這種文明程度、自制力嗎?現實就是沒有。阿就沒讀過這些大學才能學到的社會運動理論怎麼會有啦!一堆衝車戰車大將軍是能有什麼文明啦!

當民進黨政客匆忙、落魄的抵達現場時,這種「有能」與「無能」的對照突顯到極限。王建煊這老頭還幽幽地說「年輕人被政客利用」,但有眼的都看得出來,是年輕人跑給政客追了。洪案的「公民1985」就已經證明過一次。"


"這些學運份子一直都是充滿爭議的人物,但他們能打,而且一直打。不只是五六七八個人而已,他們有一個學運的圈圈,而且人數高達數百人。他們透過大量的讀書會、演講會、現場活動來集結練兵,形成有經驗、有理論、意志超強的戰鬥團體。

說件真實的小事。有次我要借學校的空間,搞我自己的「小圈圈」,但發現好時段都被這些人的分支團體借走了。去找他們的老師協調,才得知他們一借就是整個學期,固定開會論事。他們是玩真的。"


"而老人與老人的支持者,則因為人力不足,越來越像廢物。政府當局無能,連操作媒體者也無能。許多反學生的媒體新聞一上線,就被年輕人轉寄罵爆了。弄這種反效果新聞,不如不要弄,你就算能唬到人,也是唬到那些老人。

「你們」實在太廢了,拜託點好不好。

當你指責「民粹」的時候,不代表你是精英,只代表你講話沒人信,還嫉妒人家講話有人信,嫉妒人家叫得出人助陣。"


"你質疑學生可以佔立院,那以後大家是不是都可以佔立院?那你要打得下來呀!你、要、打、得、下、來、呀!幾十年來只有打下這一次,你以為說打就能打下來喔?你只有七個人是要打個屁啦!

要軍隊去鎮壓暴民?你的軍隊在哪裡?我認識的幾個年輕的職業軍人,一向對於社會運動、公民運動多有不屑,但這次卻激憤起來,表達出對攻佔立院的「強烈支持」。你要動哪們子的軍隊?你以為軍隊的年輕人就不恨軍隊裡的廢物老人嗎?騙人沒當過兵嗎?

看個新聞就相信,那不是廢嗎?
政府講什麼都接受,那不就是廢嗎?

就是廢。年輕人看看裡外,發現有資源,有權力,訂規則的人,都廢透了,太難看了。他們鬱悶,然後潰堤。"



不是轉貼之2



雖然許多人會特別強調學生是反黑箱而不盡然是反服貿,但反過來講,程序正義和內容的正義在現實上本來就很難脫勾,說白了,要沒有苟且見不得人處,又何必去冒違反程序正義的政治風險呢?



轉貼七


Becco 按:轉自蘋果日報。在台陸生記述現場的文章,讓我第一次在實驗室流下眼淚---我可是連炸掉三個樣品以及一台dilfiridge 都不曾掉過一滴目屎的男人啊


















在台陸生的公民課


 
作者:蔡博藝(在台陸生)

19日淩晨三點半,我站在青島東路的陸橋上看著立法院議場外的一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下來的五分鐘,我永生難忘。

四個小時前,我來到濟南路一段的群賢樓外,這裡已經聚集了大批民眾正在聽舞台上的演講。台上講者宣佈最新消息,有位警察在執勤時昏倒送醫,請大家為他加油。「警察加油!」這是這場運動裏,我聽到的第一個群眾呼喊。

半小時後主持人突然宣佈有消息稱12點半鎮暴警察將開始對於佔領立法院內議場的學生進行驅離,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彌漫在空氣中的緊張。主持人向台下的人群和身後的警察喊話:「請不要用暴力驅離學生,我們要保護在裏面的夥伴,警察不動,我們不動。」

我順著立法院的圍牆從濟南路一段到中山南路,此時的立法院正門口聚集了四十幾位靜坐者,多為中老年。他們的身前身後都是警察。再向前走不遠右轉上青島東路,立法院這一側的大門已經被數百青年包圍。人們聚集在大門口或爬在柵欄上,院內廣場上有少數翻越柵欄而入者,但是更多的是警察。

