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9日 星期一

Beyond Ten Tables (上, 馬的,這到底要怎麼翻成中文比較順口啊)

趁回台休息時吃了一些以往沒吃過的餐廳,還真有不少感人的好地方,令我對家鄉感到安慰,且更加依戀。

然後回到家,我會跟爸媽說:「那個xxx或xxx,你們有空可以找誰誰誰他們去吃,因為我真不曉得這些店能維持這樣子多久,或甚至說開多久。」

騙吃騙喝的膚淺店家就不提了,對那些努力打拼,而且也有相對應才華的廚師/經營者,我常邊吃邊觀察週遭的空氣,然後不免會朮自心驚:這一切,真的就是可長可久之道嗎?

睡前看京都菊乃井老闆村田吉弘寫的「日本料理的常識與奧祕」,有一篇講到某些不顧一切徹底燃燒自己型的主廚或經營者,

"也有人說:「我開店並不是為了賺錢」,那我想請教了,到底是為了什麼開店?"

身為了一個門外漢局外人我沒有回答的資格,何況這更不是個有標準答案的問題,至於具體的作法孰優孰劣,我也無從評判。不過今天晚上和朋友吃Ten Tables Cambridge店,倒是讓我看到在小餐廳經營不易下,手法靈活的重要。

Ten Tables之前寫過了(這裡這裡),他們的口號是"a true neighborhood restaurant",可是Jamaica Plain對我來說已經稍具destination的距離了,倒是他的二店還在我走路或騎車可及之遙,於是趁友人回台前,約在那裡試試他們家的晚餐。

原本還猶豫著該選哪天,直到我發現他們週日晚上有3道菜38元的晚餐,是一份主廚另外擬的的菜單,菜色包含當季單點以及一些招牌菜,沒有單點,沒有四道菜的tasting menu,也沒有素食套餐,只有就這一份,選擇少,但價格也廉宜許多。出於好奇,我選了這一天用餐。

我們不難理解這樣做的道理,週日晚上是美國人在家休養生息的時刻,外食的消費者本來就不多,上班族不敢徹夜狂歡,學生有作業或報告要趕,美國人最愛的美式足球在週日從下午的大學聯賽一路播到晚上的NFL, 因為在家看電視大概是所有人的最大公約數。這種情況下不提供多一些誘因,很難讓人願意踏出家門外食,另一方面,週末人力和材料取得恐怕也比較困難,很多東西能簡化的就不要作無謂的堅持---除了食物的品質。

我七點來到餐廳,裡頭已八成滿,朋友還沒來,先點杯酒並研究菜單,菜單上另外附一張短箋,熱情介紹著一紅一白的週末推薦酒,這是他們的"Weekend wine madness",也就是侍酒師會選兩支通常---據他們說幾乎包括本市所有餐廳---不會以單杯販售的精選酒款,在週末推薦給客人佐餐,單杯或一瓶一瓶賣皆可,我手上的soave就是這週末推薦的其中之一。記得這活動總店也有,但僅限週五。

所謂的38元3道菜指的是前菜,主菜和甜點,分別有4/4/3種選擇,的確有減化,但以餐廳規模而言仍不可謂不多,cambridge店的桌數早就超過十張了,少說也有十六、七張吧,外場由三位女士照看,游刃有餘。這裡的空間寬敞許多,氣氛溫暖沉靜,很能融入這一帶住宅區的風格,而不像總店那麼的洗鍊帶著潮味。

(一小時到了,睡覺)






6 則留言:

RafaleM 提到...

不好意思,「外食的消費者『本來就多』」是筆誤嗎?感覺應該是『本來就不多』?

becco 提到...

您說的沒錯,是我的筆誤,已經改過了,多謝提醒!

Nana 提到...

Becco。不好意思來問個跟本文不相干的問題。我一兩個禮拜後要去東京,能不能麻煩你推薦幾家特別/好吃的日本餐廳呢?因為很難得去,沒有預算問題,就想吃好吃的。

Thank you thank you!!!

becco 提到...

Hi Nana,

Sure, 我對東京所知有限,近來多半是參考黃社長的食記還有網友Cainli大的美文,強力推薦
http://blog.xuite.net/jiyujin/blog

http://cainli.pixnet.net/blog

都是見識與品味讓我仰之彌高的高人,相信你一定能找到許多寶。

我們去東西會吃的基本盤是,天麩羅,壽司,鰻魚飯/豬排飯,然後住在離築地比較近的銀座或汐留,每天早餐散步去那裡吃吃逛逛。

壽司的話,最近一次去的青空還有おおの都很棒,很後悔沒在後者也吃酒肴。水谷我估計你是訂不到了,我是2007年吃的,印象模糊,但相信絕對值得一試。

天麩羅我還是習慣吃早乙女哲哉一系的(相較於近藤、樂亭),現在他自己的店叫「是山居」,我們一家人都很愛。

和牛的話我會非常想去試試黃社長寫過的「中勢乙」,不然去七厘吃燒肉也是很棒的。

築地的高橋吃早餐很棒,至於那兩家大字輩的壽司吃吃經驗不錯(反正隨便都強過在紐約吃),但我不會再排隊了…

其他東西因為不太需要預約,所以就看行程哪家方便吃哪家了。

總之,可能就要麻煩你多看看上面兩位的文章了,當然,也歡迎來討論。


Nana 提到...

Thank you!!! 你回得好詳細(超感謝!)上次去東京吃了Ryugin超愛所以這次還想再去,其他的餐館我都不熟。以前會參考米其林guide可是那種東西我覺得在東京不準。

我也是黃社長的fan,可是他去的地方好像都比較local需要會講日語所以沒有用他的遊記做參考。

becco 提到...

哦,我也是完全不會日文,不過是山居有一位中國學徒(不曉得還在不在),要是他在的話溝通就沒問題了。

像壽司或天麩羅這些比較高級的店,其實是勉強可以用日文溝通的,尤其是年輕的徒弟或外場,這次去連樂亭的老闆娘都試著用英文服務,讓人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