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二郎流拉麵「夢を語れ」, 在夢想與鬼壓床之間


少麵,加蒜,加蔬菜,不加肉,不加豬背脂,12元


 我把上面這照片在 line 上傳給妹妹,以下是她的回答:

「你做肉燥意麵?湯好少,肉燥切太粗了,而且滷肉看起來好乾呀…」

我不確定究竟是因為缺乏美感的配色、不修邊幅的邋遢擺盤(碗)、充滿補償心態的蒜頭、或者剛好同樣顏色的木頭桌面,才讓她以為是我的手筆。

「不是我做的啦,是一個日本人來開的拉麵店,所謂的二郎(流)拉麵。」


一年多前的某天,一起擔任助教的日本人K與我聊到本地一家新開的拉麵,店名叫「夢を語」,開幕一週內他老兄就去了兩次,且各排兩個小時才吃到,卻依舊躍躍欲試地還打算再去。 我說那想必非常道地了,因為之前在這裡吃的拉麵都不怎麼樣,所以只有偶爾去紐約才會到一風堂、世田屋或者麵屋秀解饞。

「喔,那我得警告你,這家拉麵和一風堂那種拉麵是完.全.不.同.的唷,他是所謂的Jiro ramen,完全不是像一風堂那樣精緻(他用"sophisticated"這個字), 味道很重,份量很多,如果你真的要去試的話,記得不要吃午餐」K嚴肅地說。

我那時剛看完Jiro dream of sushi,滿腦子小野二郎捏壽司時的溫柔神情,心想叫Jiro的拉麵哪能不精緻呢,多半是K的標準太高,日本人嘛。待我回家一查yelp,怪怪,照片裡那麵的模樣,甚至令我懷疑,這是人吃的嗎?

根據網路上簡單搜尋來的資料,二郎拉麵的原始主顧是慶應大學的體育系大學生,難怪如此魄力十足,不僅麵的份量是一般拉麵的兩倍,況且重油,重鹹,肉大塊,加麵加菜加蒜再加一塊豬背脂也不另外收錢。

原本興致不大,但網友Cainli大大說:「用大量蔬菜熬的湯底配上大塊叉燒的二郎拉麵,在冬天吃很棒噢!」於是某個寒冷的週五晚上,開完group meeting,我問剛好就住在這間拉麵店附近的T要不要一起去挑戰? 每天回家總看到這間小店大排長龍的他毫不猶豫地答應,而我們果然就在寒風中排了一個半小時才入坐,寫到這裡我都不禁羞愧起來了,商業週刊上的成功人士或聯核爆的專欄"作家"們看了一定會說:「嗟嗟嗟,你們的時間竟如此不值錢嗎?」


這張照片是在外面排隊時拍的,玻璃上貼滿了給第一次來的客人作心理建設的資訊,首先,如果你並不是非常餓,請考慮改天再來;愛吃肉的人可以考慮點Buta Ramen,是豬肉拉麵不是佛祖拉麵,阿彌佗佛,人家可含五塊叉燒呢(標準是兩"塊",而其他拉麵用的叫"片");食量不大的人可在入座前告知點餐的櫃台你要比較少的麵;當你那碗麵快煮好時,主廚(老闆)會指著你問"Ninniku Iramemasuka"(日語:要不要蒜頭),放心,你可以用英文回答,這時候也可以請老闆加額外的蔬菜(高麗菜與豆芽)以及豬油塊,麵上來之後,請專心吃,不要玩手機、看書或者進行非必要的交談,吃完之後請盡速空出位子給其他還在等待的客人,最後,cash only。

標準版拉麵一碗12元,Buta版的14元,含稅,不收小費。作為參考,一風堂紐約店的白丸元味是15元,再加至少15%的小費和8.75%的稅,偶爾隊伍排得更長久,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美國時間---不值錢。


少麵,加蒜,加肉的Buta Ramen,14元
上面這碗是我第一次去所點的,我記得自恃食量大且從不吃虧的T點的是一般份量的拉麵,當我滿頭大汗地終於把湯以外的東西吃光時,T看了看我的碗,狠狠說了聲"shit",擦完汗後繼續埋頭苦吃他那還將近半滿的拉麵。