此後的時間裏,我都在青島東路上,不停地聽說警察要攻堅了,兩名學生不停地安撫人群的情緒,讓大家就地坐下。可是流言一直甚囂塵上,不時能聽到有人說「警察要攻堅了」,「警察還沒有行動」,「警察要攻堅了」,「警察還沒有行動」……

我們都知道,警察遲早會行動,但外面的人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行動。就在這種懸著一顆心的煎熬當中,時間來到了淩晨三點半,我站在青島東路的陸橋上向下看,陸陸續續有人向這一側立法院的門口集結,此時的青島東路已經被滿滿的人潮佔據。我拿起手機正要拍照,突然院內的數十名警察開始向議場內奔跑。總控(總指揮)拿著大聲公呼喊「不要傷害人民!」導火索三秒之內燒完,青年們炸開了鍋,洶湧的人潮漫過立法院的柵欄,不到半分鐘院內就被人群佔領,前排憤怒的人開始向議場內推擠警察。此刻震耳欲聾的聲音高喊「坐下!坐下!坐下!坐下!」前排湧入立法院內的人潮停止移動,就地坐下,盡量避免和警察的衝撞,之後口號變為「警察不動,我們不動,警察不動,我們不動。」警察守住了一樓的大門,青年佔領了立法院的廣場。

短短的五分鐘,從內外對峙、警察行動到青年佔領立法院廣場,最讓我震撼的是這些青年的行動力和冷靜克制。該行動的時候毫不猶豫,該克制的時候迅速降溫。青島東路上站著的是臺灣年輕的公民,臺灣公民力量之強大在這五分鐘內表現的淋漓盡致。

此後的青島東路一夜無眠,廣場上持續著不同的演講,並且持續更新議場內的狀況。我站在立法院廣場的角落裏,放眼望去,都是青年。我看過不少社會運動,但是像這樣壯觀的景象還是第一次見,就好像是教室被搬到了立法院的廣場上,而且這閒教室一直爆滿。

我們在場外得知裏面的警察佔據了廁所,議場內的學生們沒辦法上廁所,很尷尬,於是老師帶著大家一起喊「警察離開廁所!」喊完后大家都笑了,老師也笑著說「這應該是臺灣社運史上的第一次。」內外就靠著這樣的消息傳遞,相互聲援打起。

此後,場內的學生自發組成糾察隊、清潔隊、物資發放隊,開始各司其職,整個廣場上秩序井然。「有人需要麵包嗎?」一個女生抬著一個箱子走了過來,把箱內的食物分發給大家,她離開時,我的周圍爆發出掌聲和感謝,這一刻,讓人覺得格外溫暖。

這一夜,這群年輕人覺醒,讓我刮目相看,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是第一次參加社會運動。我所在的學校,校風相對保守,同學們很少談論社會議題,但是在這個夜晚,學校的Facebook群組被立法院的消息洗版,更讓我難以置信的是,我的一個從來不談論社會的朋友居然到了立法院,向同學們直播現場狀況。還有同學,連夜包車同來。更多的同學開始了解和討論服貿,我曾經認為冷漠的臺灣同齡人不再冷漠。不管是否支持服貿,有感總比無感強太多。

有媒體說是民進黨動員了學生,我必須指出,這樣的報道有失偏頗!我在現場看到的狀況是當帶頭的學生們已經沖入議場許久之後,民進黨大佬們才相繼來到立法院,並且也只是在場外靜坐,靜坐了不久就離開了。留下來在門外保護學生的只是個別立委,黨鞭在離我不到三米的範圍徘徊到天亮。坦白說,民進黨沒有能力動員到這麼多學生。

發起這場運動的學生對於臺灣政治的理解程度已經相當成熟,早在反媒體壟斷的時候就已經顯現出來。最重要的是他們不去政治化,很清楚自己在做的就是政治。並且知道怎麼利用遊戲規則,而不是被規則利用。

前來聲援的學生也多是通過網路了解到狀況,並且決定半夜前來立法院,沒有人逼迫他們半夜三更放棄睡覺、讀書、看片、打遊戲。所以,不是民進黨動員了學生,而是學生動員了民進黨。
我的確在現場看到了很多抱著看熱鬧,趕風潮前來的年輕人,他們也許並不了解議題,也只是來看看,但是能來到這裏已經不容易,他們的到來,使廣場上的人數一直保持在三千以上。而且來到這裡,就是開始了解的第一步。聲援抗議或湊湊熱鬧都是不可少的,湊熱鬧的人至少願意站出來看看臺灣到底發生了什麼。

