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波士頓新(四)星: Here's to the RIBELLE one

拜大學同學Y之賜,我認識了她的高中同學,在本地工作的J,從此想要試什麼新餐廳,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令人感動的是為了吃好飯她有時甚至可以犧牲原定約會(據說是第一次dating所以比較好喬,這我就不懂了),讓我挑起餐廳來更加戰戰兢兢,畢竟人家可是付出終身大事的機會成本呀!

Ribelle 是義大利文的反叛(Rebel),老闆是前Momofuku Saam Bar的chef de cuisine,所以大概可以想像走的是巔覆傳統,帶點亞洲(尤其是韓國)風,但主要還是從義大利菜出發的料理。

開放式廚房,gastro pub/bar的陳設,隨意不羈的氣氛,甚至還有一個超級長桌,可供至少20位認識或不認識的客人同席,像在部隊吃大鍋飯一樣---很抱歉用了一個如此低俗的類比。

波士頓環球報將他選為2013年度餐廳,年度最佳新餐者,還給予他四星的最高評價,看來頗厲害,但我心裡不免犯滴沽:「蛤,這樣就四星了喔?」

但總之即使是週日而且是新格蘭愛國者隊正在為前進超級盃奮戰的晚餐時間,我也只能訂到5:30 pm的位子,不然就只有9:30,我雖然傾向吃"晚"餐,但這對J來說太晚了,所以為了避免太過健康,我們決定多點些菜,多喝些酒。

真象在下面, 我把菜單上的菜名寫下, 每行一道菜,第一個字是菜的主要名稱,第一個逗點之後是我憑記憶寫下的重要材料,大家不妨自己玩一個連連看:



Sicilian semolina bread with Tapenade ;
Monkfish Osso Buco, quinoa, pickled black radish, cilantro
Tripa alla Romana, gnocchi, parsley  
Carpaccio, aged maine beef, sunflower creme fraiche, crispy snail
Kohlrabi, grilled veal tonge
Squid ink fideo, lobster

甜點(這很好認):
Olive oil ice cream, magic chocolate dome, sea salt(是松露鹽), burnt cinamon (在碗底)
Roasted apple sorbet, pickled apple, creme fraiche, pie crust, cider jelly 這道非常不錯

















結論是,我會再去,或許在那之後會寫篇有些內容的東西。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Boston Globe 的Devra First 的食評 ,我最近才開始看她的文章,我必須說,食評的文采、才情和洞見,真是和所在媒體的素質、高度呈正正正相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