就像K形容的,一開始吃的時候你會覺得真是美味,用豬大骨以及大量蔬菜熬的湯底非常濃郁甜潤,由於醬油的關係所以湯底呈現出半透明的卡布奇諾色,而非一般豚骨拉麵的拿鐵色,這樣的味道第一口會讓人覺得像在喝中式滷汁,或者彷彿置身台南,可是再喝一口就曉得不是,因為並沒有什麼海鮮提味的感覺(美國賣豚骨加魚介系的所謂"W湯頭"的店,目前我只知道世田屋 setagaya),客人當中也沒人在幹譙馬英九說他比這塊叉燒還不如---我沒有喔,我正忙著吃麵----叉燒大約半吋厚,並不是多麼入味,但絕對夠肥夠軟嫩,只是偶爾也有吃到太柴的。我是每一次都會加蒜頭的,因為這樣更對味,當麵端上後即刻用筷子將他們浸到湯汁裡,那會讓香氣更散發且令湯汁益加甜美,當然也有平衡和解膩的效果,關於這點請務必相信我身為蒜農之後所說的話。

麵條是自家製的極粗麵,相當有咬勁,這點至為重要,因為以這湯頭、配料以及調味而言,稍嫌不夠紮實的口感是絕對撐不住這場面的,這和pasta與醬汁的組合或餐酒搭配時的道理都是共通的。



以上的形容至少適用在麵端上來的前七、八分鐘內。接下來呢,嗯,不是不好,而是你開始感覺到胃這個器官的存在,味覺也開始飽和,得降低靈敏度能繼續往碗底挺進,而這時也才發現上衣已經脫到不能再脫,扣子恐怕也已解到了傷風敗俗的邊緣,甚至連iphone都收到一邊去,反正已經一蹋糊塗沒甚好拍,要是讓汗水或豬油滴到就得不償失了。

因為總是點減量麵,Buta Ramen也就點過那麼一次,我通常到這裡大概也快吃完了,並不會太勉強,但不免覺得有點膩,至於那既濃且油的湯,放太久變涼會變得頗有點噁心,我是絕對不會完食的。



西岡主廚正在問客人要不要大蒜
這家店叫夢を語れ,我不懂店名的意思,好像是談論夢想或說夢話之類的吧。 總之,就是很典型日本熱血追夢漫畫的海外流出版,但重點是,他目前營運狀況很不錯。之前曾經在一個也是極寒冷的冬天撲了個空,(非常火大,因為我吃他家的麵之前一定會刻意騎很遠的車以消耗掉一點熱量),一查發現這家店休息時間極長,整個夏天 以及十一月、十二月幾乎休掉一半,不禁有點惱火,難道是生意好開始拿蹺了嗎?

為了寫這篇記錄一查,才曉得原來這主廚西岡津世志在京都早就有一家夢を語れ,算是當地名店之一 (http://tabelog.com/kyoto/A2603/A260303/26003256/dtlrvwlst/5327757/),所以大概是為了兩邊都能照顧到,所以開店的時間並不長。他老兄的夢想是在2030年之前在世界上開n家拉麵店,我吃的這家是他的海外第一彈,頓時覺得很榮幸。

這家夢話拉麵店的陳設一整個夢幻,不是供人自拍修圖那種,而是他有一面牆,可以讓人把自己的夢想寫下裱掛上去與大家分享---是說吃麵的人誰會理你呀--- 夢想無價,但要把夢想大聲張揚則是有行情的,店家按你要掛的時間長短計價,不記得多少,但總之不會超過2.3億。