請不要再說青年不懂事,請不要抹黑說這些青年是暴民,他們背著書包,戴著安全帽來到這裏,他們是你的孩子或者你隔壁家鄰居的孩子,也是我的同學。他們有自己判斷的能力,清楚知道自己前來的目的和他們想要知道什麼。他們會策劃行動組織動員,會拿起麥克風向大家吐露心聲,會自發維護現場秩序,會默默撿起地上的垃圾,會知道有食物和水要先分給其他人,會知道要感謝和鼓勵身邊的朋友,會體諒警察的辛苦寫紙條安慰他們。

青島東路因為這些年輕人而變得可愛,立法院的廣場不再隔著高高的柵欄,他們來此是來上課,上屬於這個世代青年的公民課。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們已經長大,他們是臺灣的公民。

轉貼六

(按: 作者是台大政治系陳嘉銘教授)

來自 https://www.facebook.com/chiamingchen/posts/10152102211683124  


Chia-Ming Chen  
[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
我今天忽然想通了一件事,整個人起雞皮疙瘩,打從心底打了好幾個寒顫。
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是投資移民條款。
這些投資移民條款,很可能在將來引發台灣內部激烈的民族族群衝突,甚至發生絕望之下的恐怖攻擊。
在服貿協議中,中國人只要交出六百萬,提供檢查。就可以特定名目,三年一次,無限次延簽。
等於實質上,只要名目上的六百萬,就直接發給中國人,台灣的永久居留權。
六百萬太簡單了,特定名目太簡單了。移民公司只要收取手續費幾萬元,六百萬和特定名目都可以幫你作出來。
可悲的是。以上都還不是關鍵問題。
關鍵在於,中國官方極有可能,有計畫、大規模、以各種方式,鼓勵和補貼中國公民移民台灣。六百萬和特定名目,中國官方有完全充分動機,直接補貼和發證給大量中國移民來台。
為什麼說他們極有可能這麼作?
因為這是中國在國際上處理邊境民族主義問題,最常被批評的典型手法,也是最危險的手法。
新疆和西藏,原本漢人都不多。中國為了遏止這些地方的民族主義發展,不斷大幅號召、半強迫、鼓勵和補貼漢人移民到偏遠貧脊的新疆和西藏定居。現在這兩個地方的漢人都已破當地人口百分之六十。幾十年前是低於百分之五。
在民族主義的文獻裡,這是處理民族主義最危險的手法。
這個手段可以根本瓦解掉住民自決的正當性。就算住民想要和平自決,原來的新疆和西藏住民,也已經投不過人數更多的漢人。這等於斷絕了以和平方法,解決民族主義問題的方法。原來的當地住民在悲憤之下,只能採取激烈的對抗手段,甚至包括自焚或恐怖攻擊。
英國當初採取這種方法對付北愛爾蘭,自食其果了將近百年。中國是全世界繼英國之後,採取這種作法的國家,我們也在這兩個地方,看到了人間的慘劇。
最悲慘地是,永遠無解。漢人也住了好幾十年,也不可能離開。
只要中國官方大幅鼓勵中國移民來台。不管你是藍綠,不論你是統獨,只要住在台灣,不管該時政治情境是統是獨,以後都會面臨這些慘劇發生的可能性。
而且永遠無解。
服貿協議可以讓許多台灣企業賺錢,我們不懷疑。這些老闆們大聲支持,才更有機會通過。
但是中國對全世界言明要用錢買下台灣的民主主權,全球皆知,我們也不懷疑。
因此,對服貿協議,所有忽略中國政治意圖的經濟分析,可參考性都很低。恰恰經濟學者最不會的就是和市場交易、效益分析無關的政治意圖和民族主義分析,這是經貿協議交給經濟專家分析的致命傷。
馬政府在中國政治意圖這點上,採取的策略是「有意的疏忽」(intended negligence),絕對閉口不談。因為相關政治意圖的條款,合理推理,必然是中國指定的優先條款。不「有意疏忽」,馬政府就什麼都無法簽。

