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

吾山之石

對於美國沒有高鐵,甚至連經濟方便的鐵路設施都付之闕如,我一直感到難以恭維。

搭飛機固然夠快,但911之後的安檢措施實在令人望之怯步----據說在此之前,波士頓的落梗機場(Logan Airport,又稱金鋼狼機場)可以讓人買活龍蝦帶上飛機作伴手禮的,你現在能夠想像嗎?

記得以前有一說是因為在某個關鍵時刻,新興的石油與汽車業的政治遊說能力凌駕了原本獨霸的鐵路業,於是美國政府決定將主要的經費用於公路建設,觸發了一連串的正向自我強化的循環,鐵路運輸從此兵敗如山倒云頁…好像是這樣的,但不要問我是哪裡看來的,很可能是高中時代的事,我沒印象了。

總之我就這麼對不起地球地在這個大陸上已開超過七萬哩路,說實話還滿愉快的啦,一來我從來就不討厭開車,二來,開車的自由度終究不是任何一個與陌生人共乘的運輸工具能取代的。

唯一的例外是逢年過節,記得某年感恩節我曾花超過12小時在路上,那其中至少有五小時是靜止的,而這僵持的五小時,多半發生在大的關隘、州界,因為從收費站回堵十幾英哩都不奇怪。

如果只是因為車流飽合那我也就認了,最氣人的其實是到了快收費時才發現,之所以堵成像人間煉獄,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人工收費實在太耗時,我是從買車第一天就裝電子收費器(ezPass)的,所以一直不能理解這麼方便的東西為什麼還是有人不肯用?視路段不同,通過的時速低則15 mph,高則可達55 mph,根本不需要慢下來,而且自動從信用卡扣款,還有折扣優惠,這麼好的東西怎麼還有人不肯裝,而且不裝的人還不在少數?

如果收費站是人工電子混合的,我就不得不排在人工繳費者後面,那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動彈不得,就算是人工與電子車道分開,但假設我在第一車道,而電子收費亭在第十到十五道,也就是路的另一側,那就直如泰戈爾筆下世界最遙遠的距離,不靠摩西分開紅海般的神力,簡直是不可能到達的。

每次通過我的電子收費站之後,看到眼前一片坦途,四下無車,再回望之前把我堵了一小時就不過是在票亭前的那一片車海,心裡的悲憤真不是言語可以形容,我不懂,為什麼歐巴馬不下令所有的車一律安裝電子收費,否則不准上高速公路?這麼明白的道理,這麼明顯的好處,節省人力、物力、時間、油耗、空汙的完美措施,應該無論民主共合兩黨都要全票通過的啊!

然後我看到台灣領先全球的eTag,全線電子化,再看看那比堵車還要難解的僵局,看看簡直比上帝還要老大的財團老闆放的大絕--- 不爽不要裝,但我看你怎麼上高速公路啦啦啦---看到劉黎兒說日本n年前就已經有計程電子收費但仍保留1/3 ~ 1/4 的人工系統,我忽然懂了。

下次我再百無聊賴地被堵在收費站前的車陣中(呸呸呸),當我把所有的零食吃完,學過的髒話都罵完了,我會再重新想想,為什麼有人會說,多數尊重並保障少數,才是真正的民主文明。

以及更根本的,權力必須能彼此制衡---即便是"小事"如美國與日本在實行電子收費那麼多年依然讓人民保有人工繳費的選擇亦然,否則就會落得像我國一樣,官民對財閥束手,只能倚檳榔攤望(用人民稅金蓋的)高速公路興嘆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