對西岡主廚來說,煮好吃的麵是夢想,在海外開一家歡迎人們前來大談彼此願景的拉麵店是夢想,客人到店裡,挑戰並且完食一整碗的拉麵,是另一個他與整個staff還有客人所共同完成的夢想。當每一位客人吃完,侍者會過去收拾並且"檢查"你碗裡剩下多少,如果連湯都喝到一滴不剩,他或她會對全店大吼"Everybody, this guy got a perfect!",然後所有人大聲歡呼,主廚還會"叮"一聲敲一下吧台前的鈴,如果吃得差不多,只剩湯,則是"Great job",再下來是"good job",要是剩下太多的話(不能外帶、打包,廢話,這是拉麵店呀),則會說"next time",可是我想連半碗都吃不下的人,應該也不會想再來了吧。

另一方面,去過幾次的我所看到的是,不少點正常份量並且什麼都加的客人,只要過十分鐘,不僅明顯速度降低,眼神呆滯,有些甚至還露出電視冠軍大胃王比賽裡首輪淘汰者們在時間快到前的痛苦神情。與其說是在做著享用美食的夢,還不如說是正在被鬼壓床,自顧自地掙扎著,睡不下去又醒不起來,想喊停又發不出聲音---或許有人會說,這才是對「夢想追求」這件事本身的一個更痛切深沉的隱喻。

又是週五晚上,開完今年第一個group meeting,我猶豫著該不該進行下一個實驗,我知道這時候若回到溫暖的家,把酒一開,飯一下肚,各種說服自不再出門的藉口便會源源湧出,於是把心一橫將機器打開上工。九點鐘,作為補償,決定小騎個3哩的車去吃一碗拉麵,算上排隊、吃麵以及來回的時間,剛好可以回來把樣品收拾完畢。

到的時候隊伍不長,大約等個十五分鐘就入座了,這次點了少麵,加蒜,加蔬菜的拉麵,味道沒什麼變,可惜其中一塊叉燒太乾,用美國豬肉做菜真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事,至少令人不悅的味道不重(搞不好是被蒜味壓下了)。不禁好奇要是拿神豬 Mangalista 來做這拉麵,不知會是多美妙的滋味?更幻想著要是連公子當選台北市長,是否能讓所有市民都實現「Mangalista v.s. 二郎拉麵」的"W神豬"願景呢?想著想著差點就要跟店員要來紙筆了。

步出店門,發現隊伍又長起來了。我打了一個飽嗝,再次從心底咒罵:「媽的,這真是太超過,今年不可以再來吃這玩意兒了」原本計畫回家取車再回實驗的室計畫,也在良心與責任感(?)的驅使下,變成一路騎回實驗室。

記得半澤直樹在東京篇一開始,曾與渡真利前去拜訪一位當年劍道社的同窗,以探聽有關當初銀行貸款給伊勢島酒店的內幕,三人坐下來問候著彼此的近況,那位仁兄說:「老啦,已經不再能一口氣吃完整碗二郎拉麵了!」半澤直樹與渡真利露出會心一笑的表情,在蒐集到重要的情報之後又回到銀行。

無論如何,戰鬥依然繼續。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很驚訝二郎拉麵也開到美國去了!二郎拉麵的本店,離我家不過5分鐘的路程,早上10點開門,就排滿了慶應的學生和上班族。上班族的戰鬥力驚人,連湯帶麵吃得一點不剩,很可怕。

becco 提到...

早上就吃這樣的麵,還吃光光,這種猛勁我大概在當兵時都辦不到吧 !

這些小半澤小渡真利真是太強大了!

我也很意外本地最道地的拉麵竟是這種(我以為)比較非主流或曰小眾的拉麵,好在是日本店主自己坐鎮,所以水準還算能維持住吧。說真的在這裡吃了幾次之後,反而會讓我想下次去日本時到本店吃吃看,純粹為了比較和滿足好奇心。

Kuo Christy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這在哪裡呀?? 有店的資訊嗎?

Unknown 提到...

這好像是在推坑阿!!!暑假去日本時就去試試!!又,板主寫這篇寫的太有趣,我看到又是笑又是留眼淚的(笑到流眼淚)。

H

becco 提到...

H,

我支持你! 加油!

Chandor Ao 提到...

他们的面细了很多, 怀念以前的粗面!

becco 提到...

天啊!!!


為什麼?我也喜歡粗麵版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