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5日 星期六

世事難料

包含自己的經驗,我發現長輩們常試圖說服孩子,家族裡有人念法律或者學醫,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固然能夠理解這背後的考量,但心裡總是覺得: 那與我的人生目的何干?

法律這途因為不可能忍受一些過於瑣碎無用的學科因此行不通,至於學醫,從小就害怕碰觸生肉,小時候連跟母親去肉攤、魚攤都會反胃的我,心裡更是明白那並非我所能勝任的工作。

那時怎會想到,有一天長大後,淪落異鄉的我竟變成菜刀不離手的業餘屠戶,

人生,真是難以預料。


Mangia Mangia Mangalista!

三斤半

觸手的感覺好像在拿一整塊的butter
沒有鹹草,烤雞用的twine湊和著用唄

慢著火,少著水


10 則留言:

PC12 提到...

看起來好好吃!
我想請教一個問題
理論上來說,冷凍過的肉品最好是冷藏緩慢解凍後一次用完
但像這次的三層肉這麼大一塊,除非是要辦桌或農時做兩三樣使用同樣部位的菜餚,不然實在很難用得完
除了解凍之後分割再凍回去這種注定要損失一些美味的方法外,有沒有其他好一點的處理方法?
(因為我終於是受不了誘惑也手滑決定試一下神豬了...)
感謝

becco 提到...

啊,想不到這個blog竟然也有推人入坑的時候 XD

你說的的確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因素,不過以神豬,尤其五花肉而言,我覺得傷害其實不嚴重,你在照片裡看到的是他五花肉最小的訂購量,所以不分裝很難,但是你看第一張照片,那是在冷藏一天之後開封的,直接放砧板上,請注意這肉沒有明顯的出水,無論是肉或包裝的膠膜上都是乾乾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拿起來、摸起來像是一塊butter。

總之就是肉汁沒有什麼流失,或者說,瘦肉應該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我推測是因為油脂的關係,除了讓溫度變化更緩慢,油水均勻混合(marbeling) 也讓汁液更不易流失。

神吧!

第一次買建議買他的chop, 當然那個collar steak要是有貨也該試試!

PC12 提到...

這個部落格已經是我小廚房的推坑主力之一有段時間了
舉凡從次級LC鍋到食譜到豬肉之類的...(掩面)

上回實驗性做了巧克力熔岩蛋糕
博得現場女客們相當高分貝的驚呼,連平常不嗜甜食的男性友人們也認命拿了湯匙把甜點收乾淨
果然是約會時炫技的好選擇

我手滑了豬五花和頸肉之後才想到分裝的問題
解凍一天還沒出水這件事情真的太神奇,看來五花肉的問題不大,可能就像滷肉一樣,油層夠厚就能保溼嚕,等到手之後實際試試就知道了

感謝回覆

becco 提到...

PC12 ,

那希望這次神豬別漏我的氣呀。

神豬現在美國很地方有養,我買的這家在NJ,好像只有附近幾州免運費,你可以查查你那邊有沒有。其實我還滿好奇的,更好奇匈牙利原版的吃起來如何。

PC12 提到...

神豬在冰箱解凍之後真的沒有血水
切了一半(大概兩磅吧)做白切肉,另一半凍回去等有空再料理

一般豬肉跑活水都會有整鍋粉紅色的血水,神豬依舊沒有血水出現,大概跟解凍一樣,油脂的關係讓血水不怎麼會流出來,倒是因為先去了皮,厚厚的脂肪層在跑活水之後嫩得像是要掉下來,不像亞超的去皮三層肉脂肪層硬得跟什麼似的,倒很像是周老師東坡肉食譜裡形容的軟嫩三層肉,之後拿剩下的一半來滷肉應該會是個好主意

一半的三層肉再剖半後用滾水熄火泡三十分鐘泡熟成白切肉,這時候倒是表面出現血水溢出後凝固的咖啡色,切片的時後,肉是熟了,但是有淺粉紅的血水,豬肉一般得吃全熟,我不很確定這樣行不行得通,不過完全沒有腥味,肉全熟但軟嫩,脂肪層亦凝固到可以下刀切片,超過六成是脂肪層的三層肉居然不噁心不膩口真是相當神奇,下次煮燉肉類的料理應該不會失望

becco 提到...

PC12,

這真是太神奇了,謝謝您分享的心得。

我想關鍵或許在於油比水多,形成油包水的emusification 吧

拿來做白切肉或白斬雞一直是我心目中對肉類最大的考驗,你竟然真的這樣幹了,好勇敢。前天除夕夜,家母切了一些 五花肉做酸菜白肉鍋,也不賴。

PC12 提到...

我一直掙扎想做東坡肉,但是最近實在無法提起時間精神大洗廚房,朋友來確認我有沒有要帶菜的時候,就心一橫決定做最簡單、沒啥油煙、不用洗廚房、但是最考原料的白切肉,想說之前用亞超的豬肉跑過活水之後悶熟也還能吃,橫竪應該是不會太糟(而且這種踩雷活動當然是要拖著一群人才行咩)

幸好結果還不賴,雖然每吃一口就覺得冠狀動脈又狹窄了一點...

感謝版大推薦的好豬肉

becco 提到...

Good job!

期待剩下的試食心得!

Yu-shan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PC12 提到...

把 collar steak 逆紋切片用台灣帶回來的腐乳醬稍醃,跟切大斜片的小黃瓜一起炒
這才知道原來我有這麼久沒有吃到所謂的「肉片」
應該是梅花肉無誤 (或者是很接近的部位)
沒有腥味的梅花肉片好久不見啊 (以上兩項條件在本地均非常態可得)
到底本地的梅花肉都去了哪裡?
該不會都成了叉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