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三人成牛,曾參殺奶(殺很大,殺不用錢)

商週「牛奶駭人」的報導和他後續的風波,大概是最近最令我感到失望且極端不舒服的事件。

已經不知多久沒在台灣喝牛奶了,倒不是嫌棄他什麼,而是我在家喝豆漿米漿這些美國沒有的東西都來不及了。在日本的時候倒是每天都會買來喝,因為實在有他獨到之處。

迄今為止喝過最美味的牛奶是賓州鄉下的農夫市集裡,阿米許人拖來賣的生乳(raw milk),這是當天直接擠粗乃,沒有經過高溫殺菌或者離心或均質化處理的生乳,理論上就跟小牛喝的一樣。

怎麼形容呢,並不特別濃稠,與坊間標謗的濃醇香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就這麼滑順地流過口腔、喉嚨,順便透著一種極清澈透明的甜味,當然也有奶香,嚥下之後香氣多少會在鼻腔盤迴一陣子,但絕不會在和唇齒口舌哥哥纏,過去就是過去了,卻令人念念不忘。

扯遠了。晚上洗碗時,回想這幾天看有關商週奶文的報導,心裡不得不感慨。我主要看的有商週自己網站上的報導、聲明還有應援文,加上上下游市集的幾篇採訪,心裡大概得到一個輪廓。

說來反諷,我告訴自己,今天若是朋友間口耳相傳的「都市傳說」(urban legend),就算沒有長澤雅美在耳邊吹氣告訴我台灣的牛奶有些什麼跟什麼,我恐怕都還比較相信,哪怕最後証明只是無稽之談,多半也是聳聳肩就算了,畢竟只是小成本深夜日劇嘛,看長澤美腿的意義原就大過追究什麼都市傳說的真偽呀。

但是,如果你告訴我,這是一個台灣最有規模的媒體委託科學家藉由科學方法驗得的結果,而且放在封面故事,信誓旦旦地宣佈的東西,那我們本能或說反射上,就不得不用科學該有的標準去檢視他們要講的故事了。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一兩年前,波士頓環球報以及紐約時報的示範(BOS, 還有 NYT )。在自行採購市場、餐廳的食用魚或魚類菜肴送檢之後,他們發現有超過一半的標示都是錯誤的。報導中除了列出他們採買的賣場或餐廳,更重要的是清楚地揭示了作檢驗的人、時、地以及方法,尤其他們是用DNA序列作比對,所以當他們說這塊鮭魚沒有鮭魚該有的DNA時,受到指控的商家就只能像一條死魚似的承認錯誤,道歉,承諾改進,因為不但檢測的機構有公信力,而且他們用的方式( DNA比對)不可能有什麼模糊的空間,像彈道分析一樣,是很好的signature。

反觀商週目前為止的作法,不但在報導的聳動程度與他們能提供的資料不成比例,而且在面臨政府機關要求提出完整背景資料時,一直予人一種遮遮掩掩、不乾不脆的印象,這對一個以科學為立論基礎的報導,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事,嚴重性就好比不符程序正義取得的証據一樣,是不能作為法庭証供一樣的嚴重,不信,去問法學博士馬英九。

至於檢驗的方法,這些技術細節我不懂不能置喙,商週委託所用的儀器的技術精粗我也不清楚。但從其他公衛、生化專家的質疑看來 (參考文章),無論他怎麼驗,是定性還是定量,是精密還是粗糙都無所謂,因為有別於標準的殘留物檢驗,商週及其委託者檢驗的是代謝物,也就是藥品分解之後的成份,然後反推回去說牛奶裡有哪些夭壽藥…

打個比方,那就像是到了車禍現場想,找來找去只找到一顆輪胎,很幸運地,那個胎紋和成份告訴我們,這顆胎是米其林的,而因為法拉利就是用米其林胎作標準配備(哦,其實是倍耐力嗎?),鑑試人員便說車禍的肇事車輛是一台法拉利,「可是,林寶堅尼、瑪莎拉蒂、蘭吉雅、愛快羅密歐也都是用米其林啊(啊?其實又是倍耐力嗎?)」得到的回答是:「我只是作定性的量測,告訴你這裡面有法拉利解體之後的零件,至於法拉利身上還有什麼東西,或者這顆米其林胎有沒有可能是別的地方滾來的,那不是我的事情。」

你要跟我說這是多麼科學的報告,我壓根不能接受,就是這麼簡單。

至於什麼為「台灣的孩子而戰」、「一個母親的震驚與焦慮、「為台灣食安一肩扛起」之類的堂皇修辭,我不能否定其可能性,但在真相釐清之前,我只能說: 先省省吧。

8 則留言:

sonny 提到...

