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拔一毛以利天下,何樂而不為也: Kirkland Tap & Trotter

東尼.毛 (Tony Maws)是大波士頓區最有名的廚師之一,他開的craigie on main 並非最昂貴、最華麗、最多名車華服俊男美女的餐廳,甚至很少人會在第一時間把他和fine dining連在一起,即使,他真的有那個實力。

有點像Bistronomique 風潮下的那票捨棄追求米其林星星的年輕法國廚師,就手藝、美味和有趣程度對比於餐廳客層定位與排場而言,他讓我聯想到La Regalade時代的Yves Combodore (請注意這是類比,不是譬喻)。

毛主廚直到今天依然在進貨之後開始將一整隻豬(或牛或羊或大比目魚等等)大卸八塊,把骨頭交給助手熬湯,當客人一進到他的餐廳,第一個看到的很可能就是在開放式廚方忙著擺盤的他,「當初的設計就是為了讓客人知道,我會在這裡煮他們的晚餐。」

曾經,他一直是屬於美國那極少數擁有全國性知名度,卻又堅守著一間獨立餐廳的名廚,直到他宣佈要開這家Kirkland Tap & Trotter 為止。

「一定有人會罵我假掰,但沒辦法,我不想當一個為了做菜犧牲家庭的廚師,我的體力總有衰退的時候,而且這樣一個獨當一面的成長機會,也是我手下廚師應得的。」

於是,毛主廚拔下一根毛,吹了吹口氣,讓他的徒子徒孫在一點二哩之外一家據說是本地傳奇的Kirkland Cafe 原址,開了KT&T,有著更加質樸的內裝,更加喧鬧的客人,更加凳次凳次的音樂,以及一個更大的開放式廚房。

賣什麼菜呢?據說是那種平常休假時和三五好友聚會,他會做來跟朋友一起享用的食物,這基本上是高級餐廳主廚在開設副牌餐廳時的標準台辭之一(另一個當然是"我小時候媽媽做給我的料理"),就像那種「男生不需要帥或有錢,只要幽默有才華並且愛我」的擇偶條件一樣,而且,你不是一直說你根本沒得休假嗎?

今晚和從台灣來朋友約在這裡聚餐,那麼,因為一小時又到了,所以請看圖和圖說吧,我也不想為了寫blog犧牲我的家庭,哪怕這並不花什麼體力或腦力。

奶油與baguette,很明顯是Iggy's 來的,相當好,跟今天早餐吃的一樣…左上角是我點的
Victory Storm King Stout,因為吃喝完還要回實驗室,所以只點這杯


我的冷菜 :Chilled Octopus and Hummus,black olive, urfa pepper, grilled toast
章魚和hummus(中東的鷹嘴豆泥),黑橄欖,旁邊的麵包烤過再淋上一點橄欖油,
配在一起吃,酥、綿、鬆、脆、鹹、鮮,而且hummus味道調的很好,我很喜歡這道菜。

朋友的前菜:Crispy-fried Nova Scotia Smelts,garden pickle thousand island
內臟都去掉了,不愧是美國人Orz ... 不確定smelts是什麼魚,有說是胡瓜魚,又有一說是柳葉魚,媽的如果是後者那把我的蛋還來!魚肉新鮮味道清淡,炸的酥且不過分含油,沾那個偽千島醬剛剛好,但是吃過一次就行了,下次來我會點淡菜

我的主菜,柏克夏豬三吃,兩種自製的香腸,一塊烤豬五花。
豬肉料理是東尼.毛的招牌,今天這三吃有算成功

朋友的串烤沙朗牛肉,烤鮥梨,上面是像gremolata的東西,烤的火候好,有滋味,事實上我認為這裡的廚師味覺很不錯。

把我的三層肉露出來,烤得頗恰到好處,皮亦有酥香,最下方是地瓜泥,帶點楓糖的味道,好吃!

甜點只點一道:fruit crisp,普通,不會不好吃,但也沒什麼特色就是了





所以呢,今天的結論就是我的標題。

還有,東尼.毛,我想跟你做好朋友,在你的毛拔光之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