轉貼五 

(知道我不讀詩的朋友,傳了這首鴻鴻寫的詩給我)



<暴民之歌──聞318佔領立法院反服貿學生被媒體與立委指為暴民>

作者:鴻鴻

是謂暴民


我們來了,夏天也來了
我們的腳步,可以溫柔也可以堅定
我們的聲音,可以優美也可以嘶啞
我們的拳頭,可以揮向天空也可以揮向不義
我們的心,可以是血的紅也可以是青草的綠
我們越過圍牆佔領這條街、這個廣場、這個堡壘
當別人把這裡當作提款機、當作傳聲筒、當作逃生梯
我們把這裡當作溫暖的搖籃,當作哺育稻米的農田,當作未來之歌的錄音間
我們歌唱,對,我們歌唱
我們用歌唱佔領一個原該屬於我們的國家,原該保護我們的政府,原該支持我們生存的殿堂
把它從墳墓變成子宮,從垃圾堆變成果園,從地獄變成天堂
甚至我們不奢求天堂,我們垂下眼睛,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
今夜,原不相識的你我,在這裡多元成家
今夜,我們甘願做愛的暴民
就像五二0訴願農民那樣的暴民
就像六四天安門學生那樣的暴民
就像把美麗島當號角的那樣的暴民
就像用野百合、用茉莉花改變世界的那樣的暴民
就像以自焚為武器的鄭南榕那樣的暴民
不過今夜,我們不焚燒自己
我們焚燒這嚴寒的冬夜
讓夏天一夜之間,來到我們眼前!



不是轉貼之一

昨天睡了五個小時,剛在顯微鏡上反射性、機械性地找東西時,思前想後。

沒有人希望學生們用大好的青春,去做這樣辛苦、危險、讓父母擔心的事。但如果你覺得,假設現在的你還是個大學生,你是會去現場---哪怕只是站在立法院外致意---的人,我歡迎你繼續看下去。

很多人看到這幾天甚至更早的公民運動的新聞,會說「民主病了」,就某種角度來看並沒有錯,但是,在指責究竟是誰讓民主乃至於整個國家生病的同時,我們先問自己:

如果民主和自由,是這個國家的人民所選擇的生活方式,那這樣的核心價值如果病了---哪怕對症狀的診斷不同---我們首先要做的,是不是先動手去醫好他,而不是背棄他呢?

如果一個人的心臟故障、失靈了,我們不會跟他說:「那就把心臟拿掉吧」對不對?

美國有兩黨惡鬥,日本有派閥政治,義大利以及許多歐盟的國家的民主也千瘡百孔,但我相信,他們絕大多數的人民,不會主張「讓我們回到黑人或女性不能投票、墨索里尼、 希特勒或朗哥執政,還是幕府的時代」,是的,民主有成千上萬的問題,但那樣的主張,不可能出現在主流、受人尊敬的媒體上,更不可能出自民選首長或拿納稅人薪水的官員之口而不導致下台負責的。

此刻,就在立法院內外,一群大學生、專業人士、醫護人員,正不眠不休地搶救著我們的「民主」,那個讓我們走在世界上願意抬挺胸告訴世人「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核心價價。

朋友們,讓我們繼續關心下去。

~Becco



轉貼5 


儘管今天下午在臺大演講,晚上主持中國沙龍,現在真的很累很累;但是我無法入睡。太多我的朋友,我的學生,現在正在立法院內外,爲自己這片土地的命運而吶喊。我被他們感動,爲他們擔心。我無法到現場,但是我的心跟他們在一起。

我知道,明天的媒體,也許還有一些臺灣人,會說這些人是暴徒,是過激行為。我知道會的,因為,當年我們也是被指責爲暴徒和過激。指責我們的人,完全不問我們為甚麼過激;正如明天可以預料的那些指責者,他們也只會指責這次佔領立法院的行動,而不會問,是什麼把我這些朋友和學生激怒到要如此行動的。明天的那些偽善者,他們將只譴責行為,而故意忽略原因。