我嘗試回答:為何版主的大多數的文章引起我閱讀的興趣呢?據少數有過瀕死經驗者言,彷彿靈魂出竅之際,凝視著自身陌生卻又無比熟悉的皮囊……。是的,在我的感想裏,閱讀版主的某些文章,就像經歷一場又一場的瀕死經驗。只不過,往往醒來之後,發現夢魘竟已成真。局外人才說得出台灣社會理盲又濫情這種明白話。可惜的是,版主的書空咄咄,或許打從一開始就註定將成為風中絮語,漂流雲散。

becco 提到...

blog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書空咄咄啦,我的目的只有一個:打發時間,發洩情緒

昨天寫這個的時空背景是發現白爛劇「都市美腿之女」竟然演到第七集就結束,以及,我前一天烤的Baba au Rhum大失敗,因此重新買材料、找食譜、且在妹妹的指導下挑戰,等那個麵團發起來的一個多小時裡,焦慮地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呀

好在一切都值得了 XD

sonny 提到...

也是!吃進肚裏卡實在。可那是在食安較台灣透明(我不敢說肯定沒問題)的米國啊。現在的台灣美食,實在是食前方丈,無下箸處的另類註解啊。就算你買回家自己做也一樣。唉!無所遁逃於天地之間。

becco 提到...

其實我覺得美國糟多了。

或許就表面上看來,美國市場上的食物是比較無毒或無菌,但是,那又如何?

很.多.食.物.都.是.假.的.啊

工業化量產,單一且一致化,全球配送,加上基因改造。伽俐略說在一個等速運動的慣性座標系裡的人不能察覺自己是不在運動,這叫相對性原理,同樣的,要是把人放在一間與外界隔絕的美國超市,單看裡面賣的食物,你不會曉得現在是什麼季節或者你身在什麼州!!!

這些無菌無毒但也沒有特色與味道的食物,佔據了美國人絕大多數的日常飲食,能夠上有機市場或農夫市集採買的人是少數中的少數,不僅僅要有錢,還要有那個時間去買、去料理 。

在台灣,我們有一個最後的優勢,就是如果你願意自己去花功夫去找,還是可以找到真.正.的.食.物,真正有營養有滋味的東西。

我不是說他們全都比wholefood賣的好,但是台灣市場上的選擇範圍是大的,哪怕隨著愚蠢的政策、被扼殺的農業,這一切正不斷在被壓縮。

台灣的環境,光是本土能夠生產的食物,就已經多到不知凡幾,想想那些可能出問題的東西,像是牛奶、麵粉、牛肉這些東西,若不是為了讓他們適應原本沒有或不適合的條件,需要那麼多人工化學的努力嗎?

假設,只是假設,我們把這些東西的消費比例降低甚至歸零,我相信台灣的人還是能擁有比世界上其他地方更加豐富的飲食人生----就一個還算認真地在這個世界上吃過不少東西或地方的人而言,我是真心誠意地這麼認為的。

sonny 提到...

wow!我拋的磚引出好大一塊玉!給版主拍拍手。我不會同情身在美食沙漠的版主;我也沒辦法對這塊地方的美食前途有樂觀的看法。俗話說,人是英雄錢是膽。台灣的行政院長不也說咱台灣人就是愛用便宜貨?其實他要說的是台灣人只用得起便宜貨。
以自家為例,祖業是做芝麻加工的小型工廠。我小時候芝麻都是台產的,等到了高中,換成了泰國的,因為便宜;現在父親同業大多數是用印度的,因為更便宜。泰國的都被日本人買走了;台產的呢?有,沒人吃得起。芝麻如此,其他就更不堪了。我也是真心誠意想過一個豐富的飲食人生,too damn hard!
我沒有要和版主唱反調的意思。相反的,願意如狗吠火車般發發勞騷,骨子裡還是對美食是有卑微的期盼的。只不過,舉目濤濤。這股潮流眼看是不可逆的了。台灣人的舌頭會不會哪天真成了那篇“軍中暗黑料理”文章所說的只吃醬油和調味料的阿兵哥?很難樂觀呢!

becco 提到...

sonny,

唱反調不是壞事啊,而且我非常歡迎這樣的討論。

你講的這些現象的確是很難令人樂觀,不過除非真的參與一些運動,恐怕很難扭轉什麼。不過以一個消費者的立場,我覺得多花一點心思去認識我們吃的東西,深入他們的本質,忽略、摒棄膚淺沒有意義的形銷語彙,誠懇地讓自己覺得好的物產、飲食讓更多人知道,把良幣們擦亮一些,是我們最低限度能夠做的。

scubagolfer 提到...

じぇじぇじぇ!^^

becco 提到...

呵呵,真是年度口頭禪啊!

看了週刊的道歉聲明,我覺得不要說加倍奉還了,連最基本的比例原則都達不到,相當可笑。

顯然在很多時候,人們認為硬拗比認錯道歉的成本低太多太多太多了。