但是我太了解我的這些學生和朋友了。他們確實激動,但那是因為他們對臺灣有著深深的愛;他們中間有大學教授,有研究員,有作家,有大學生,他們不是暴徒,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呼籲臺灣社會,當你們爲他們的行動而震驚的時候,請一定要看看他們的訴求,也一定要知道是什麼激怒了他們;

我呼籲臺灣警方,你們面對的是自己的同胞,他們不是壞人,他們是為臺灣好,請你們無論如何不要動用武力;

我呼籲我那些親愛的學生和朋友,請你們一定要進退有據,未來的路還很長,為了臺灣,請你們保重。

我也呼籲我所有的網友,今夜,讓我們一起,做一個臺灣人。


轉貼4



 Becco按: 這一刻,我真的非常非常羨慕學醫的人





























【沃草】立法院議場人權醫療團隊告國人同胞書


 
本新聞由沃草提供
立法院議場人權醫療團隊告國人同胞書:

各位親愛的國人同胞,我們是一群來自臺大、馬偕、榮總、長庚、北市聯等醫院的醫師、護理師、藥師、緊急救護人員。

在我們之中,有人已經數十小時未闔眼,有人必須在今晚守夜之後繼續上班,下班之後再來場內接力輪值。很多人也許不解,為什麼醫療人員必須在這個時刻和所有國人站在一起? 醫師誓詞告訴我們:准許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保證自己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我將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我將不容許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乎我和病人之間。即使在威脅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業知識去違反人道。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言。

台灣醫界百年來傳承賴和、蔣渭水、杜聰明、李振源等前輩守護弱勢、關懷人權的精神,在所有關鍵時刻,我們都選擇與人民、人權站在一起,絕不服侍當權者去為虎作倀。

世界史上,有許多醫師自甘墮落淪為當權者工具的例子:在二次大戰協助屠殺的納粹醫師、做非法人體試驗的日本軍醫,都是醫療史上的恥辱。醫師為了病人的需求而存在,在雞蛋與城牆之間,我們以永遠選擇站在雞蛋的這一邊為榮。

當權者已經完全視民主為無物,用卑劣的手段強行通過他們要的服貿。踐踏民主紅線的行為,引起全國人民譁然。

當一個民主國家的當權者視民主程序為無物時,這已經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必須視同這是當權者對民主的宣戰!在此國難時刻,與人民站在一起是我們無上的光榮。

在衝突的現場,我們雖然有立場,但我們對於現場所有人員的救治,絕不分民眾或是警察,這是我們鄭重的保證。我們也要呼籲當權者,切莫對議場內外和平、勇敢、盡自己公民義務捍衛國家的所有人民施暴。用武器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將是所有國家暴力執行者終生的恥辱。

我們從活動開始直到現在,已經與人民一起守護民主24小時。我們將會繼續輪班堅持下去!我們也呼籲全國的醫療人員,加入我們的行動。我們一起堅持到底,莫要愧對你的一身白袍! 我們也要呼籲所有專業人士,以及所有國人同胞,在此國難當下,發揮你的專業之外,也莫要忘記你身為一個公民的責任:守護我們的民主,守護我們的國家。

呼籲所有醫護人員前來馳援: 各位醫護朋友,現場目前醫療能量尚稱足夠。但明(20)日早上七點,約有15名醫師必須回去上班,會出現人力缺口。請有辦法的夥伴們務必前來馳援。請攜帶你的白袍、聽診器、醫事人員執業執照,以及一些隨身可攜帶的急救藥品。

我們一定要撐住這幾天,一定要!!!如果您是EMT1或EMT2執照持有者,也請您帶上您的執照,加入緊急救護團隊! 所有的專業人員都出動了,醫療人員絕對不落人後!

(文:立法院議場人權醫療團隊)


轉貼3

為什麼要佔領立法院?因為:
「這已經不是多數暴力的問題了,國民黨團的作法已經根本摧毀了人民將主權交付立法者的民主信任,這種恣意審查比不審查還要更可怕。如果兩岸協議都可以當作行政命令來審查,還有什麼不能當作行政命令來審查?是不是對國民黨立委而言,名稱叫什麼不重要,內容是什麼也不重要,怎麼做成的也不重要,只要他們想要把它當做行政命令,『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而我們還好意思說台灣是個民主國家?這是shame democracy.

轉貼2

中部的朋友跟我南部的同鄉,都坐遊覽車上來支援北部的大家!
轉貼,盡點微薄之力!
各位在立法院現場的朋友們:
若今晚不幸有遭鎮暴警察帶至警局作筆錄者,
請告知警察「我要申請法扶律師」,
並可自行撥打02-25592119客服中心請求派遣律師,
請務必告知客服中心【因立法院抗議行動遭帶至警局】。
律師會在45分鐘內到場,而律師到場前,可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律師到場後,可要求先與律師面談後再開始訊問,
律師必須陪同在側確認警察訊問內容有無誘導或違法之處,
作完筆錄後,應詳加閱覽是否與陳述相符後,始可簽名。
以上,要平安,但也要護持民主!

請大家將訊息告知在場的朋友們!


轉貼1

【318青年佔領立法院 反對黑箱服貿行動宣言】

我們不願看見台灣青年十年後,還過著22K的生活!我們相信,台灣是個可以讓青年實現創業夢想,開咖啡廳、開個人公司,可以靠自己打拼就能變「頭家」的創業天堂。

根據學者專家對服貿協議所做的影響評估,雖然政府宣稱台灣只對中國開放64項服務業,但這64項卻包含上千種行業,從雜貨店、在地小吃店、麵包店、文具店、理髮店、廣告設計等等,我們的食衣住行、生老病死全都包含在開放項目清單裡。

未來,台灣的中小企業、微型企業,即將面臨資金充裕、整合上中下游一條龍模式的中資企業來台競爭,不管是上班族、小農、工人、商人,生存都將面臨威脅。除了個人飯碗難保,台灣對中國開放入口網站經營、網站代管,以及印刷和出版發行通路,讓我們的言論自由受到嚴重威脅。

反對服貿,不是「逢中必反」,服貿最大的問題在於,自由化下只讓大資本受益,巨大的財團可以無限制的、跨海峽的擴張,這些跨海峽的財團將侵害台灣本土小型的自營業者。那個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中小企業創業天堂,未來將被一個、一個跨海資本集團併購。服務貿易協定的本質,和 WTO、FTA、TPP一樣,這些國與國的經濟協議,都是在去除國家對人民的保護。服貿協議,不管統獨、不管藍綠,這是一個少數大資本吞噬多數小農小工小商的階級問題,更是所有台灣青年未來都將面臨的嚴苛生存問題。

我們強烈抗議,馬英九為首的少數執政者挾持國會、粗暴通過服貿出賣台灣未來。3月17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在一片混亂中,搶下麥克風、用30秒宣布會議決議:「出席人數52人,已達法定人數,開會,進行討論事項,海峽兩岸服貿協議已逾3個月期限,依法視為已經審查,送院會存查,散會。」完全背棄先前承諾人民願意「逐條審查」的決議。如果今天國民黨可以如此粗暴通過這樣影響青年、影響全民的協議,完全不受國會監督、沒有國會實質審查,後續影響台灣經濟自主更為嚴重的自經區、貨貿也將比照辦理。 台灣未來不能如此被粗暴斷送。

我們要強調,我們不是不願意接受挑戰、不是不願意面對競爭的青年,我們只是不願意面對這種不公平的競爭、我們不願看見我們未來的生活掌控在這些少數權貴統治集團手裡、我們不願我們的工作都被大企業家、被跨海峽資本家控制;我們要掌握我們自己的未來,我們要的是一個給年輕人公平發展和競爭的環境與機會!

各位青年朋友,這些由大財團、大企業、少數執政者所組成的跨海峽政商統治集團,隨時可以拋棄台灣,他們隨時可以轉往世界上任何一處勞動力更廉價的地方;他們就像吸血鬼一樣,吸乾一個國家青年的血汗,就開始找尋其他國家青春的肉體。各位台灣的青年們,台灣是我們生活的土地、這是我們賴以維生的地方。為了阻止這個不公不義的經貿協議、為了阻止這個踐踏制度、威權復辟的政黨,請跟我們一起站出來,請跟我們一起站出來守護我們的台灣!

【青年的訴求】
1. 我們代表人民奪回立法院
2. 在野黨加入我們
3. 馬英九到立院回應民意

10 則留言:

丸子 提到...

不能再同意了!

KuMoon 提到...

看到 MIT 那邊也有人開始聲援了! Good Job

becco 提到...

這裡有petition,有用沒用先簽再說(這樣講好像馬英九…)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oppose-trade-agreement-between-taiwan-and-china/C80BsZ11

Kai Ho 提到...

Hi,您好! 時常看你的blog. This is Kai Ho from TAIWAN,but now working at Restaurant JAAN at Swissotel The Stamford Hotel in Singapore.我想分享你這張報紙的照片在我的FB上! 謝謝!

becco 提到...

Go ahead and do it fast

希望有一天能有幸去貴餐廳用餐

Kai Ho 提到...

Thank u very much! 我隨時歡迎您的到來。我已發表。請檢閱!謝謝!https://www.facebook.com/kai.ho.547/posts/10152050088657569:0

becco 提到...

Hi Kai Ho,

沒有問題。我沒有fb,所以不能開您的頁面,但我相信您會讓他發揮應有的作用的。

這個entry裡頭絕大多數是從他處轉載,有些已經 追不上事態的發展,但內容其實是很深遠的,也歡迎您轉貼出去。

我剛剛才進到實驗室,強迫自己專心在手頭上那些眼睛看不到的樣品上,這種心境上的衝突與反差,我想,或許就像一邊在料理著盤中精細食物一邊想著家鄉的動盪的你一樣吧。




Becco

Kai Ho 提到...

Hi Becco,

Nice hear from u again. I just finish lunch service.

謝謝你的分享。跟我一樣身在異鄉,很關心自己國家的事務!我確實不太會著墨於寫作。只是想紓發我的情緒與觀點。對於 能不能起到作用,實在不敢當!以下是我 FB的原文,請指教。 Cheers !

***
每個人都要有為社會盡力的責任,因為我們都是社會的一份子。提升社會幸福是需要做的事。或許一人在外這麼多年,才感到家與國的重要。每當有外國朋友問起我從哪來? 總是毫不思索的說: I am from TAIWAN, just these few years working at oversea, and my hometown is very beautiful and people there are nice, friendly and kind. If you have time should go there check out! 我不懂政治,也不會高談闊論。我是一個成熟的人,自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與意識,更不是盲目跟從這次的運動。我是台灣人、是台灣囝仔,喝這裡的水,吃這裡的米長大。正因為是這裡(台灣)養育了我,才我讓有機會,有能力遊走世界各國去工作、去體驗生活。我從來不忘本、不忘根,更不會忘記我從哪來?我是誰? 也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理想與那顆熾熱的心。我很欽佩這次運動的青年學子們,你們的勇敢、你們的果斷。可能會帶來不一樣的世代,也有可能會草草收場,得不到令人滿意的答覆。或許會有遺憾,但絕對不會後悔! 因為你們已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能我們高度、氣度不同,但身上所流淌的靈魂確是相同的!

我也是屬於這個世代的人,讓我真的想回台灣去貢獻自己、奉獻自己。我會的不多,只會烹飪。 我是一名廚師,只是用我的"視界"去看這個"世界"。不是要炫我有多高超的料理技術,而是訴說這些年在外,我對生命、對生活的認知與體會。不再只是從產地到餐桌,更希望能藉由食物本身出發,來延續很多的議題,不單單只是料理,而是能更進一步向人們傳達我對生活、對生命、對食物、對料理的情與熱,以及對國家、社會時事的態度與觀感。"治大國如烹小鮮"語出 老子的,我想魔鬼就藏在細節中!人們很容易忘記背後所帶來的憂與患。這些人,拿人錢、說人話、吃人飯,但不幹人事!是什麼時候由"民以食為天"到"官或民以利為天",我們自何時遺忘了"誠信"這個人類最初的生存法則? 這七年間,從來沒有停止想念台灣,想念著我親愛的家人與朋友們。天佑台灣! 最後,我想說的是,幹! What the FUCK! 中間那兩份還能稱的上是報紙嗎???

heinrich kuo 提到...

悲哀,
身在台灣,
整個社會氛圍與大眾反應,
只能說,
台灣的未來很悲觀......

becco 提到...

不重要,有人要放棄自己是他們的事,我們可以選擇忽略他們,做自己覺得對的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